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能否走向和平?

9月15日,美国白宫出现的场面极其罕见,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巴林在华盛顿签署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协议。这意味著面对影响力日增的伊朗,中东国家战略正在大调整。西方各国对中东出现和平曙光表达祝贺,中俄基本努力唱衰,伊朗谴责阿联酋背叛阿拉伯世界,感到最苦涩的是巴勒斯坦。巴勒斯坦主席阿巴斯回应:“以色列不终结对巴勒斯坦的占领,中东无和平”。

历史罕见的一幕

在美国主导下,阿联酋于8月13日、巴林于9月11日分别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达成关系正常化协议。这是继埃及(1979年)与约旦(1994年)之后,又两个阿拉伯国家冲破禁区与以色列握手言和。川普因此在一周内两次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阿联酋与以色列的和平协议也称《亚伯拉罕协定》(Abraham Accords),它是第一个与以色列签署该协议的波斯湾国家。

尽管中东和平重中之重乃巴以和平,但毫无疑问,“亚伯拉罕协定”对川普来说是一个重大的外交成果,他推动了中东和平进程。舆论开始关注,阿联酋和巴林走出这一步,能否带动阿拉伯联盟采取同样的举动。

如今,世界的目光现在转向海湾国家最强大的国家—沙特阿拉伯,它是全球第一大石油输出国,伊斯兰圣地的守卫者。就目前而言,尽管沙特表示“赞赏”川普在该地区的和平努力,但沙特王国仍维持一贯立场:“沙特为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和平确定的代价是:建立一个以耶路撒冷为首都的巴勒斯坦国”。

巴国总理斯泰耶谴责称,签署《以阿和平协议》这天是阿拉伯国家历史上的最黑暗日子。

2020年1月28日,美国总统川普在白宫会见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和反对派阵营领袖甘茨时,公布了酝酿已久的巴以和平计划。

川普提出了“现实的两国方案”。协议规定,保持耶路撒冷为以色列“不可分割”的首都,要求以色列在未来4年停止扩建定居点。

根据该方案,虽然巴勒斯坦人有建立自己国家的可能性,但是不能拥有约旦河谷以及东耶路撒冷作为其首都。只有东耶路撒冷郊区阿布迪斯可以作为巴勒斯坦国可能的首都。

以色列在1967年的六日战争中占领了约旦河西岸和东耶路撒冷。巴勒斯坦人始终要求以色列归还这些被占领土,要求定都耶路撒冷,其中也包括东耶路撒冷。

以色列同意暂时中止吞并约旦河谷的计划。

犹太人曾丧失国土两千年

当今的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地区,曾经诞生了犹太人与阿拉伯人的祖先,犹太人曾在那里立国。但从新巴比伦王国的国王在公元前587年攻占了耶路撒冷开始,犹太人遭到了驱逐,从此失去了国土与家园。这块土地成为了阿拉伯人的宗教中心,之后经过多次的统治者替换,直到1517年,奥斯曼帝国征服了这块土地并统治了403年。

圣地耶路撒冷
圣地耶路撒冷(图:pixabay)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奥斯曼帝国大败,英国占领了全境,正式称这块地方为巴勒斯坦。1920年,国际联盟委托英国管辖巴勒斯坦地区。英国政府发表声明,呼吁流落在世界各地近2000年的犹太人迁回故土,并承诺犹太人可以在巴勒斯坦地区建立自己的国家。

从那时开始,居住在美国及东欧的犹太人开始“回归”,推动复国。二战期间,犹太人遭到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加速了大量犹太人涌入巴勒斯坦。

大量的移民潮,对当地阿拉伯人的生活环境造成很大的冲击,阿拉伯人开始反对与限制,结果造成犹太人与阿拉伯人的不断冲突。

为了解决两个民族的冲突对立,1947年,联合国大会通过“联大181号决议案”,规定在巴勒斯坦地区建立阿拉伯和以色列两个独立的国家。

1948年5月,犹太人正式宣布成立以色列国,第一任以色列总理本格里昂在国民议会上发表建国宣言:“从今天开始,国名为以色列的犹太人国家在巴勒斯坦成立”。“我们几个世纪以来的梦想变成了现实。让我们为以色列复国这个伟大的事业而奋斗吧!”。

但阿拉伯人却强烈反对该决议,更不承认以色列为一个独立国家。

以色列在立国后,为了夺取圣地耶路撒冷的控制权,直接或间接地与巴勒斯坦、埃及、叙利亚等周围阿拉伯国家进行了至少十二次大规模战争冲突,其中伊巴战火持续至今。

在长年不断地战争中,以色列一直获得美国、法国及英国的支持,以色列所占据的土地也越来越大,而巴勒斯坦国的土地不断减少。

两伊是中东和平的关键

位于中东的伊朗虽然信奉伊斯兰教,在历史上也遭阿拉伯人的侵占,但本性强悍的波斯人,始终没有被阿拉伯人同化,至今保持著波斯王国的本色。因此,伊朗并不在阿拉伯国家的范围内。

