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岁红三代因“煽颠罪”被捕 法学博士斥当局颠倒黑白

4月15日,中国官媒《环球时报》报导,中国有两名学生被境外反华势力拉拢。《环球日报》称,2020年8月,国家安全机关及时挫败境外反华势力培养、扶植境内代理人的企图,逮捕田姓学生。对此,旅美学者法学博士张杰向外界披露,田姓学生是“红三代”,曾与其在美国相处半月。张杰称田姓学生并非如文章所描述的犯下“煽动颠覆国家”罪,直斥中国当局颠倒黑白。

4月15日,《环球时报》刊登文章《“深度”国家机关披露:境外反华敌对势力拉拢内地学生内幕》,其中以两名中国学生为案例,描述他们被境外反华势力拉拢的过程。

文章指称,其中一名学生田某,1999年出生,是河北某大学新闻系的学生,从8岁起开始收听境外反华媒体广播节目,经常“翻墙”浏览境外大量反华政治信息。2016年1月,田某开通境外社交媒体账号,开始同境外反华敌对势力进行互动。进入大学后,田某经境外反华媒体记者引荐,成为某西方知名媒体北京分社实习记者。在此期间,田某大量接受活动经费,介入炒作多起热点敏感案件。在境外势力蛊惑教唆下,田某于2018年创办境外反华网站,大肆传播各类反华信息和政治谣言,对中国进行恶毒攻击。2019年4月,田某受境外反华媒体人邀请秘密赴西方某国,同境外二十余个敌对组织接触,同时接受该国十余名官员直接问询和具体指令,秘密搜集并向境外提供污蔑抹黑中国的所谓“证据”。2019年6月田某被抓捕。

旅美学者法学博士张杰在《议报》发表文章指称,涉事学生田某叫田创,1999年出生,在外人眼中,他是一个聪明、敏感,可爱的孩子。据他所说,他出生于一个红色家庭,是红三代。“六四”大屠杀后,他的父亲远赴俄罗斯寻求庇护。他的母亲与父亲离婚,目前在国家机关工作。

张杰在文中称,田创是河北燕山大学文学和新闻系的学生。他有新闻记者的天赋,语言表达能力强,文字功力也不错,在校期间,田创成为“美国之音”驻北京的实习记者。由于家庭因素,田创对政治很敏锐,也很有兴趣。他写了很多新闻稿,获得稿费,这就是环球时报所称的“大量接受活动经费”,但这是他的劳动所得。事实上“美国之音”和其他媒体的稿费并不高。

张杰回忆称,2019年,田创到美国旅游,当时他在美国呆了半个月,除了到华盛顿拜访美国之音总部、自由亚洲电台和看望公民力量副主席韩连潮外,他都呆在纽约。他对韩连潮很尊敬,称韩为叔叔,说韩连潮与他父亲关系不错。得知田创被捕后,韩连潮发表推特称,“他(田创)既不反华也不反共,所谓“受某国十余名高官具体指令污蔑中国”完全是国安编的胡说八道”。

张杰说,田创在纽约除了购物外,还慕名拜访一些朋友,他拜访的朋友很多是张杰介绍的,都是一些追求民主自由的人士。田创曾称,他去时代广场和中央公园游玩时,发现有人跟踪他,后来发现他的衣服上被安装了窃听器。田创说,这一切并不陌生,他在美国之音工作时,就经常被公安跟踪和约谈。田创回国前,就曾担心过自己会被抓。张杰说他曾多次劝田创留在美国,但田创认为自己并没有做什么,一不反华,二不反党,关注中国人权也在合法的言论自由范围之内。

张杰表示,2019年5月,田创回国后,一直与张杰保持联系到10月份。田创曾说,他回国后曾被公安机关拘捕。后又被放了出来。

张杰还说,田创在纽约期间,与他接触最多,那些“境外反华媒体人邀请秘密访问”,“二十余个敌对组织接触,同时接受美国十余名官员直接问询和具体指令,秘密搜集并向境外提供污蔑抹黑中国的所谓‘证据’。” 这些言词纯属颠倒黑白,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张杰感叹,田创只是一个二十岁的孩子,但他是中国的优秀青年,是觉醒的一代人。田创的无妄之灾令人感叹,但在中国,这样悲剧又何止一个田创?

张杰在文章结尾中称,中共对田创的指控和逮捕是荒唐的,是又一个侵犯人权的鲜活案例。一个二十岁的青年本该有灿烂的青春,但田创面对的却是黑暗的监狱。一次轻松赴美旅行竟成了田创的无妄之灾。在极权主义中国,任何正义都是它的敌人。最后,他想对中共政权说:释放田创,还田创以自由,为自己的救赎留条后路吧。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