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奴时代终结 澳家庭房贷利息支出降至35年最低

财务公司AMP Capital最新的一项分析显示,截至去年12月底,澳洲家庭可支配收入中用于支付房贷利息的部分降至5.5%,达到35年来的最低水平,意味着澳洲家庭每年可腾出数百亿澳元用于其它花销。

据时代报报导,房贷利息占家庭可支配收入比例下降,主要因为澳联储从去年3月份开始多次降息,将官方现金利率降至0.1%的历史新低。

1980年代,澳洲官方现金利率曾飙升至18%,当时澳洲家庭可支配收入的10%都要用于偿还房贷利息。这一比例在2008年达到顶峰,为13.3%,因为矿业繁荣推高了利率。2019年中期房贷利息占家庭可支配收入的比例接近9%。

AMP Capital首席经济学家Shane Oliver估计,与两年前相比,随着房贷利息支出降低,家庭每季度增加了90亿澳元的可支配收入,这反过来支持了消费者的信心和支出。

 疫情期间消费机会减少,许多借款人利用节省下来的支出包括利息支出来减少债务。澳联储在2月份的货币政策声明中表示,去年3月至12月期间,约400亿澳元进入房贷抵消和再提款账户,占所有可支配收入的4%。 一些借款人将提前取出的退休金和收到的财政补贴存入这些账户,以备不时之需。 

为缓解疫情期间失业的房贷借款人承受的财务压力,澳洲各大银行在2020年3月宣布实施房贷还款假期,允许借款人延迟还贷。储备银行表示,申请还款延期的抵押贷款持有人所占比例已从6月底的8%峰值降至12月底的2%。自9月以来,约有85%延期还款的借款人已恢复全额还款。

虽然利息支出占可支配家庭收入的比例在下降,但过去十年里房价不断上涨,家庭债务占收入的比例达到创纪录的水平。因此即使利率小幅上升,借款人也需要将更多的收入用于还款。这可能会让近期才刚申请贷款或负债非常高的家庭面临财务压力。 Oliver博士说,抵押债务的偿还时间将比过去更长。

他说:“人们的借款比35年前要多得多。” “现实是,在低利率和低工资增长的世界中,减轻债务负担要比前几代人花费更长的时间。”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