中东地区的国家大多都是伊斯兰国家,而且以逊尼派为主,但伊朗的伊斯兰教徒却以什叶派为主,这也造就了伊朗与阿拉伯世界无法相容的原因。

在巴列维王朝统治的伊朗帝国时期是一个君主立宪的国家,伊朗与以色列及美国都保持良好关系,在美国的主导下,伊朗与以色列互相支持,试图减少中东地区的冲突。

不幸的时,从1977年起,流亡海外的宗教领袖霍梅尼发动一场伊斯兰革命,并于1979年成功推翻了巴列维政权。霍梅尼改朝换代,建立起一个政教合一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建国后,霍梅尼政权拒绝承认以色列国的存在,并推行全面去西方化,使得西方世界对新兴的伊朗政权没有好感。半年后,伊朗与美国翻脸,中断了外交关系。

什叶派领袖霍梅尼夺取政权时,邻家伊拉克正是萨达姆.侯赛因的时代,尽管伊拉克的什叶派教徒占大多数,但执政权却在人数不高的逊尼派手上,两伊间的宗教冲突,外加美国乐见伊拉克教训伊朗,结果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才诞生了一年多,就为中东战争添加一笔, 史称“两伊战争”。

战争爆发后,伊拉克军队对伊朗发起进攻,一路打进伊朗国境。结果伊朗整顿后开始反击,不但把伊拉克军队赶出伊朗,伊朗军队更是一路进攻,差点打到了首都巴格达。

在两伊战争中,列强们隔岸观火,大玩军火买卖。其中苏联成为了最大的军火商,他一方面帮助支持反美的伊朗,另一方面又热情照顾老客户伊拉克,两伊都拿著苏联的武器进行火拼。

伊朗士兵
伊朗-伊拉克战争期间,一名戴著防毒面具的伊朗士兵。(图:公有领域)

而与此同时,其他武器国也都想插一手,毕竟两伊都是石油输出国。于是,除了苏联外,美国、中国、英国以及法国,都分别向两伊提供军事武器,充当啦啦队。结果两伊战争来来去去打了整整八年。

在这场战争中,以色列与美国的角色比较特别,一方面想教训伊朗,另一方面又不想伊拉克的强大令阿拉伯世界不安定,最终,以色列与美国还是偷偷地帮助了伊朗。

但两伊战争确实让萨达姆.侯赛因显露出邪恶的流氓本性,舆论指责伊拉克在战争中使用了被国际条约限制的化学武器,美国参与了调查,最终萨达姆.侯赛因彻底倒向俄罗斯与中国,并开始挑战美国。

仅仅休战了二年,1990年8月2日,萨达姆.侯赛因为了获得更多的石油资源,下令伊拉克军队大肆入侵科威特,推翻科威特政府,并宣布科威特的“回归”以及大伊拉克的“统一”。

结果在世界的强烈谴责下,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获得了联合国授权,于1991年1月17日开始对科威特和伊拉克境内的伊拉克军队发动军事进攻,重创伊拉克军队。伊拉克最终接受联合国安理会第660号决议,并从科威特撤军。这就是所谓的“海湾战争”。

从此萨达姆与美国结下了无解大冤家,与本拉登一样,成为了世界头号反美统领。

2001年,美国遭遇九一一恐怖袭击事件,美国总统布什宣布向世界“恐怖主义”宣战,并将伊拉克等多个国家列入“邪恶轴心国”。

2003年3月,美国、英国等国家以萨达姆政权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以及践踏人权等理由,出兵伊拉克,仅仅二个月,就推翻了伊斯兰教逊尼派的萨达姆政权。取而代之的新政权是伊拉克的什叶派,由于宗教的原因,伊拉克境内的什叶派和逊尼派穆斯林之间的暴力冲突不断升级,但新政权得到了伊朗的支持。

2011年,驻伊美军全面撤出伊拉克,结束美国在伊拉克长达八年的军事行动。

接下来不断出现离奇的一幕,当伊拉克政府遭到逊尼派极端恐怖组织的武力进攻时,美国与伊朗并肩抗敌,共同保卫伊拉克新政权。伊朗在中东的影响力也逐渐增高,成为了美国的最大困扰。

在中国的媒体上,总是称美英“入侵”伊拉克就是为了获得石油,但事实是,从2003年以来,伊拉克确实已经成为世界产油大国之一,而中国却闷声发大财,成为其最大的客户,中国的购买量已经几乎占了伊拉克石油产量的一半。而美国在利益上完全没有收获,其最大的“收获”,一则打垮了一个专制独裁政权,让伊拉克民主化,另一则可能就是让伊朗变得更加肆无忌惮。

如今,随著中国的崛起,中国与俄罗斯联手力挺伊朗,美国与伊朗的战争或许不会太遥远。

有著伊朗的插手,中东的和平不会顺利。

川普一周内两次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9月9日,挪威国会议员兼北约议会挪威代表团主席泰布林.吉德,致信挪威诺贝尔委员会,正式提名川普总统为2021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吉德表示,提名川普的主要原因是,在他的斡旋下,以色列与阿联酋达成历史性协议,实现邦交正常化,为中东和平进程起到巨大推动作用。

9月11日,瑞典国会议员马格努斯.雅各布森在推特上宣布,他已经提名川普政府以及塞尔维亚和科索沃这两个欧洲国家为2021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因为他们“通过在白宫签署的合作协议,为和平与经济发展共同努力”。

早在2018年,在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新加坡举行“川金会”之后,川普也得到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2021年和平奖的评选结果,预计在明年10月公布。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