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华:从彭帅事件看中共的陪侍文化

中国网球名将彭帅11月2日爆出被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张高丽性侵事件后,身影立即循例消失,引发外界关注。国际体育组织、人权组织,乃至白宫都要求中共当局交代彭帅的下落。由于事件臭不可闻,中共很难用“不得粗暴干涉中国内政”义正词严抵挡外界的关切,便捏造她的“信件”与“近照”来撒谎,甚至愚蠢到彭帅自我否定性侵事件,让事态越描越黑。

如果彭帅真的没事,很简单,只要在外国记者面前现身讲几句话就可以了。然而两个多星期做不到这件事,当然就有蹊跷。按照中共一贯做法,现在正在对彭帅施压与利诱,他们相信,只要人在他们手里,不久必然会在电视亮相否认一切乃至自我批判。这个施压,包括彭帅个人与家人的安全,很少人能够抵得住这个压力。

事态如此发展,可见一爆发时,某些中国问题专家下意识的认为这又是什么习近平与江泽民的斗争是对中国问题缺乏认识所致。事件的发生都有其必然性,发生在六中全会前则有其偶然性,估计与中共糟蹋钢琴王子李云迪的所谓嫖娼事件有关,那事情后来引发一些良心人士的反弹导致舆论可能转向而被迫中止。因为如果连真相还不明的李云迪都要被开除出音乐家协会,为何不开除毛泽东的党籍,还有许多更加不堪的现任中共高官?

也不要把人民的反抗斗争一概视为党内的派系斗争。张高丽不是副国级的副总理而已,而是正国级的政治局常委,中共最高的权力核心人物。他的老婆为他性侵把风这种丑事,只是伤害到江泽民,还是整个中共的形象?任志强虽然也是红二代,但是他的行为也不止于是党内斗争而已;就如彭德怀当年为民“鼓与呼”而得罪毛泽东也有类似性质。

至今人们还没有从彭帅事件中去挖掘中共权贵的陪侍文化。即中国文化艺术体育界的名人有陪侍中共权贵的义务,从配唱陪舞陪球到陪上床。

1950年代我在北京中国人民大学读书时,1958年从市区搬进西郊,发现周末时光的傍晚,会有漂亮的女同学在校门口集合,然后来一部游览车把她们载走。听其他同学说,她们去中南海陪首长跳舞。 1957年春天在北京中山公园欢迎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伏罗希洛夫元帅的晚会上,我们去做纠察,见识或听闻到毛泽东、周恩来等人的舞技,后来更知道这是延安的革命传统,也就不以为意。当时不晓得中共内部是如此腐败,当作“革命需要”而已。

人大有许多调干生,拿我们系来说,1/3是应届高中毕业生考进去的,2/3是已经在社会上工作的革命干部考进去的,有一批漂亮的女生是从部队文工团考进去的,这批人在军队待过,阶级斗争觉悟高,自然是陪舞的最佳选择。

毛泽东死后,揭发彭德怀被整死的内幕时,看到一篇报导,周恩来为了拍毛泽东马屁,安排军队文工团女团员到中南海陪首长跳舞,当时身为国防部长的彭德怀反对,因此也是后来毛泽东批斗彭德怀原因之一。

毛泽东的许多服务员、机要员、翻译都被他睡过,机要员母女3人还被他“一锅端”(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语)。可见中共高层腐败到什么程度!汪东兴的前任杨尚昆因为不慎在南巡列车上录下毛泽东与服务员同房而沦为“彭罗陆杨反党集团”的一员。

1982年,中国网球名将胡娜利用到美国参赛的机会寻求政治庇护,被“左王”、毛泽东前秘书胡乔木痛骂为“寻求狗类的自由”。当时也爆出胡娜常陪万里打球,但万里是邓小平爱将,级别比胡乔木高,所以万里没有出事。不过也明确体育界也有陪首长打球的传统了。文革后期传说世界乒乓冠军庄则栋是江青的“面首”,但是毛泽东私人医生李志绥回忆录中没有提及,江青可能没有那样的胆子。这次彭帅事件起因也是张高丽担任天津市委书记时要她陪打球,结果陪到床上了。 1996年胡娜移居台湾,不知道现在是否还在台湾?没有记者采访她谈彭帅事件。

既然有陪舞陪球,那么没有更加大众化的配唱?当然有。 1999年赖昌星的厦门远华案爆出,军旅歌手董文华消失,到2017年才再度现身。据说她拒绝陪同李鹏爱将、政法委书记罗干上床而挨整。她们事前当然是先陪唱,因为只做半套而遭殃。歌手的事比其他更多,有的还成为被将军公公“扒灰”的受害者。至于央视成为中南海后宫,属于哪一类陪侍文化,请专家专门研究。习近平的夫人彭丽媛是军旅歌手出身,当比外界更加了解详情,她如果不为彭帅讲话,是否也有难言之隐?

中国的Me Too运动,因为彭帅的名人身份才得以曝光,然而中共是马列主义与中国传统封建文化结合的怪胎,表面上讲男女平等,妇女是半边天,然而实际上是儒家卫道士当道,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有哪一个女性能够爬到中共政治局常委的核心?就是政治局委员也是凤毛麟角,江青与叶群出任政治局委员也因为老公是毛泽东与林彪。中共一直痛斥西方文化,偏偏交谊舞是最西方的,却在陕北山沟里大行其道,比山沟里的马列主义更受到共产党地痞的欢迎,以致江西山沟里出身的毛泽东夫人贺子珍看到毛搂抱其他女人跳舞而怒不可遏打了毛一巴掌,惨被送到苏联精神病院接受治疗。

改革开放后因为出现市场经济,中国出现半公开卖淫业,这是社会的进步,弱势妇女得以被迫从权力依附转化为金钱依附,权力依附没有自身选择可言,金钱依附可以有某种自由选择利益交换。改革开放初期某些资本原始积累就是这样产生的。但是一党专政之下,弱势妇女仍然摆脱不了陪侍“党的领导”文化,中国只有民主化,Me Too才能真正掀起一个运动,彭帅因为是国际名人还能留下一条命,多少女性在大大小小中共官员陪侍文化下被灭口?这笔帐难道不应该向共产党算吗?

(全文转自光传媒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