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财大快递站被关 送货员发公开信揭权钱交易黑幕

近日,因安徽财经大学东校区快递驿站被关,多家快递不能将包裹送进校园,学生们怨声载道。29日,快递小哥发表公开信道歉,并披露快递中心与后勤有权钱交易,引发关注。

涉幕后交易 快递小哥无法将快递送进学校

因快递驿站被关,包裹只能被迫放在学校的东校门口,以致学生取件十分不便,且需要长时间排队。从网络上流出的照片显示,快递散落在地上,还有的学生称自己丢件了,现场十分混乱。

面对积压的快递,无数的投诉,及大量的罚款,快递小哥忍不住了。3月29日快递小哥向安财师生发出一封公开的道歉信,披露快递中心与后勤权钱交易的内幕。

快递小哥在信中称,事情起因于附近的蚌埠学院驿站老板欺压快递公司。蚌院驿站老板给安财后勤中心和蚌院领导好处费,以债务纠纷之名拒收所有快递公司的快件,听话的、接受压迫的就给进,不听话的、反抗的就不给进学校,甚至找城管在门口没收快件。同时称,自己不知道还能撑多久,希望学校领导能尽早处理好此事。

从网上流传的多张现场图片中可以看到,快递公司的大卡车停在安财东门外,车身上挂着直指学校内有权钱交易黑幕的横幅。上面写着“有关系的快递就能进校,没背景的就不能进?公平何在”、“安财快递中心有何债务纠纷,一个给师生提供便利的场所成为权钱交易之地?”等内容。

安财左翼团体联名“对领导阶层进行讨伐”

3月30日,署名安财左翼团体联名的“对快递小哥的响应与讨伐领导阶层的檄文”出现在东校区东门围栏外。檄文作者称其在快递站做兼职,可以证明快递小哥的话。

该檄文称学生的快递被拦截在校外,原因就是校领导和快速驿站老板狼狈为奸,公然在校园里行买卖之事。以“控制疫情”为由头,垄断快递运输业,对其它没有给甜头的公司进行非正当竞争的挤兑,将大量私利收入囊中。

檄文称,事件直接导致大家的个人财产受到了损失,面临包裹丢失的风险;更严重的则在于校方官僚乃至整个校园机构都已经向资本、向权力妥协。“公开地将校园私有化,把学生视为大规模的畜群,歧视挤兑最基层最伟大的劳动人民”,“建立自己的私人王国”。

檄文称左翼人士强烈要求校方必须给快递人员正面回应,给人民一个交代。

在舆论的压力下 学校称快递点即可恢复正常

3月31日,安徽财经大学后勤管理服务中心发出“关于校内快递运营情况说明”,称东校区有两个快递驿站经营点,驿站经营者租赁学校场地,与快递公司签署合同,快递件进入校园驿站进行派发,后勤中心负责日常监管。

该说明没有提债务纠纷问题,称“主要原因是驿站与个别快递公司在合作方式上存在分歧”,经召集双方沟通协调,3月30日上午10点后,快递件已恢复正常派送”。

黑幕交易很多 并非只有“快递”遭殃

对于校方的黑幕交易,多位学生称,类似的操作很多。比如,曾多次出现过外卖送不进校园的问题。学校还专门指定一家水果店营业,导致各个宿舍楼下的小卖部、水果店被迫关门。在僵持期间各小卖部还被断过电。而这些事情的发生,仅仅是因为超市、北苑食堂门口零食吧等的老板们均是学校领导的亲戚关系户。

还有学生称,因安财食堂与学校有权钱交易,为了逼迫学生们吃食堂,学校借疫情管控之名,封锁安财南门,不让学生到南门附近小吃街吃饭。

另据安徽纪检监察的消息,安徽财经大学后勤服务集团总经理助理姚春,2020年6月23日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审查调查。但该案件至今没有进展和相关案情通报。

有网友称,全国各地的大中小学,封闭管理的小区,不让快递、外卖进入,只有一家网络运营商……,这在中国各地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只是这位快递小哥勇敢地将很多人“心知肚明”的事情“公诸于众”罢了。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