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着手使外国投资多样化 避开中国

澳大利亚外交和贸易部已经开始着手制定一项使外国投资多样化的计划,寻找新的海外投资者,包括与欧洲和日本公司合作开发mRNA疫苗和清洁氢气项目,以弥补来自中国的投资的快速下降,在与北京的关系下降到几十年来最糟糕水平的情况下,转移出口市场。 

据悉尼晨锋报报道,这个计划部分基于堪培拉已经采取的战略。贸易部长Dan Tehan说,同对待贸易、商品和服务一样,澳大利亚一直在寻求外国直接投资的多样化。 

主要由于受大流行病的影响,2020年,进入澳大利亚的外国直接投资下降了48%。但中国的投资当年下降了61%,实际上在过去五年里一直在下降。 

Tehan说,他非常清楚大流行病对外国直接投资产生的影响,并将在未来几个月里进一步阐明这个问题。 

联邦政府内部越来越担心,除非找到新的外国直接投资来源,否则将无法确保氢气和太空等新兴产业的投资。政府还希望巩固因COVID-19大流行而受损的关键供应链。 

由于旅行限制,外国投资者一直无法到澳大利亚完成调查、谈判、获得当地批准和招聘员工。但现在澳洲政府已经在追赶其他走出大流行病的国家。

此次外交部的计划将侧重于从日本、韩国和新加坡等亚洲发达市场获得更多收益,并加倍关注德国、西班牙和法国等欧洲国家。这可能包括与瑞典和德国公司投资电动汽车、卡车和公共汽车行业,以及与法国公司投资可再生能源项目。

政府还将鼓励日本和德国公司与澳大利亚公司合作开展清洁氢能源项目。辉瑞和Moderna等mRNA疫苗的生产也将被提上日程。 

堪培拉还希望利用最近与美国和英国签订的AUKUS防务协定,吸引在国防、太空和新兴技术(如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方面的更多投资。 

澳洲朝野两党都谈到了使外国投资多样化的重要性。但在过去20年里,这方面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2001年,澳大利亚最大的外国投资来源是英国,占当年8920亿澳元总额的26%。美国占了25.9%,而亚太经合组织成员国占了43%。

到了去年,英国的外国投资份额已经下降到18.5%。美国成为最大的来源,占23.4%。中国占2%,比2001年的0.6%有所提高,而香港则与此基本持平,占3.5%。亚太经合组织成员国占所有外国投资的44%。 

澳洲最大的投资增长来自于知名的避税天堂卢森堡,这个人口63万国家的投资已经攀升了2340%,达到1040亿澳元,现在轻松超过了中国、加拿大和德国等国家。 

从英属维尔京群岛流出的外国投资(250亿澳元)是世界第14大经济体西班牙(24亿澳元)的10倍。自2001年以来,从泽西岛、开曼群岛和百慕大群岛流入澳大利亚的资金也有大幅增长。 

到目前为止,采矿业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外国投资行业,其次是房地产和金融业。 

会计师事务所KPMG的首席经济学家Brendan Rynne说,自从欧洲人在澳大利亚定居以来,澳大利亚一直依赖外国投资。 

“我们根本没有储蓄来投资于我们想要的东西,所以我们不得不依靠海外人士的储蓄。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他说。

Rynne博士提醒说,试图支配外国投资实际上可能使国家对投资者的吸引力降低,甚至推高本地项目的成本。 

“如果你通过政策或立法对来自某个国家的投资设置上限,那么你就会减少潜在的投资者群体。”他说,”如果发生这种情况,那么你可能使投资的可能性降低或成本增加。”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