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自愿”了一回

上午接到一陌生号码打来电话,很是令我意外。对方态度极为生硬:你是某某某吗?

我一向反感这种问法,便随口回了一句:你自己拨的号码不知道给谁打吗?说吧,从哪买到的我的个人信息?我要追究一下个人信息泄露的法律责任。

对方一愣,可能很少见到有态度这么恶劣的:我是某某派出所的某井关,请问一下,你是某某学校某级某班学生某某某的家长吗?

我也一愣,稍权衡了一下,估计对方的身份错不了,这便有点心里发虚。别笑话我,我也只是一个普通人,见官矮三分。

不过呢,我却也是纸糊人过河——衣服烂了架子不倒:在我的印象里,井方传唤应该是使用固定座机的吧?私人手机号该怎么证明你的身份呢?你把井号报一下吧,我去核实一下,如果当真,我给你打回去……

对方似乎对我惊弓之鸟般的表现有少许满意:不用吓成那样,又不是传唤你……只是问一下,你前几天是不是在学校班级群里发表过什么不良盐论?

他说“不是传唤”,我才稍有了点底气:我这个人一向遵纪守法,从来都是以事实说话,绝对不会发表什么“不良盐论”。我想,你应该是找错人了。 

对方有些不耐烦:我们当然是掌握了确切的情况才会找你。那我换个问法,你是不是在班级群里发表过一个不打的“声明”?

我这才明白他的来意,不过这件事却是我的底线,绝对不能退步的底线,所以完全没必要否:是,这个声明是我发的。而且理由说得非常清楚、完全依照郭嘉卫健委和教育B的指示精神操作……你认为有什么不对吗?

对方有些小尴尬:没……没什么不对。只是你的声明和上级的指示不符,可能会给其他人起到不必要的负面的误导作用……

我打断他的话:“上级”是谁?是卫健委还是教育B?如果说不打就是“负面”,那么起到“误导作用”的不应该是教育B吗? 

我这人一向口无遮拦,这句话似乎一下子激怒了他:主动打那个是配合防疫抗疫应尽的义务,就算你不想打,也应该在私下里和相关人员解释清楚……公开发个声明算什么?如果人人都像你这样,这防疫工作还怎么做……!

这时,我的胆怯也已经恢复了正常,就不再藏着掖着了:他们公开发的通知,我为什么不能公开声明?那个通知和教育部的公告相违背,我没有公开举报便已经是很大面子了……对了,跟我打官腔没用,我要是不辞职,现在说不定就是你的所长。 

对方突然转换了话题:那你觉得如果公开举报的话,对孩子有好处吗?

我:那当然,不把我逼到走投无路是不会走这一步的。我会尽量在不得罪学校的前提下,保住我自己不打,别人我管不了了…… 

对方忽然诚恳了起来:你确实还是过于激进了,思虑不周。还是应该先和老师沟通一下的。你想一下,群里除了你和老师,还有很多的家长,你又怎么知道谁会讨厌这个?

我说是,谢谢你的提醒,以后我注意…… 

对方:知道了你这些事,我忽然犹豫我家那个孩子打不打了……你说那东西真有问题吗? 

我:根据我的观察,有问题的可能性不大,但不打才是绝对没问题……

你也穿过这身衣服?我说是,穿过大半年……

那你现在做什么呢?我说:农民工,烧电焊的,干工地。

哦,难怪你这一天天苦大仇深的,后悔辞职了吧?要是一直干着,怎么也比农民工体面吧。

我:都是赚钱养家糊口罢了,只要不丧良心,干什么活都是一样的体面。

其实我对干工地还挺满意的,在工地上,我不用看任何一个人的脸色;不管看到任何一个人不顺眼,都可以完全不需要搭理他、可以一句话不用和他说。因为等工程一完,也许这辈子都未必再见面……当然,这种话和你们说了也白说,你肯定以为我是在嘴硬。

他:倒是人各有志,不过你要是现在还在队伍里,怎么着一个月也能个七八千块了,不比干活舒服?要是真混个所长,每天就是开开会、学习学习,轻轻松松一个月工资到手……看你的文章就知道你的生活有点窘迫,何必呢?

我:后悔也晚了……你看过我的文章?

他:辖区里就你一个名人、重点关注对象……你说能不看吗? 

我:荣幸之至啊,诚惶诚恐,没惹到你们吧?

他:擦边球打得倒是都挺溜,不过要小心点,已经是很容易过界了。你闲着没事非写这些干嘛?

我:这不就是想赚点打赏吗?总比干活轻松点,身体不允许再拼命干活加班赚钱了。 

对方叹气:自作自受,你要不脱这衣服,我们不成战友了?

对了,和这个话题有关的几篇就删了吧,你有教唆别人找麻烦的嫌疑……没别的意思,就算是朋友间真诚的提醒吧。

我:好吧,听人劝,吃饱饭……没别的事了吧?我收到警告,该干活了……

他:好吧,再见。以后注意点,别给自己找麻烦,也是给我们添麻烦……

事情便是这样

幸好的是,这次总算是“自愿”了一回。只不过呢,文件和通知以及“上级指示”很可能一天一个样,下次就未必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如果当真像鄂州一样,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行事才好,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听天由命了。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静电1)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