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多人都想去当老师,真有点可怕

从来没想到,“教资面试”也有登上热搜的一天,在微博里,很多人在分享中小学教师资格考试面试经历,还有人在交换资料。据说,在2009年全年中小学教师资格考试人数近900万,据说今年会超过1000万。

这是一个有意思的数据,也是一个让人感到恐怖的数据。

曾几何时,作为一个教师子弟,我的梦想就是“坚决不当老师”。

我初中毕业的时候,还可以考中师。那时教师子弟还可以加10分,很可惜,我加上这10分距离分数线还是差1分。我爸去教育局找他的同学,查卷子,看有没有算错的地方,如果能找个2分回来,就可以“上线了”。结果,对方说,“你儿子本来差1.5分呢,这还四舍五入,多算了半分。”我就只有复读一年,去考高中了。

这样讲显得我很没有主见。但是,初中毕业能懂什么呢,家里要是给找一个媳妇儿,也就只有娶了。

我后来在北师大读硕士的时候,有一个同学就是这样的。初中毕业去读了中师,中师毕业又回老家做了小学(还是初中?)老师,结婚生子,还不到20岁。有一次我们一起从宿舍去教室上课,路过篮球场,看到几个中学生在那里打篮球,他指给我看:“看,那个就是我儿子。”

为了不当中小学老师,逃出命运给自己安排的人生轨迹,这位哥们儿先后进修了大专和本科,后来又考到北师大读研究生,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

那时大家都不想当老师,很多师范大学还专门区分“师范”和“非师范”专业。师范专业补助更多,毕业后给安排工作(去当老师),但是录取分数却更低——很多人更想“自谋职业”,情愿花更多钱读大学,然后自生自灭。

其中的原因很简单,当老师收入太低,而且生活一成不变,看不到什么有趣的未来。

现在有900万人参加中小学师资考试,可能是职业考试中仅次于公务员了。很多地方都吹嘘“教师工资向公务员看齐”,但是一直都没有实现,现在至少在报考规模上看,师资考试有向公务员考试看齐的趋势了。

尽管中小学教师收入仍然不算很高,而且压力巨大,但是这个职业却也有一个优点(或许仅有这一个),那就是收入超级稳定。当下,在“躺平”声震天的时候,年轻人对稳定的追求,已经排在第一位了。人们考公务员,想的可能不是升官发财,“考老师”,也不是想教书育人,都是为了“稳定”,这才是当今社会的真相。

低风险的(现实并不是),低欲望的,但是稳定的,这就是最重要的时代精神之一。相比之下,那些在网上呼吁战争的小粉红,更多只不过是一种“妄想症”罢了。

我不知道全国中小学教师要招多少人,如此大规模的报考者,只能反映出“内卷”到了何等程度。“连当老师都这么吃香”,我爸知道这个新闻的话,一定会感到欣慰。曾经,依靠这份收入,全家人几乎挨饿,他总是非常坦白:“没有办法,我就只有这点本事啦。”这让他感到很没有尊严。

今天看到一个新闻,有家长向教育部门举报一位教师,因为这位老师在假期辅导自己的孩子,违反了教育部“不准补课”的规定,他还建议,教师子弟高考时分数线应该加1分。很坏,但是还真是有想象力的建议。社会内卷的压力,最终传递到教师这个群体之中。 

这位可怜的老师,只是在给自己的孩子补课而已,却惨遭孩子同学的家长举报。对那些想当老师的朋友们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这样的举报当然是罕见的,有关部门也没有受理,但还是反映了某种严酷的气氛。

这让我觉得,我爸还是幸运的。他虽然没有为我补过课,却也从来不怕举报。教数学的他,修理学生的时候曾经碎掉一个三角板——挨打的学生也算是亲戚,家长满是感恩。如今这是可以赚流量的负面新闻了,但是那时却非常普遍。有时候,你很难分辨,“老师体罚学生”和“学生举报老师”,哪一种是更好的教育。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中产生活观察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