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下的“反华主义”

我越来越相信因果报应,善恶总有循环,瘟疫之下,中国人排斥武汉人,现在,全世界排斥中国人。所以,黄皮肤的亚洲人要小心了,出门保护好自己,避免被视为中国人,尤其是已经在海外定居,或者留学的学生,最好不要单独出门。可以的话,就是结伴同行,因为全世界的反华声浪正在兴起。

过去,全世界都爱人民币,现在人民币则染上瘟疫,全球拒绝。

2月中,一位中国年轻女性戴着口罩,在纽约地铁上遭受两名黑人攻击辱骂。2月23日,有一位在俄罗斯旅行的中国人,从隔离所出来后,在门口被俄罗斯人围殴,割喉致死。同一天,四位持“车轮牌护照”入境的台湾旅客,被视为中国人之后,遭受强制隔离。俄罗斯警方多数无法分辨中国和台湾,反正就是CHINA,我曾经因此被俄罗斯公安囚禁。所以,建议你到俄罗斯之前,买一个俄语书写的标章,挂在衣服上,写上“我不是契丹斯基”。俄罗斯人自古以来,称呼中国人为“契丹人”,简单一句话,“我不是中国人”,可以逃过无谓的灾难。俄罗斯“反中情绪”并非始于今天,在“武汉瘟疫”之下,只是更加突显而已,俄罗斯讨厌中国的一些人,正好从武汉瘟疫中,找到发泄愤怒的出口。

中俄恩怨情仇 武汉瘟疫成泄愤出口

早在2015年,习近平推动“一带一路”工程,经济势力逐渐深入旧苏联地盘,就开始受到俄罗斯的排斥。2018年,中国商人在贝加尔湖大肆投资,购买土地,甚至把贝加尔湖的纯水也买下来,就引发俄罗斯人排华的大规模示威。普京执政以来,因为克里米亚问题,遭受美国经济制裁,俄罗斯为了活命,只好与中国结盟。所以,中国成为俄罗斯经济支柱,但是,中国人对俄罗斯森林和土地的掠夺,却成了双方导火线。本来,中俄之间早存在恩怨情仇历史,一言难尽。现在,又出现“武汉肺炎”,开始动摇两国情谊,俄罗斯在中世纪也曾被瘟疫侵袭,现在“闻疫色变”,排华运动是可以预料的。

最早签署一带一路 义大利首当其冲

而南欧义大利,一夕间疫情爆冲,连带使欧陆国家人心惶惶,欧洲经济不景气,已经拖延20年,尤其是依靠观光收入的南欧国家,瘟疫势必重创旅行业,而现在,最早签署“一带一路”协议的义大利,首当其冲,2月28日,义大利统计确诊者超过600人,变成欧洲最严重感染国家,义大利媒体把疫情猛爆因素,归罪于义大利境内的中国人太多,尤其是所谓“温州帮”,根据统计,义大利境内华人人口,超过40万人,成为第四大族群,“温州帮”早在中国红色铁幕落下前,就跑到欧洲落地深根,义大利则是进入欧陆第一站,尤其是北义大利几个城镇,靠近瑞士和法国,很多中国餐厅皆由温州人包办,米兰外围,盘据着不少搞仿冒新潮衣服或鞋子的工厂,也被中国人占领,长期以来,劣币驱逐良币,早就引发当地义大利人不满,因为“温州帮”喜欢拉中国亲人过来,一起做事,这些低价的中国纺织工,逐渐取代本地人,义大利人失业攀高,把愤怒指向中国大量移民。

黄祸结合瘟疫侵袭 欧洲大规模排华

武汉肺炎”从义大利北部蔓延以来,上周,杜林,普拉托都有大规模的群众反华示威,普拉托的中国人,估计有四万人,根据当地“萨勒诺日报”报导,一名义大利歌手法契提诺口诉,“他曾经在街上阻挡两名义大利人攻击一名中国妇女”,还有一位中国年轻人,为了换取小额欧元,居然在咖啡厅被围殴,类似这种案件,已经越来越多,连菲律宾人在欧洲,也被误认为是中国人,遭受非理性的待遇,这种反华暴动目前只是零星个案,但是,难以保证,随着疫情一发不可收拾,欧洲的“黄祸历史”会结合瘟疫侵袭,变成一场大规模的“排华悲剧”上演。

犹太人在历史上,被欧洲排斥,不理性的圣经解说,把犹太人当作背叛耶稣的人,这固然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欧洲黑暗宗教法庭时代,瘟疫黑死病侵袭,犹太人被挂上黑死病的带原者罪名,“反犹主义”也因此兴起,历史总是如此相似,今天,“武汉肺炎”和中国脱不掉关系,加上瘟疫带来经济伤害,怪罪中国人,是最简单的方法,国际上,台湾和中国傻傻分不清,这些麻烦是台湾自找的,也在此建议,想要出国旅行的台湾人,要小心,不要被中国带衰,当然,这段时间还是少出门为宜。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