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政府禁3亿中企收购建筑公司案

澳中领馆:该决定不利两国经贸

综合澳媒报道,澳联邦财政部长Josh Frydenberg以国家安全为由,禁止中国建筑公司以3亿澳元收购澳洲建筑公司,此举令中方十分恼火。但澳媒披露,该企为与中国军方有联系的国营企业。 

ProBuild建筑涉澳基建 

据澳新社获悉,决定禁止该交易的主要原因为澳洲政府担心中国可能借此获得澳洲国家基础设施的敏感信息。财政部长曾圣诞节前表示,出于国家利益的考虑拒绝这项收购,而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日前撤回了对ProBuild近3亿澳元的竞标。 

ProBuild是澳洲最主要的建筑公司之一,其拥有者Wilson Bayly Holmes是南非人。同时ProBuild负责建造维州警察总部,并参与了生物公司CSL的新墨尔本基地的建设,CSL是澳大利亚最成功的全球公司之一,在当地生产COVID-19疫苗。 

ProBuild给澳新社的声明中对表示,收购被联邦拒绝是基于“国家安全理由”。“潜在收购方已告知ProBuild的母公司WBHO,在收到了联邦政府的拒绝后,已撤回了向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提交的拟议投资申请。” 

中企为中国国营企业 

澳洲人报透露,这家中国国有公司与中国军方之间的联系是财长提出反对的主要原因。 

这条消息引发了中国驻澳大使馆的愤怒,使馆发言人说表示:“如果这些报道被证实是真实的,那么就是中国投资被有针对性歧视的最新情况”。“我们对Probuild的相关报告深表关切。将国家安全概念武器化以阻止中国的投资不利于双边的信任以及经贸关系。” 

据悉,弗莱登伯格曾于去年底致函ProBuild和中企,促使其撤回在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的申请。财长发言人拒绝讨论私人信件,其称,“政府对外国投资审查的适用情况不予评论,”他说,Frydenberg也拒绝对中国大使馆的要求发表评论。 

当被问及中方可能采取的报复威胁时,澳代理总理Michael McCormack表示,政府“永远基于国家利益行事”。 

Frydenberg此前曾拒绝了中国蒙牛乳业公司对Lion Dairy&Drinks公司的投标,也拒绝了中国CK集团对澳大利亚东海岸天然气管道APA集团的收购。 

ProBuild执行主席Simon Gray对该决定表达不满,他对澳金融评论报称,该决定是个“玩笑”,“政治比什么都重要。” 

《外国收购法》正式生效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执行董事Peter Jennings说,拒绝中建总公司的收购是正确的选择。他表示,几乎任何中国大型国有公司都与中国军方有联系,他说,澳洲已经“受够了”对越来越敌对的北京政府的过分依赖,它利用这种经济依赖来进行政治胁迫。 

工党发言人Jim Chalmers表示,虽然外国投资对澳大利亚很重要,但必须始终符合国家利益。 

澳洲国会在去年12月通过了对1975年《外国收购法》的重大改革,旨在确保澳大利亚的“外国投资框架与新兴风险和全球发展保持同步”。这些改革已于1月1日生效,其中包括针对获得“国家安全敏感业务”的外国投资者的新标准,无计投资价值。 

其中,建筑承包商是澳洲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关注的重点,因为其可能将敏感信息(如建筑蓝图和供应链)传递给外国情报机构。FIRB指南指出,外国间谍机构获取敏感讯息后,可能在场所内安装监视设备,以收集的信息。 

本地企业的新机 

据悉,目前一些全球投资基金在竞购美国和澳洲的资产时避开与中资背景有关的机构组建财团,因为其担心在审批时容易吃闭门羹。“以前的经验法是(中国资金)不超过20%或许可行,”一家全球基金集团内部高管说,澳洲对中国的敏感度不断上升,与美国的担忧非常相似。“俄罗斯人有点像在背后调皮捣蛋的小孩,虽然令人头痛,但并不是什么大威胁。而中国人被视为真正的战略威胁。” 

澳本地的基金会表示,他们正摩拳擦掌,准备接盘外资收购遭拒后留下的投资机遇。2016年,在FIRB拒绝了中国和香港电网公司的竞标后,养老基金AustralianSuper和IFM Investors抢到了新州电力分销商Ausgrid的股份。. 

Industry Super Australia副首席执行官Matthew Linden表示,未来几年,该养老基金准备在澳洲本土基础设施和房地产投资上投入超过330亿澳元。“投资本地基础设施,不仅能带来稳健的长期回报,还可创造本地就业机会,刺激经济。”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