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的“时与势”究竟指甚么?

经历过天翻地覆的2020年,习近平在今年1月11日举行的省部级第一把手讲习班上踌躇滿志地宣布:“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时与势在我们一边,这是我们定力和底气所在,也是我们的决心和信心所在”;接著又指出,“中国发展仍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机遇和挑战之大前所未有,但“机遇大于挑战”,意即机会在他统治的中国一边。对此各有解读。

习近平的“势”涵盖政治、意识形态与经济

国际大事太多,全世界的注意力都放在华府的1月20日拜登的就职典礼,没太关注习近平说了甚么。中文世界仍然是两极,一是官媒照例地大声赞好;二是批评者照例认为习近平自大吹牛,中国危机深重,接近崩溃。但是,这次习近平真不是吹牛,而是有所依凭,这依凭当然是他的时运太好。

习近平所谈的“时与势”,“时”指时机;“势”在此不是指“形势”,而是“天下大势”。从2019年开始风靡世界的所谓“大重置”,说者纷纷攘攘,其实核心点就那么几条:

政治上,要重新全面检讨过去超过一个世纪建立的“资本主义”,尤其是自由竞争的资本主义。确切地说,就是主张大政府和为了大众利益缩小个人自由。改革/革除资本主义制度,扩大政府控制管理经济的权限,用政治正确标准审查社会言论—按照这些标准,中国非常符合:至今仍然是世界上少有的几个社会主义国家,超大政府、全能政府,政府管控土地、森林、河流等重要资源;在管控经济的范围与能力上,世界没有哪个大国能出其右。

意识形态方面:世界从全球化到大重置,社会主义思潮已经逐渐占居主流地位—如果说在英美这些国家,信奉社会主义思潮的主要集中在千禧一代与Z世代,中国连华丽转身都不需要。中共一直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其中坚持马克思主义放在第一,社会主义道路放在第二。老一代中毛左不少,年轻一代普遍粉红。全球大重置过程中,中国与西方国家之间就算在意识形态上发生争论,那也是同一阵营的正宗与旁支之争,不是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之争。至于中国是否是民主制度,在2020年之后已经不太重要,中国政府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这不会成为争论重点。

经济上,加速全球融合。自美国大选以来的两个多月,东南亚邻国与西方国家都向中国示好,纷纷签订盟约。在以前发表的文章中我分析过,中国抓住美国大选这个时间窗口,加强推进对外经济合作,签了两个多年未能达成的协议:成果之一是让酝酿了长达八年的RCEP-15正式签署,并将不臣服的“叛离之岛”台湾排除在外,达成整合整个东亚和东南亚的产业链的目标,让各国对中国产生更深的经济依赖,延续并加强以往形成的政治控制;成果之二是经过七年的谈判,欧盟和中国原则上同意了一项投资协议。该协议承诺向欧洲企业开放新的中国市场。拜登政府行将正式上任,习近平很有把握,川普时期的中美经济脱钩论应该从此销声匿迹,很快可以恢复前川普时期的中美关系。正因此,新华社在1月15日特地报导了习近平日前写信给美国星巴克公司董事会名誉主席霍华德.舒尔茨,希望他帮助修复美中关系,后者作了非常积极的反应。

谁也不能否认,大重置进程中,美、中、欧盟在全球经济中的三足鼎立状态已经形成。因此,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说“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指的是柏林墙倒塌之后这一结论:“20世纪人类最重要的教训是社会主义思潮的兴起与衰落”过时了。他说“时与势站在我们这一边”,则是根据从2019年在世界经济达沃斯论坛公开亮明大旗的“大重置”的基本内容,以及目前正在西方发生的变化所做的判断。

中国政府对科技巨头有独特的控制力

中国政府为甚么写信给星巴克CEO,而不是美国的高科技公司?这是经过精密算计的。

中国早就收伏了西方,包括美国的各大科技公司。说起来也简单,北京的法宝就是市场准入方面的限制。美国几大高科技公司在美国与其他国家都是顺风顺水,独占市场鳌头,就算各国有不满,最多启动反垄断法修理一下,罚点款了事,不敢有大动作。但中国政府集立法、司法、行政三权于一体,立法服从于政府需要,便捷快速。如果想即刻就做甚么限制,可以由政府部门快速出台法规。美国高科技公司为了在中国市场上站稳脚跟并扩大市场占有率,曾实施“以技术换市场”战略,转让给中国许多技术专利,希望中国降低各种门槛,但始终不能如愿。回过头又在美国抱怨说,中国政府迫使它们转让技术,让政府出面找补好处。

Google曾因反对中国政府限制言论于2010年退出中国市场,但受到投资人的压力,为返回中国市场想尽办法与中国方面勾兑,终于在三年之后,以风险投资的名义获得与中国企业日本软银集团(Softbank)旗下的愿景基金合资的机会,再度进入中国市场。此番苦心终于得到回报,到2016年底,Google终于在中国搜索引擎市场上排名第五,到2017年12月,得以在北京成立了一个占地6,000平方米的人工智能实验室。2020年,中国的搜索引擎广告收入高达1,557亿元,Google虽然对外不公布其中国市场收入,但外界估计至少占了10%左右。

其他的高科技公司莫不如此。脸书(Facebook)总裁扎克伯格为进入中国市场认真摆出学毛选的姿势,Facebook审核用户发帖也很有名,据Fox主持人Tucker Carlson连线记者Sohrab Ahmari在2020年10月下旬一次报导中说,“FB(Facebook)至少有6名持有H-1B签证的中国公民,负责开发算法,审查用户在Facebook上发布的内容。”至于推特(Twitter)的管理方法,越来越接近中国政府的互联网管理方式,删除政治不正确言论,给特定人物打蓝标并取消帐号,几乎是中国政府管理微信的翻版。

“大重置”计划当中,由高科技公司掌握全球互联网,控制言论,以超政府地位发挥政治影响。英、法、德、俄、澳等在Twitter封禁川普总统帐号后,意识到必须立法限制其作用,但在中国这里却想都别想。中国将坚持政府超越一切之上,掌控一切。

以上数项,当然会让习近平觉得“时与势站在我们这一边”。中国作为大重置的两个轴心国家之一,其合作意愿与合作程度相当重要。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