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澳洲】骊山颂

莽莽骊山,突兀于渭河裂陷带,逶迤葱茏,远望宛如一匹苍黛色的骏马奔驰在关中平原。回望古今,骊山横亘于华夏历史文化空间,其壮观、其雅量、其深邃、其蕴藏,博大精深,叹为观止,堪称人文历史的缩影和生命的起源。

沿山拾级而上,曲径通幽,雾霭山岚,若隐若现,频见飞泉泛珠,溪流涓涓,温泉冒着团团蒸汽迷住张张渴慕的笑脸。密林重叠,鸟鸣蝶飞,凤羽花展,更有嫣红的石榴与火晶柿子散发醉人的香甜。山坳深处,背风向阳,一簇花卉,一片点缀,野生兔子蹦跳着在草丛中觅食撒欢,雌雄雉鸡扑啦啦展羽对舞飞旋。登峰造极,举目四望,山峦起伏,云遮雾障,彩云朵朵,牧放自然,偶然间,柏林中飘来阵阵高亢的秦腔,山鸣谷响,气贯长虹,心魄激荡,真情演绎百代好文章。阴历六月,艳阳高照,骊山庙会又曰单子会,父老乡亲,携家带眷手拎衣食床单朝拜仙山,漫山遍野,连续几日人如潮涌,与骊山同餐共眠。西山新修盘山大道,九曲十八弯,站在观景台上张目俯瞰,远近景观,尽显典雅之神秘,概拢百家之众长,既有古贤睿智深蕴其间,又有近世哲理宏论与达观。触景生情,拈出几句像诗的文字:

骊马昂首长空啸,啸声如雷震云霄。

云霄俯瞰华夏地,多彩华章著文涛。

文涛如画好烂漫,卷帙浩繁霞光照。

光照人间情不尽,风雨如磐笑声高。

骊山在历史长河中绵延,相传女娲氏在这里“炼石补天”、“抟土作人”,山巅立有“老母庙”、“人祖庙”作为人们对上苍的永志纪念。两千八百年前,周幽王烽火戏诸侯,褒姒笑了,结果,镐京失陷,美人腰斩,周室东迁,华夏大地群雄崛起,秦、齐、楚、燕、赵、魏、韩,春秋战国,百花齐放,又裹挟着战火烽烟,历史在这里形成新的转捩点。商鞅变法,秦国兴起,秦王挥戈东下,兵扫六合,一统万里河山,又一次改写了华夏容颜。山下两千三百年前的始皇陵与其兵马俑列为世界奇观,参观者络绎不绝,终年不倦。公元前206年,鸿门设宴,项羽不听范增谏言,放走刘邦,四年后“霸王别姬”,华夏大地改为刘姓汉室江山。东汉西汉,浩浩乎四百余年,司马著《史记》,张骞通西域,蔡伦造纸术,张衡地动仪,文景之治,天下嫣然,纵观世界,东方大汉,磅礴之势,谁能与之比肩!可惜家族基业,兴衰自然,汉献帝孱弱无能,三国鼎立,隋唐演义,更朝换代,唐朝李姓掌权。贞观之治,李世民殷鉴历史教训,选贤纳谏,“配厚德于天地,齐高明于日月”,国泰民安,营造起政治经济空前灿烂。一代女皇,遗风使然,风流婉转,高擎武曌女权旗帜,诗与远方,独舞华夏,多面人性长眠于乾陵无字碑前。李隆基华清宫沉湎酒色,朝政腐败,安禄山“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唐玄宗与杨贵妃一场两情相悦的爱情故事以六军不发,一代美人花钿委地,玉颜空死马嵬坡画上凄美的终篇。“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辉煌的唐室江山也在这情意缠绵中成为衰败的节点。就这样,一方水土,周而复始,穿戴着“姓氏”的彩衫,涂脂抹粉,在历史的长河中尽情表演。1911年辛亥革命,清王朝覆灭,中华民国成立,1936年骊山双十二事变,国共合作,打败日本后又起硝烟,最终,国民党败走台湾,共产党红色江山。纵观古往今来,环宇大地,不由人慨叹:华夏历史起伏变化的节点,就在骊山。《阿房宫赋》:“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世道轮回,骊山不变。人类历史骎骎几千年,哪一个地方能有像骊山这样多的人文故事和令人哀叹的经典!

骊山以石瓮谷为界,东为东绣岭,佛教名刹石瓮寺坐落其间。西为西绣岭,从山麓至山巅自然风光多彩灿烂,文化古迹,遍布整个山峦。华清宫、兵谏亭、晚照亭、遇仙桥、三元洞、七夕桥、尚德苑、上善湖、老君殿、烽火台,文化古迹散布于松柏丛林之间。骊山晚照,关中八景,光彩靓丽,映红古城长安一大片。好一派风景如画的人间仙山,泱泱宏篇,如泼墨,如点睛,绝伦而自然。文采华章,清新流长,无愧于华夏卓伦一景观。

骊山能语,其语铿锵,敢于直面人生,解析历史的因果轮回与自然。元张养浩曰:“骊山四顾,阿房一炬,当时奢侈今何处?只见草萧疏,水萦纡。至今遗恨迷烟树。列国周齐秦汉楚。赢,都变做了土;输,都变做了土”;骊山能舞,其舞阿娜多姿,凄美动人,如仙女手持梵天玉拂,万物皆为情种。白居易所言:“风吹仙袂飘飘举,犹似霓裳羽衣舞”;骊山能歌,歌若翠柳抽丝,软语呢喃,直慧心田。清·纳兰性德语:“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化悲扇”;骊山言情:贵妃醉酒,风花雪月,浓情蜜意,尽食人间烟火,直戳有情人之心扉。长恨歌曰:“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骊山可沐浴,水可浴,风可浴,阳光可浴,浴身、浴心、浴精神,“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每每沐浴之后恰如脱去一层带污垢的甲壳,神清气爽,飘飘欲仙。骊山知性、知情、知心、知古、知今、知未来……我身临其境三十余年,用心体察,深悟其真谛。骊山是一本厚厚的史记,是一座永不剥蚀的纪念碑,是一幅长长的画卷,她永不磨灭的记忆刻录着华人足迹下的光荣与艰难。

骊山灵韵飞溅,激起我感慨万千,非一言一笔盖能绘其真面。我真心的爱骊山,每当与之分手作别,总是内心戚戚,感佩水乳交融的情感,久久不愿离去。在北京一段时间,每每想起骊山,便面望西方,喃喃细语,默默地托云带月,寄去思念:

去岁骊山碧翠,晚照彩云飞。石榴青青摇曳醉,林间起哨音。凉风温润有甜味,一阵又一阵。星儿隐退,月儿柳梢三弄梅。华清操场景色新,围坐人堆堆,我长谈不尽,至今仍思秦。

2017年我再次要离开骊山去遥远的北美,万里迢迢,山高路远,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依依惜别,“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柳永真切的诗句是我心中的写照,信口留下这发自肺腑的语言:

骊山,巍巍乎与天地接壤,汤汤乎源远而流长。诗与画形成的铭文,卷帙浩繁,与我三十余年,而我,却要与之握手再见。如同诀别的爱人,手挽着手,肩并着肩,看了又看,紧紧地拽住一块难以割舍的衣衫。舍不得啊,舍不得!舍不得美好的容颜和深入骨髓的情感。对着口儿,深深地饱吸一口骊山吐出的气息,亲吻每一个激动的细胞,紧紧地依偎着情深意长的温暖。

人生如客旅,难道这仅仅是旅途中的一个客栈!?客栈,客栈!不论走到天涯海角,怀抱骊山,初心不变,爱到永远。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