2020年昆州大选: 现任州长大获全胜 莫里森学了一招

昆士兰州大选于周六(10月31日)举行,现任州长帕拉斯祖克(Annastacia Palaszczuk)严格的边境政策帮助她取得了决定性胜利,她不但赢得第三任期,而且她领导的工党能够组成多数党政府。

据信使邮报报导,在野党、自由党和国家党联盟通过党魁弗雷克林顿(Deb Frecklington)强有力的竞选活动,现在拿到34个席位。

这次大获全胜使得51岁的帕拉斯祖克成为昆州工党的传奇人物,她不但赢得三届选举,而且在她这次四年任期结束后,她将取代前工党州长彼得•比蒂(Peter Beattie),成为二战以后昆州工党任期时间最长的州长。比蒂曾任职九年。

帕拉斯祖克星期六(10月31日)深夜在Inala的竞选庆功会上,对她的支持者表示感谢。

她说,昆士兰经历了COVID病毒大流行的艰难时期,但是她现在致力于重建经济。“ COVID造成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损失,但我们确保了昆州的安全。”

“成为这个伟大州的州长我深感荣幸,你们在接下来的四年中赋予我信心。”她说。

昆州自由国家党領袖Deb Frecklington
昆州自由国家党領袖Deb Frecklington(图片來源:Deb Frecklington FB)

反对党领袖德布•弗雷克灵顿(Deb Frecklington)对选举结果认败,她表示将尊重选民的决定。

但是她让帕拉斯祖克女士就疫情之后如何挽救经济制定具体计划。

她说:“为了昆州,我敦促她发展经济并为我们州创造就业机会。”

弗雷克灵顿女士计划继续担任昆州自由党领导人。

 澳广ABC的评论报导称,昆州工党的胜利可视为COVID-19选举的必然结果。昆州沿袭了北领地和新西兰的例子,在这些地方,现任政府都因成功地控制了疫情而获得回报。

悉尼晨锋报的评论文章称,这次选举是疫情期间举行的第一次州大选,全国各地的现任议员,尤其是总理莫里森都从中敏锐地吸取了经验。文中预计,莫里森政府将乘胜追击,联邦大选最早可能在明年八月举行。

至于为什么昆州自由党和国家党组成的执政联盟(LNP)会惨败,周六晚上,LNP的许多成员都说到一点——包括前党魁Tim Nicholls,副手Tim Mander和昆州国家党参议员Susan McDonald都谈到,作为反对党在疫情这个时候要表达自己的政见是多么困难。

可能是这样,但是疫情并不是唯一的理由。

持异见之一者是前昆州州长坎贝尔•纽曼(Campbell Newman),他不接受COVID-19的借口,他在推特上写道:“一年前的初选LNP得票率是36%。可见在大流行之前,我们的问题已经出现了。”

LNP在这次选举中35%的得票率仅比该党在2017年选举中获得的选票高1.1%,并且远低于纽曼失败时的41%。

其实,一年前帕拉斯祖克政府也是问题重重——失业率居高不下,经济增长缓慢,工党在热煤项目上不知该如何定位。

甚至当COVID-19造成一切停摆时,对州长的高支持率也不能转化为对工党政府的支持,一些民意调查显示,工党初选的得票率仍处在30%低位。

即使在竞选初期,工党仍准备在汤斯维尔和凯恩斯失去至少一个席位,可能失去两个或三个席位,在东南部再失去四个席位。

结果,工党仅失去一个席位给了绿党,同时从自由国家联盟那里赢回三个席位,可以说是最理想的情况了。

昆州州长工党領袖Annastacia Palaszczuk
昆州州长工党領袖Annastacia Palaszczuk(图片來源:Getty Images)

仅COVID-19不能解释这一点。但帕拉斯祖克顶住各种压力、强硬关闭边界的行为,也确实拉高了工党的支持率。

据悉尼晨锋报报导,前联邦财长斯旺(Wayne Swan)说,昆州工党压倒性的胜利将震撼堪培拉,特别是那些为争取重新开放州边界而进行强烈宣传活动的人。

 “我一直认为[州长]的COVID措施得到了公众的大力支持,但我不确定这是否能转变为席位。”

州长的父亲亨利•帕拉斯祖克先生说,领导昆州是女儿命中注定的事。亨利•帕拉斯祖克(Henry Palaszczuk)因在选区Inala连续八次当选而被昵称为”亨利八世“,他在布里斯班西部担任了22年的议员席位,然后传棒给女儿。

他说:“我们都知道她有能力成为州长,甚至从她七年级起就展现了才干。”

他说:“事实上,她四岁时就可以与我的一些朋友进行政治对话,我们家墙上贴满了历任工党总理的海报。

“这是她的宿命。”

Palaszczuk女士的亲密朋友兼Oxley选区联邦国会议员米尔顿•迪克(Milton Dick)说,州长顶住各界压力坚持关闭州边界帮助她赢得了胜利。

 “在过去的两周中,我们看到在商业利益的驱动下,来自南方各州要求昆士兰做这个那个,这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我认为很明显,安静的昆士兰人出动了,他们支持安娜斯塔西亚成为他们信任的领导人。”

“我们住在这里,我们知道什么是对我们州最有利的,选民相信安娜斯塔西亚,她不会被吵杂的声音影响,被不住在这里的外州人告知我们应该怎么做。

Palaszczuk先生同意女儿对疫情大流行的处理帮助她在大选中获胜。

他说:“今年,对于澳大利亚和昆州的每个人来说,都是可怕的一年……我认为人们变得非常恐惧。”

“他们希望他们的领导人,从总理到州长,要坚持做正确的事情。”

“我认为情况就是如此,总理莫里森以身作则,尤其是通过引入国家内阁制度,所有州长也都做了正确的事。”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