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官方在海外社媒上的喉舌与“转移视线式抬杠主义”

12月14日,中国官方媒体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记者李菁菁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以回应《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最近一篇有关“北京如何对国外‘网红’施加影响力”的报道。

在一则题为“我被《纽约时报》盯上了!这是我想说的话”的视频中,李菁菁开场先(讽刺地)感谢《纽约时报》宣传她的旅行视频,特别是那些她在新疆拍摄的视频。世界媒体、人权组织和美国等西方政府指控中国政府在新疆侵犯人权甚至是种族灭绝。

《纽约时报》这篇报道关注的是李菁菁和其他几个YouTube用户的视频内容。这些视频内容与中国政府的叙事一致,但这些视频创作者与中国官媒和中国官方提供的资金及辅助方面的内在联系并不一定被清晰呈现。

《纽约时报》写道,这些YouTube视频创作者否认自己受中国政府控制,“但即便这些创作者并不将自己视为宣传工具,北京也在以这样的方式利用他们。”

在她的视频回应中,李菁菁用英语驳斥有关自己通过未在YouTube上表明自己是CGTN员工身份而误导观众的说法。她辩称,她发布视频的平台是她从学生时期就创建的个人频道,上面没有其早期发布的视频是因为“质量不是太高,所以我从页面上隐藏了。” 她还进一步声称自己有编辑自主权:“我所说的一切都是我作为一个中国人的真实看法,怎么会有人逼着我在个人频道上说些什么呢?”

李菁菁在视频中明确表达了她对中国的自豪感,认为西方媒体歪曲了中国。但这段视频也误导了观众,因为视频中只字未提中国日益严酷的媒体环境,对国际媒体报道的封禁,对记者的监禁,以及无休止的内容审查制度——甚至都未提及YouTube本身就被挡在中国的网络防火长城之外。

这则视频的大部分内容是向《纽约时报》这篇文章作者之一孟建国(Paul Mozur)发起一串“转移视线式抬杠主义”色彩的反问。

比如,李菁菁反问道,受美国政府资助的“自称为独立媒体”的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RFE/RL)和自由亚洲电台(RFA)—— 美国之音(VOA)的姊妹机构—— 是否也该被贴上“美国官媒”的标签。(注:美国国会立法禁止任何美国政府机构或官员对美国之音的新闻报道施加任何不正当的影响或压力,这一道法律屏障被称为“防火墙”。

她继续反问孟建国是否对一些人权组织和人权活动人士从美国政府或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获得资金也存有忧虑。

李菁菁接着回答了她称是孟建国发给她的一个问题,问她是否扮演着“一关键角色去帮助CGTN构建一个大型的内容创作者平台,并且受到了来自CGTN的各种支持,比如资金、采访机会和知名度。” 孟建国也询问这是否是CGTN的新倡议项目。

李菁菁对此用英语回答说:“我不知道你是否看过CGTN平台上的一些其他内容,无论是在电视还是社交网络上,因为只要你看过,就会发现我还不算是一个关键角色。因为CGTN有着太多经验丰富、德高望重的记者和主持人,他们在新闻业中工作了几十年之久。”

李菁菁也在视频中否认了她在CGTN的工作让她在中国获得了特殊的访问权限。

“我靠着自己的努力在新闻业内建立了人脉和声誉,就像世界上所有的记者一样,” 李菁菁说。“你认为CGTN资助了我,还帮我提高知名度?然而我得到的唯一资金支持就是我的月薪,而且还并不多 … 我在媒体工作,是去报道别人的。”

李菁菁从未直接回答有关CGTN是否资助或帮助推广其社媒影响力的问题,也未直接回答CGTN是否有这项新倡议。

正如《纽约时报》这篇报道所指出的:

“根据政府文件和视频创作者本人的说法,国有新闻机构和地方政府组织并资助了这些亲北京网红的旅行。他们要么已经、要么曾经提出对这些网红支付报酬。他们在YouTube、推特(Twitter)和脸书(Facebook)上向数以百万计的粉丝分享视频,从而为创作者带来了可观的流量。”

“在官方媒体机构的支持下,这些创作者能够访问并拍摄中国的一些地区,这些地方都是当局阻挠外国记者报道的。”

《纽约时报》认为,上述做法的目的就是为传播中国政府的路线。

“中国外交官和政府代表在新闻发布会上展示过他们的视频,在社交媒体上宣传他们的创作。这其中,六位人气最高的网红在YouTube上获得的总观看次数超过1.3亿次,总订阅量超110万,” 《纽约时报》报道称。

