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疫情哀悼日发文纪念 博主玛丽莲梦六被判刑

2月22日,据推特“中国文字狱事件盘点”称,2020年4月发表的微博热文《那个坐在阳台上敲锣鸣病的人》的作者 “玛丽莲梦六”,文章发布后在网络疯传。之后“玛丽莲梦六”被当局请去“喝茶”,继而消失。疑似“玛丽莲梦六”本人发消息称,自己被当局指控“寻衅滋事罪”,遭判刑六个月。

中国文字狱事件盘点称,账号“玛丽莲梦六”在2020年4月4日(全国COVID-19遇害者哀悼日)发表长文《那个坐在阳台上敲锣鸣病的人》,她在文中描述在民间,未被官方报导的,感染疫情的民众的惨状。此文在微博上广为传播,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力,不过中国官方认为文中“含有谣言”,该文作者因此被判有期徒刑6个月。

因言获罪 涉及疫情 网络热文作者被判刑
(网络图片)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的判决书显示,“玛丽莲梦六”,本名张文芳,1980年生人,本科学历。籍贯山东烟台,现居住在河北燕郊。

河北省三河市法院的判决书显示,张文芳2020年4月7日因“严重扰乱公共秩序”被三河公安局行政拘留10日。2020年4月17日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三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2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三河市看守所。

2020年8月14日,三河市法院判处张文芳有期徒刑6个月,刑期自2020年4月7日起至2020年10月6日止。

“玛丽莲梦六”被判刑的消息发出后,不少网友在社交媒体上讨论。有人说:“幸好不玩微博了,原来是给我一条生路”、“微信朋友圈我还转发过她写的呢”、“微博和微信朋友圈都特别危险”、“谢谢他为给我们记录这些错误的个体记忆”、“寻衅滋事是个筐 维稳对象往里框”、“我当时也转发了 但是过了两天就被封了”……

以下为玛丽莲梦六《那个坐在阳台上敲锣鸣病的人》全文:

那个坐在阳台上敲锣鸣病的人

作者:@玛丽莲梦六

那个坐在阳台上敲锣鸣病的人。

那个深夜追着殡车凄厉地喊着“妈妈”的人。

那个开着货车在高速路上流离失所没有归处的人。

那个坐着死去被家人抱住头等待殡葬车的人。

那个隔离在家中被饿死的人。

那个怀有身孕花了20万最终因无力承担而被放弃治疗的人。

那个怕传染给家人而给自己挖好坟偷偷上吊的人。

那个无处就医又怕传染妻小从桥上一跃而下自我了断的人。

那个90岁高龄为60多岁儿子排到一张床位而在医院守了五天五夜的人。

那个在求医院床位的微博下评论:“我家人刚过世了,空出一个床位,希望能帮到你”的人。

那个先是骂着求助者嚎丧影响心情随后又只能以同样方式呼救的人。

那个为求助而现学会用微博发了一句你好的人。

那个被盘查时用围巾捂住嘴,因买不到口罩而羞愧哭泣的人。

那个用橘子皮当口罩的人。

那个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全家都死了只好孤身一人去民政局报到的人。

那个把抵工钱的口罩全部捐出去的人。

那个写下“安心赴死”“是时候奉献出自己”的人。

那个写下“能、明白”并印上红手印死了两次的人。

那个不眠不休建设完火神山医院返回村里,却被自己村人视为瘟神的人。

那个身患白血病需要去北京进行骨髓移植,却没有途径出城,痛到想要安乐死的人。

那个穿着寿衣打电话求一张床位未果,崩溃倒下的人。

那个因疫情做不了血液透析,在社区门口哀求无果跳楼自杀,自杀后6小时遗体才被拉走的人。

那个被派出所罚写100遍《出门一定要戴口罩》的人。

那个未戴口罩被扇巴掌扇出血的人。

那个喊着我饿啊我要饿死了,老婆孩子都在家挨饿,想必你们肚子是饱的吧的人。

那个以养蜂为生、因疫情导致蜜蜂无法转场最后自杀的人。

那个为了外出谋生,长途跋涉13天,徒步700多公里,睡桥洞睡草窝,打工的地方是煤矿人。

那个无处收治怕感染老婆孩子,写下遗书想将自己的遗体用于科学研究,愿天下人不再受病痛折磨,而后留下钥匙和手机离家出走,最后死在回老家途中的人。

那个写下“死后遗体捐给国家。我老婆呢?”的人。

那个因为封城禁车只好背着妈妈四处问诊,一路走了三个小时的人。

那个把刚出生的孩子托付给医院,写下“生孩子已花光仅有的积蓄,走投无路流落至此”的人。

那个为了出门买肉,从10楼爬下来的人。

那个守着爷爷的尸体过了5天,并给爷爷盖上被子的孩子。

那个重症被治愈后回家发现家人都去世了,在楼顶上吊自杀了的人。

那个60多岁独自一人承担派出所60多个警察的采购、洗菜、做菜、洗碗、打扫厨房,最后累到在走廊里哭的人。

那个在武汉街头流浪了20多天,头发白了一半的人。

那个没钱买手机上网课,而将妈妈治疗精神疾病的药物一把吞下的人。

那个25岁从央视辞职,在最危险的时候去武汉直播,对着门外将要把他带走的人,背诵少年强则国强,少年弱则国弱的人。

那个在领导检查时,在楼上大喊“都是假的”的人。

那个从坍塌的泉州酒店救出三个孩子尸体后大哭的人。

那个写下60篇封城日记,被封号数次,被群氓围殴谩骂的人。

那个只有七八岁懵懂跟随大人队伍里为父母领取骨灰的人。

那个苦口婆心有理有据给政府公务人员打电话说病毒要防、人也要吃饭,最后轻轻叹了口气的人。

那个深受病人爱戴,因戴口罩而被医院训斥,后感染病毒死去的人。

那个说出“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老子到处说”的人。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