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廷抨击外交策略 澳洲政治家掀起巨澜

澳洲前总理基廷(Paul Keating)11月10日在全国新闻记者俱乐部(National Press Club)接受该主席劳拉·廷格尔(Laura Tingle)访问并发表谈话。基廷不喜欢看到中国被遏制,他一个多月前就质疑澳英美联盟(AUKUS)的价值以及莫里森(Scott Morrison)政府购买核动力潜艇的决定。这次是卯足了劲,借这个澳洲最富盛名的媒体平台,基廷对于莫里森政府与北京关系发生恶化持强烈批评态度,批评澳洲做错了,澳洲付出的代价过大。基廷还批评澳洲、印度、日本、美国等四国联盟(Quadrilateral Security Dialogue,简称QUAD)的局限很大,而印度和日本只是追求各自的外交政策和战略目标。他还捎带批评了他自己的工党,说澳洲两个主要政党都迷失了方向。 

总理莫里森不失时机给予回击:“我们在印太地区采取强硬立场以维护澳洲利益,我们在地区内与盟友们通力合作,不仅是美国,还有印度、日本和其他东协国家。如何维护自身的利益,澳洲必须坚强,澳洲必须挺身而出。”这次回应,莫里森就批评基廷是不合时宜的,也知道在工党内总有人会同情中共。而在AUKUS成立之时基廷发出批评声音的时候,莫里森还只是礼貌地说基廷作为前总理可以有他的想法,但是本届政府有自己的考量。 

工党领袖安东尼·艾班尼斯(Anthony Albanese)持支持莫里森政府对中国立场和态度,但也不忘夹带批评莫里森。对于基廷在猛烈抨击莫里森的同时也捎带上批评他,出于礼貌和情面,他没有直接批评基廷。但是明确表达了他不同意基廷对澳洲现在面临的战略环境的评估。他认为,事实是中国已经变了,中国变得咄咄逼人,澳洲坚持自己的价值原则是对的。反而是中国对澳洲贸易合同的拒绝履行让澳洲企业蒙受巨大损失。 

国防部长达顿(Peter Dutton)则也入列抨击前总理基廷对中国关系的评论,他以揶揄嘲笑的口吻称“基廷同志是前亲爱的领导人和大绥靖主义者”,他又再唱衰澳洲了,他还在过去看黑白电影的时代,对当今的时事他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连工党领袖都不好意思直接怼他了,真希望他以后就不要再说了。言下之意就是不要再自取其辱了,而成为澳洲两边政治的嘲笑对象。 

与达顿同框出镜接受访谈的工党副领袖李察·马尔斯(Richard Marles)也只能尴尬地顾左右言其他,不直接回答基廷的观点是否正确,只是说基廷是一位了不起的伟大领袖,他当然有权利做如此表述。但是工党清楚地知道中国在国际上咄咄逼人的姿态,工党对此非常也是忧心仲仲,为了澳洲国家利益,工党一样会应对中国。在南海问题上和其他有关中国问题上,工党一样坚持澳洲的立场和原则。但是又不失时机地转而批评莫里森。 

主持人不依不饶地问马尔斯是否同意基廷的观点是错的,马尔斯被逼无奈,但还是不说基廷是错的,只是说他与基廷的看法不一样。达顿抓住时机敦促马尔斯直接批评基廷,“Calling him out,安东尼没有批评基廷,你现在也不直接批评基廷,基廷就如同一匹脱缰野马(the guy is out of control),这直接损害我们的国家。如果你们对澳洲国家安全问题是认真的,(你们)工党应该谴责他”。(这段精彩的谈话可看9 News Australian发布的8分39秒的影片Dutton slams former PM Keating over China relations comments) 

在基廷看来,中国的崛起是完全合理的,中国不是要在全球称霸,而是要改革国际秩序。在一个已经不由美国主导的时代,澳洲仍然指望著老朋友英国和美国,面对强大的中国去挑战是失败的、不自量力的,澳洲因此为与中共交恶付出了代价。他相信习近平的自我展现是一个全球化和多边主义的倡导者。对待中共,基廷只用耳朵听,不用眼睛看,更不过脑子想。这是整个西方左翼的通病,无法更正,也无法根除。 

澳洲知名记者史丹·格兰特(Stan Grant)不认为基廷为中国的专制主义辩护,认为他只是一个现实主义者,努力将中国的影响力纳入全球政治秩序中。格兰特眼拙了,基廷是个彻头彻尾的中共专制主义的辩护者。澳洲政治左右两边,左边的大都离开政坛后成了中共的辩护者,只有女总理吉拉德(Julia Gillard)没有参加这个中共辩护大合唱,其他的有一个算一个,都是中共辩护者。基廷亲善中共有其思想根源、历史根源和政党倾向。战后的澳洲长期是保守主义思想理念政党执政,一直到了上个世纪70年代初,工党领袖惠特兰(Gough Whitlam)在工党长期在野长达四分之一世纪以后才首度执政,外交上立刻转而承认北京,放弃台北。在他之后又有了多达四位工党总理:霍克(Bob Hawke)、基廷、陆克文(Kevin Rudd)、吉拉德。在这些工党总理中唯有吉拉德退出政坛后保持政治低调,其馀都在国际社会,尤其是与中共关系中发挥政治馀热。霍克2019年5月离世,基廷和陆克文还都发挥著与澳洲现政府对中共策略不一致政治作用。基廷这次高调为习近平和中共说项,效果不能算好,非但遭受莫里森政府的回击,也不受他自己所在的工党待见,在澳洲属于里外都不是人,当然可以令习近平中共感觉到了一丝快意和欣慰。 

基廷希望让中国参与,但不要中国主导国际格局,这是完全的异想天开,对中共的无知。无独有偶,白宫对美中关系重磅表态:不再寻求改变中国。实际是美国曾经有过不切实际一厢情愿地改变中国的思想,但又无法行之有效。现在索性放弃原有的无效方案,代之以对中共的彻底放任。美国这一新政策呼应了基廷,是巧合还是默契?如果基廷的思路得到实施,结果必然是中国不但参与,而且是主导国际格局。 

基廷认为中国已经具有重塑世界的影响力,世界即将进入“后美国时代”,一个美国力量被严重削弱的新世界。这是基廷的表述,应该说也是他的预期。其实事实远非如此。中国根本无力主导世界,尽管习近平非常如此想念。如果后美国时代的出现,不在于世界格局演变中的外部影响和作用,而是美国内部政治走向所决定。2020年大选民主党入主白宫,掌控美国参众两院,整个政治倾向是向著社会主义发展,沿著南非、委内瑞拉道路继续前行。此一时势头维持不变,美国一定会迅速衰落,后美国时代很快就会到来,美国未来一片灰暗,世界也一起走向灰暗。 

美国有无自我修复能力和力量?从最近的州一级选举看到了一丝希望,红潮汹涌而来,深蓝州翻红初见端倪。最终的答案则是2022年的中期大选,看鹿死谁手能一锤定音美国未来政治走势。民主党继续执掌牛耳,则美国继续走向衰落,后美国时代一定来临。那么只要中国政局继续在习近平和他的“之江新军”掌握中,中国有可能猛虎出柙,与民主党美国共治世界。 

澳洲联邦大选在即。现政府获得连任,澳洲现在的对中共抵御态势保持不变;若艾班尼斯获胜,澳洲现时的外交政策会发生一定程度的变化,基廷、陆克文等都会有机会影响他们曾经主政过的澳洲工党政府。离大选还有一段时日,双方都在磨刀霍霍,奋力冲刺。结果如何,再分析研判。

(全文转自独家报导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