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疫苗再受考验 智利两主教接种科兴后感染新冠

近期,中国疫苗频频传出负面消息。4月10日,传出智利的大主教和辅理主教在接种中国产的科兴疫苗后,仍感染COVID-19的消息。

4月10日,智利罗马天主教会在推特上发表声明称,76岁的智利圣地亚哥的大主教塞莱斯蒂诺•奥斯(Celestino Aós)和辅理主教阿尔贝托•洛伦泽利(Alberto Lorenzelli)被确诊感染COVID-19病毒。

路透社称,教会证实,这两人都在早前接种了中国生产的科兴疫苗,3月11日接种的第二针。目前大主教奥斯正在当地大学医院住院治疗,医生建议他好好休养,以防发生并发症。辅理主教洛伦泽利的病情尚且稳定。

接种中国产疫苗后仍感染或死亡

据外媒报导,中国制造的疫苗在国际上信任度很低,2021年1月,英国市场研究公司YouGov的一项调查报告显示,大多数人对中国制造的疫苗的效用表示怀疑。

2月24日,印度尼西亚东爪哇省勿里达县Ngudi Waluyo地区总医院(RSUD)的一名33岁女护士艾妮(Erny Kusuma Sukma Dewi)在1月28日接种第一针科兴疫苗后,出现发烧、呼吸困难和咳嗽的症状。2月5日,她被送医救治,3月6日住进加护病房,14日医治无效去世。

香港从2月26日接种疫苗以来,已有12人接种科兴疫苗后死亡。不过香港官方称暂未发现死者去世与注射疫苗存在直接联系。

3月19日,柬埔寨总理洪森为中国制造疫苗站台,称“中国疫苗是最安全的”。但洪森和妻子并未接种中国疫苗,而是于3月4日接种了英国阿斯利康公司(AZ)的疫苗。

2021年3月,巴基斯坦总统艾维(Arif Alvi)接种了中国国药集团研制的疫苗,4月初,他在推特发文称,他的病毒检验呈阳性。

3月18日,中国官媒称,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Imran Khan)接种国产疫苗,3月20日,伊姆兰‧汗病毒检验呈阳性。

陕西省卫健委3月18日晚通报,西安市有1宗本土确诊病例,患者刘某是西安市第八医院封闭隔离病区的检验师。

报导称,刘某自3月4日开始,就一直在医院隔离区工作,主要负责患者的核酸釆集、实验室检验工作。她的同事称,在2021年1月底至2月初,刘某就已经接种了2剂COVID-19国产疫苗。

据菲律宾国有电视台PTV-4报导,4月7日,菲律宾总统安全卫队(PSG)指挥官杜兰特(Jesus DuranteIII)准将称,PSG累计有126名成员COVID-19病毒检测呈阳性,其中活跃病例45例。

中国媒体中新社等官媒先是转载了此消息,但很快,这些媒体删除了相关报导,还包括此前官方报导的“菲律宾总统安全卫队已接种国药集团新冠疫苗”的相关新闻。

秘鲁媒体:中国产的疫苗效用很低 国药反驳

秘鲁微生物学家,前国家卫生院(NIH)前主任Ernesto Bustamante于3月初在秘鲁当地的电视节目中称,在秘鲁进行的三期临床试验中,中国国药集团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研发的COVID-19疫苗,有效率为33%;而国药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研发的COVID-19疫苗的有效率仅为11.5%。

根据这位生物学家的论述,中国国产疫苗的有效率不仅远远低于中国官方所宣传的近80%的有效率,甚至也远低于世界卫生组织和各国监管机构普遍设定的门坎,即50%的有效率。

国药集团在3月6日发表声明称,秘鲁媒体的消息不真实,同时指称将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虽然国药快速回应,但是仍然难以消除民众的疑虑。

据自由亚洲电台曾援引中国防疫一线人员朱小姐称,国产疫苗效果受质疑几乎是公开的秘密,只是大家都不能说。即使是中国疾控系统内部,也有一半人拒绝接种国产COVID-19疫苗。她提醒年龄大或者有基础疾病的民众,不建议接种国产疫苗。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