孟建国在其个人推特账号上写道,以色列籍网红高佑思(Raz Gal-Or)发布的一段正面展示新疆当地生活的视频“被35个与中国政府关联的社媒帐号分享。这些帐号的粉丝总数大约有4亿。其中许多是中国大使馆的脸书账号,用多种语言发布了传播这段视频的帖子。”

《纽约时报》这篇报道称,高佑思也没有在其任何视频中提及他和他的家人与中国政府的生意往来。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先前的一项研究也得出了许多与《纽约时报》这篇报道相似的结论。

例如,ASPI“发现了有关中国国家实体支持网红们在新疆创作社媒内容以及推广亲中共叙事的网红视频的一些关键实例”。

反击对新疆侵犯人权的指控——包括强迫劳动、大规模监禁和文化种族灭绝等指控——是这些社媒内容等一个主要关注领域。

李菁菁在其回应视频中称,她和任何地方的记者都是以同样的方式工作,若有人认为她拥有的“所有资源和人脉”都是“一些大老板给的”,“那就有点侮辱人了。 ”

但正如美国之音“揭谎频道”之前所报道,中国有着世界上控制最严格的媒体环境之一,获取信息的渠道经常受到限制。独立媒体受到高度监控,官方媒体缺乏编辑自由,报道政府敏感话题的个人则可能面临严峻的后果。

无国界记者组织(RSF)最近在一份报告中披露了“中国如何加速打破自己过去在国际上对言论自由所做的相关承诺,” 并详细介绍“中国政权近年来如何在全球打压新闻业和知情权,严重程度前所未见”。

保护记者委员会(CPJ)2021年监禁调查报告显示,中国“连续第三年成为全球监禁记者人数最多的国家,共有50名记者身陷囹圄。” 在无国界记者组织公布的“2021全球新闻自由指数”(World Press Freedom Index) 排名中,中国在180个国家中名列第177位,仅比朝鲜高出两位。 

例如,无国界记者组织在2018年报告说,新疆有四名当地记者被逮捕,“以他们是‘两面派’的荒唐理由。” 无国界记者组织解释说,“‘两面派’这一含糊其辞的术语被用于指控有人暗地里反对政府政策。”

无国界记者组织还报告说,“许多维吾尔族记者及其家人被任意拘留”,这只是新疆对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更大规模的“系统性的镇压”的一部分。

今年3月,自由亚洲电台维吾尔语组一名记者的两个兄弟被拘留,其亲属称这是一场“旨在阻止他做与侵犯人权有关的报道的恐吓行动”。

记者进入中国进行实地报道的能力受到中国政府的极大限制,特别是在新疆等敏感地区。据“法兰西24小时”频道(France 24)报道,新疆当局通过设置路障,作假布置车祸现场和建筑工程现场,甚至封锁整个城市,以阻止记者进入。

英国广播公司(BBC)也报道过类似的用以封锁记者访问的各项举措。

国际记者联合会(IFJ)在5月份发布了一份报告,称北京“把外国记者签证武器化,迫使常驻记者离开中国”。

驻华外国记者协会(FCCC)也在3月份报告说,中国当局“在2020年大幅加大了打击外国记者工作的力度”。

为西方媒体工作的中国公民一直受到国家安全当局的骚扰和审讯。记者群体也面临拘留、袭击,对他们的监视和骚扰也加大了。

综上所述,李菁菁声称自己的工作方式与其他所有记者没有两样 —— 她在CGTN的职位既不为她提供访问权限,也不会对她在编辑上的决定产生任何影响 —— 似乎是不可信的。

她在社媒尤其是推特上的帖子都紧跟着中国官媒的主要论点。

观察人士在11月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官媒正越来越向朝鲜的媒体靠近,把原先所谓的独立、批判性的新闻报道的这道幌子也扯掉了。

李菁菁在其回应视频中称,她没有在视频中提及自己与中国官媒的雇佣关系是因为她使用的是自己的个人YouTube频道。然而,她没有提到YouTube网站其实在中国是被屏蔽的。

和李菁菁一样,中国官媒绕过了官方自己所设的“防火长城”,试图利用这些被挡在墙外的平台接触西方受众。 

李菁菁经常使用的推特在中国也同样被屏蔽。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