泄漏电子邮件: 维州政府在酒店检疫第一天就被告知问题

维州酒店检疫系统所涉及的政府部门中高级官员之间的电子邮件被悉尼晨锋报和时代报获得,显示在安德鲁斯政府拙劣的酒店检疫计划在3月28日启动后的24小时内,高层官员就给政府高级卫生官员发出电子邮件,警告称隔离酒店的保安人员能力不足,要求由警方来执行管控措施。发件人是就业、选区和地区厅(Jobs, Precincts and Regions)的一位高级官员。

第一次邮件示警

悉尼晨锋报和时代报从维州紧急事务管理部门的操作文件中看到,这封邮件发给了卫生与公共服务厅(DHHS)的几名高级官员,该部门是负责酒店检疫日常管理的机构。

电子邮件中写道:“我们要求从今天晚上开始,维州警察全天候7天24小时驻守在每家隔离酒店,我们要求DHHS作为管理机构紧急提出这一要求。”

邮件还要求DHHS解决口罩和手套的供应和分配问题,并阐明被隔离者是否可以离开房间或订购UberEats外卖食品等政策。

这封电子邮件还发送给了维州紧急事务管理部门,该部门与DHHS共同负责酒店检疫计划。

时代报和悉尼晨锋报称,之所以选择不透露电子邮件收发者的身份,也不对邮件内容进行完整引用,是因为所涉人员不同意向媒体提供电子邮件。

Rydges on Swanston酒店及 Stamford Plaza 酒店的警卫违反检疫规定被曝光后,维州州长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宣布了对维州检疫计划进行调查,由前法官Jennifer Coate负责。

酒店检疫丑闻引发了墨尔本北部和西部疫情的再次爆发,并标志着维州第二波疫情高峰的开始。维州新增确诊连续一周以3位数的速度激增,而在 5月和6月的数十天内,全州日增病例仅个位数。

维州首席卫生官周一(7月13日)承认,目前维多利亚州所有的活跃COVID-19病例都源自于墨尔本的问题检疫酒店计划。

第二封邮件示警 

当一名旅行者在凌晨3点离开房间吸烟的事件发生后,就业、选区和地区厅的官员于3月30日发出了第二封电子邮件,要求DHHS请求警察的支持,并表明私人保安公司“不足以”管理隔离酒店。

该电子邮件还建议DHHS禁止隔离旅客出于任何原因(包括运动)离开房间。

 维州紧急事务管理部门的一位高级官员回应了这封邮件,称不需要警察,因为如果发生需要警察介入的情况,警卫可以打000报警。

维州政府拒绝回答问题

媒体询问DHHS是否要求过维州警察的支持以及其是否向卫生厅长报告过相关问题,但该部门拒绝回答。媒体还联系了维州警方置评,但在截止日期前也未答复。

州长办公室的一位发言人代表各部门做出回应,但拒绝回答有关“预警”及酒店检疫计划失败的问题,而是表示已经开始了独立于政府的调查。

7月2日,维州政府宣布进行司法调查的当天,警察厅长Lisa Neville说,与其它州不同,维州警察不是应对大流行的默认机构。在突发卫生事件中,由卫生部门负责。”

雇佣私人保安公司由谁决定?

时代报和悉尼晨锋报7月初曾报道,至少有5个政府机构参与了在检疫酒店部署私人保安人员、而不是士兵或警察的决策,包括就业、州长和内阁;维州紧急送往管理和维多州警方。

3月29日发送的电子邮件和3月28日发布的维州紧急事务管理“内部操作文件”详细说明了每个机构在酒店检疫系统中的作用和职责,其中DHHS和维州紧急管理部门牵头。

DHHS和就业厅与交通运输厅、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和边防局一起负责酒店计划的物流方面,包括从机场运送旅客。

文件显示,Mikakos女士领导的DHHS和Neville女士领导的维多利亚州紧急事务管理部门具有“控制和指挥”权,可以对旅馆的经营活动进行管理,包括对回程旅客的管理、监控和做出反应。

由Martin Pakula领导的就业厅负责与酒店和保安公司签订合同,并为返回的旅客购买服务、物品和食品。

DHHS在3月29日给就业、选区和地区厅的电子邮件中显示,该部门的早期计划角色将“移交给副州长和DHHS”。

首席卫生官4月中旬就知情 检疫酒店是维州第二波疫情祸根

Wilson,MSS和Unified是于维州政府签约为隔离酒店提供安保的3个公司。时代报和悉尼晨锋报在7月3日透露,维州的首席卫生官在4月中旬就被告知了酒店检疫系统存在的问题。

周一晚上,首席卫生官萨顿(Sutton)教授在ABC广播电台墨尔本的Drive节目中说,虽然目前尚未对维多利亚州传播的所有病毒进行采样,但很有可能它们都与隔离酒店相关。

“我们不知道与检疫酒店有关病例的确切比例。我们知道与检疫酒店的病例有着基因上的联系,但目前还没有对所有的病例都进行了采样,并不是所有的病毒都可以为了进行基因组测序而进行培养的。但是从早期状况看,我认为非常大的一部分来自于隔离酒店。”萨顿说。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