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核科幻背后的人性浪漫—《星际穿越》

好莱坞着名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Christopher Nolan)执导的科幻电影《星际穿越》,2014年在全世界上映后迅速成为一部“现象级”电影,引发了人们探讨科幻电影,乃至理论物理学的热潮。这部电影成功地将“黑洞”、“虫洞”等虽然早已被大众所熟知,但却学问高深的物理学名词巧妙地融入故事情节中,使之走进大众视野,并尽量真实地展现这些场景。电影中既包含了切实的科学发现,成熟的科学理论,也有基于目前理论所做的合理猜想,有距离目前人类物理学知识很大距离的推测,更有为了电影的视觉和叙事效果而做的“不科学”的妥协。 

电影制作者们构思到的这个故事设定在一个反乌托邦的近未来:那时粮食因为枯萎病无法生长,人类处于灭绝的边缘。人类不再像从前那样仰望星空,放纵想像力和灵感的迸发,而是每日在沙尘暴的肆虐下倒数着所剩不多的光景。在家务农的前NASA宇航员Cooper(马修.麦康纳饰)接连在女儿Murphy(麦肯吉.弗依饰)的书房发现奇怪的重力场现象,随即得知在某个未知区域内前NASA成员仍秘密进行一个拯救人类的计划。多年以前土星附近出现神秘虫洞,NASA借机将数名宇航员派遣到遥远的星系寻找适合居住的星球。在Brand教授(迈克尔.凯恩饰)的劝说下,Cooper忍痛告别了女儿,和其他三名专家教授女儿Amelia .Brand(安妮.海瑟薇饰)、Romilly(大卫.吉雅西饰)、Doyle(韦斯.本特利饰)搭乘宇宙飞船前往目前已知的最有希望的三颗星球考察。他们穿越遥远的星系银河,感受了一小时七年光阴的沧海桑田,窥见了未知星球和黑洞的壮伟与神秘。在浩瀚宇宙的绝望而孤独角落,总有一份超越了时空的笃定情怀将他们紧紧相连…… 

《星际穿越》不仅仅是一部非常优秀的科幻电影作品,更像是一部披着科幻外衣的亲情片。在硬科幻的外壳下,包裹着的是人类最柔软的感情。得益于担任影片首席科学顾问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基普.索恩(Kip Thorne),影片中的所有场景都根植于实实在在的科学与合理推论,建立在事实,有根据的猜测和合理猜想的基础之上。加州理工学院的理论物理学家约翰.普雷斯基(John Preskill)就回忆了在2006年,索恩为了设置电影中的科学场景,在加州理工学院召集过一个会议,其中包括了物理学家、太空生物学家、行星学家和心理学家。正因为有如此多的科学家的参与,才让《星际穿越》在物理学的约束之下不仅视觉效果惊人,描述宇宙中各种极端罕见的场景非常准确。在坚持严谨性的同时,诺兰高超的叙事能力又将这些略显硬核的科学知识拆散、融入电影情节中,从而使一般观众也能非常容易地理解这些知识,让影片的故事具有很高的娱乐性和情感代入。 

《星际穿越》之所以能够成为一个“现象级”的科幻电影,就因为其中对于科学理论尽量忠实的视觉体现。电影中对于卡冈图雅黑洞的展示,是迄今为止最为准确的描述。在快速旋转的巨型黑洞的周围,围绕着一圈炽热明亮的物质,同时由于黑洞的引力作用,使经过它的光线也发生偏转,造成引力透镜现象。这使得人们在远处观察黑洞,会看到在一个接近圆形的黑洞周围有一个几乎对称的光圈,这些现象,都在电影中得到了忠实的体现。影片以宏大壮阔的场面向观众展示了星际空间的广阔无垠和人类在面对宇宙未知时的弱小与无助。当Cooper一行人为了拯救地球上的人类面向广阔的星海时,在万千星座化成的密密麻麻的光斑中除了宇宙的深邃和黑暗的无际,就只剩下无助和勇往直前了。而在展现了一种非常严谨的科学精神的同时,影片又给故事情节和人物赋予了非常强烈的人文情怀。诺兰尽其所能拍出了触手可及的科幻,硬核又充满人性。 

Love is the one thing that transcends time and space.   只有爱可以穿越时空。

在这部影片里,诺兰非常浪漫地把爱想像成了如同引力一样的,能够穿越时间和空间的存在。确实有不少人觉得在一部科幻电影中谈爱未免显得有些幼稚,与浩瀚宇宙相比,人类只不过是不能再微小的存在,在逃离家园,寻求一线生机的生死时刻,爱又有甚么意义呢?但不可否认的是,以人类视角来看,爱的确是维系我们生存的必要条件。还有人在相信爱,还有人在努力践行爱。纵使人类的认知能力和实践能力有限,但是人类却用我们独有的爱创造着奇迹。诺兰试图告诉我们的,不仅仅是宇宙多么广阔,人类多么渺小,而是在这样广阔无垠的宇宙中,一个物种因为爱,完成了自我的拯救。从戏剧意义上来说,这种凝聚了爱的感情,就如同引力一样,同样穿越了时空。有人说没有人文内核的科技就像是一艘迷失了方向的船,也许它行驶的很快,但却永远不会有归宿。若探索的意义是探索本身,那人生存的意义就不只是生存。 

影片中安妮.海瑟薇饰演的Amelia一直以一个相对理性的形象出现,但她也曾在飞船上突破科学理智,情感爆发。“爱不是人类发明出来的,它一直存在而且强大。爱是一种力量,可以超越时空的维度来感知它的存在。也许我们应该相信它,尽管我们还不能真正的理解它。”正是这个最抽像而又最具体的东西,将飞船上的人和地球上的人捆绑在一起,成为支撑他们不断向前的动力。正是这个最无私而又最自私的东西,让Brand教授宁愿摧毁自己的人性和道德理论,扛下了巨大的风险。爱既是生也是死,既是开端也是结束。人人都爱真理,但人类却不能只是依靠逻辑和公式来生活。人类需要爱,但也不能放弃技术和科学,整天用爱发电。也许这就是人类的内在天性,我们喜欢同时具有严谨的科学精神与深刻人文关怀的东西。 

看到最后,影片前面充斥着的大量科技与理论渐渐地淡化,人物之间的情感悄然涌现,爱成了超越空间维度、科学理论的更为强大力量。就像Cooper与女儿Murphy的那两块手表一样,无论你走了多远,跨越了多少的星系,爱都将是我们彼此之间最强大的维系。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