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曹公歌

四十年前寒夜中,

病榻灯下谒曹公,

先生示我传世物,

一柄团扇惊朔风。

 

山君临崖气霄雄,

落笔原是虎痴翁,

文修妙手录锦诗

更有大千补竹丛。

张氏三杰锦绣手,

织成天衣无隙缝。

 

可怜秋风入庭树,

团扇闲置不起风。

冤屈曹公是右派,

书生失意病愁中。

人脸扇面两相怜,

灯下无语诉隐衷。

 

昨夜史兄传影来,

问我可记旧影踪。

四十年来与扇别,

欣喜天涯又相逢,

扇面纤毫我记得,

旧境了然记心胸。

人亡物在泪涟涟,

不见当年苦曹公。

曹逸如先生为安徽泾县造纸世家后裔,早年拜大风堂门下,得张善子、张大千二师之嫡传。乙丑国变,张大千滞港,曹逸如携妻儿追随前往,不巧阴差阳错,大千已去阿根廷,黄鹄已去,失之交臂,苦寻无果,黯然返乡。就此落下政治话柄,历次运动,惨遭整治,反右时被打成右派,从上海贬至苏州工艺品厂监督劳动。文革中先生屡遭批斗,爱女惊恐,越窗自尽,不料衣钩电杆,倒悬半空,落地无着,竟致失疯,惨叫整日,闻之寒惨。

曹逸如作品
曹逸如作品。(图:作者提供)

先生晚年与我有忘年之交。八十年代初,某日寒夜,先生示我抄家发还书画,内有善子大千昆仲为其尊人所绘遗像,善子人物,大千补松,极为精致,另有大千画工笔蝴蝶芍药等数幅……先生展示团扇,爱抚不已,娓娓道来,目有炯色……

光阴易过,已乃四十年前往事,但清晰眼前,了然不忘。昨夜接曹公弟子史军萍道兄微信,见团扇旧影,相逢之喜,一夜无眠,然人亡物在,曹公已去,不禁怆然,作小诗以悼之!

二〇二一年七月三十一日于食薇斋北窗下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