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系统盗取美国知识产权 千人计划只是冰山一角

最近乔治城大学发布了“中国人才计划追踪”数据库,创始人表示,中国人所熟知的“千人计划”,只是“中国人才引进”系统的冰山一角。

据美国之音报导,乔治城大学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CSET)发表的“中国人才计划追踪”(Chinese Talent Program Tracker)数据库显示,中国国家级别的海外人才引进计划约有40个,国家级和地方级的计划总量大约近300个。今年8月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在发布的报告中称,中国在世界各地至少设立了600个海外人才招聘站。近年来在美国引发负面关注的“千人计划”,只是中国庞大的海外人才引进行动的冰山一角。

报导称,近年来美国司法案件中涉嫌为中国盗窃知识产权的人多与“千人计划”有关,包括最近被指控的哈佛大学前生化系主任Charles Lieber,2020年9月被判刑的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Los Alamos National Laboratory)前雇员Turab Lookman,2020年5月认罪的前埃默里大学教授李晓江,2020年3月认罪的前西弗吉尼亚大学教授Dr. James Patrick Lewis,2019年被起诉的可口可乐工程师游晓蓉,2019年被定罪的前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教授张以恒,2019年被指控的前通用电气工程师郑小清,2018年被指控的前休斯顿安德森癌症中心教授谢克平等等。

报导称,虽然在美国政府的大力施压之下,“千人计划”已在中国的网络中消失,但是中国并没有停止引进海外人才的计划,人才招募依然以多种不同的形式继续存在。2019年底在中国科技部发布《2020 年度国家外国专家项目申报指南》中,排在首位的就是“高端外国专家引进计划”,其中包括“创新人才长期项目”,“创业人才项目”,“创新人才短期项目”,“青年人才项目”及“海外高层人才项目”。

报导认为,“千人计划”并不是中国唯一涉及知识产权盗窃的人才项目,很多招聘计划,都涉嫌盗窃美国的知识产权,比如中国科学院的“百人计划”以及中国教育部的“长江学者”项目。

报导说,发布了“中国人才计划追踪”数据库的负责人艾米莉•韦恩斯坦称,虽然中国试图隐藏从海外引进人才的计划,但是它一直持续不断地通过这些计划招揽人才。 “千人计划”是从网络上消失了,只不过是因为“千人计划”这个名词引发了一些国家的关注,中国为了减少关注,就换一个名词继续。它不是要停止这种行为,它只是想淡化这些事情。

艾米莉•韦恩斯坦认为,“千人计划”之所以被重点打击是因为它的规模是最大的,目前被逮捕、起诉或定罪的人只是“千人计划”中的一小部分人。“千人计划”包括范围很广,它的下属项目中有专门针对外国人、海外华人的,留学生的计划。“千人计划”是一个成熟的,庞大的计划,虽然引起了美国政府的重点关注,但是美国政府也只找到其中的部分案例,及部分参与项目的人。

艾米莉•韦恩斯坦警告,其它大量的人才招聘项目也涉嫌威胁美国的知识产权,但是这些项目还没有得到美国政府足够的关注。她认为这些项目对美国的威胁并不亚于“千人计划”,这些项目是中国建立起来的一套系统,确保相关人才都为中国所用。比如“千人计划”要求参与者提交专利信息,“长江学者”项目则要求参与者举荐或者招揽更多的人才。

 除“千人计划”外的人才项目涉嫌知识产权盗窃的部分案例

2020年8月,德克萨斯农工大学教授成正东被捕。他被控在为美国宇航局(NASA)进行研究期间,故意隐瞒他与中国学术和商业机构的关系。成正东曾是广东工业大学“百人计划”的特聘教授,还曾是广东省“珠江学者”讲座教授。

2020年2月,美国司法部宣布逮捕田纳西大学华人科学家胡安明,称他在接受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资助期间隐瞒了与北京工业大学之间的联系。胡安明 2012 年和 2013 年分别入选北京市的人才引进计划。

2019年11月,孟山都公司农业科学家向海涛被控多项经济间谍罪和盗窃商业秘密罪,此前他加入了中科院的“百人计划”。

2019年8月,美国堪萨斯大学华人副教授陶丰因涉嫌欺诈被拘捕,他此前被中国聘为“长江学者”。起诉书称,陶丰试图在其参与的人才计划中为中国谋取好处。

2015年3月,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前电脑程序员杨春来被判刑,他被控窃取商业机密,意图在中国的张家港建立一家交易所。此前,杨春来出席过张家港地方官员在美国举办的招聘会,此后便一直与张家港自由贸易区的物流与贸易局局长保持联系。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