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艇危机留给法国的教训

法国沸腾的锅炉平静下来,拜登与马克龙通话30分钟,潜艇危机告一段落,大西洋两岸都松了一口气。但是,法国面临的挑战是严峻的。 

法国总统马克龙在拜登那里得到的并非微不足道,拜登对危机表示遗憾且承诺恢复“协商”,拜登承认法国和欧盟在印太地区有着重要的作用,拜登甚至支持欧洲有一个更强大更高效的防务,法国多年来为此求之不得。 

必须承认,美方的语气变了,因为直至目前,美国对欧洲防务一直态度暧昧。另外一个积极的迹象涉及通话的内容,双方发表了联合声明,这并不是通常的做法,似乎显示大西洋两岸见解一致。美国总统希望这一沟通让两个“最古老的盟友”走上“重归正常”的第一步。这也是马克龙的希望,两位总统十月底会面,以求进一步的和解。 

法国方面其实对此非常清醒,法国外长勒德里昂周四发表文告指出,他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会谈后体认到法美走出危机“需要时间”。的确,美澳英结盟对抗中国,但是却以澳大利亚突然撕毁与法国订立多年的潜水艇合同转而购买美国核潜艇为代价,这给法国造成难以弥补的伤害,这一伤害不仅仅是经济层面的,希望在印太地区起到重要作用的法国意识到这是一个盎格鲁-撒克逊世界的排他组合,后者是法国难以言说而最反感的组合。 

潜水艇危机再次加剧了法国自戴高乐以来的“独立”意识,法国财长勒梅尔周四非常清楚地表示,潜水艇危机显示,欧洲联盟再也不能完全指望美国保护,他呼吁欧盟“睁大眼睛”。在他看来,潜水艇危机的第一个教训就是欧盟必须要建设自己的独立战略,阿富汗撤军,潜水艇事件,都清楚地意味着欧盟“再也不能指望美国”。 

他表示,美国现在只有一个战略目标,钳制正在强势上升的中国。针对丹麦支持美国在潜水艇事件的做法一事,勒梅尔直截了当地警告:“像丹麦总理所想,不管发生什么,美国将继续保护我们,这是一个错误”。 

的确,拜登一席话并不足以一笔擦去法美两国自2003年伊拉克战争以来遭遇的最严重危机。法国政府发言人称,“现在就要看行动了”,看什么行动?拜登能否如同所言对欧洲防务予以具体支持。自从小布什任职总统以来,美国一直呼吁欧洲应为其防务付出更多费用,但他们同样都认为欧洲防务只不过是北约行动的补充。 

这并不必然是马克龙所捍卫的战略自主, 法国国防部长帕利这样形容美国自我矛盾,“北约宪章第5条,不是F35“,美国要求欧洲应为自己的防卫投入更多军费,却要欧洲购买美国的军机和军备。潜水艇危机清楚显示,美国没有准备好在军事工业上让步。 

大西洋两岸的和解同样没有解决巴黎有关大西洋防卫的质疑,勒梅尔认为,”拜登如同特朗普,美国的盟国必须听话,而我们则认为我们必须独立“。但是法国秉持的地缘战略立场带来了两个问题,一个是美国,一个是欧洲。法国的全球观以及以军事和核武作为防卫支柱的认识与美国接近,但法国同时要保持自己的独立性;从地理、文化和历史上,法国属于欧洲,但是法国不喜欢欧洲自二战尤其是冷战终结以来表现的“闭关自守”。 

拜登对欧洲防务开口对将从元月一日起担任欧盟轮流主席的法国是一个不可放过的机会,但是法国面临的最主要的挑战却是如何克服欧盟内部分歧并建设一个战略自主的大家庭。法国远远没有赢得赌注。在潜水艇危机上,除了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迟到和被迫的声援,法国得到的支持相当薄弱。大多数欧盟国家宁愿留在美国在北约的军事阴影中,也不愿将自己的命运掌握在手中。因此,即使美国开放,法国仍然存在问题。法国的雄心远超欧洲盟友,唯有一个拥有这些抱负的国家英国选择了远方,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法国的欧洲孤独。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