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驻法战狼又挑事

法国少儿报纸《我的日报》(Mon Quotidien)分别在6月30日和7月2日刊登了有关新疆维吾尔族和中国共产党一百年的报道,中国驻法国大使馆以种族主义和谎言为由对此给予谴责并发起撤回报导的请愿连署。面对威胁,《我的日报》副总编辑加瑟蓝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时强调,绝对不会撤回报导。 

在法国校园颇具知名度的少儿报纸《我的日报》(Mon Quotidien)6月30日刊登了题为《中国人正在夺走我们的自由》报道,引起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向该报编辑部致函表示强烈不满,《我的日报》副总编辑加瑟蓝(Andre Gasselin)表示,“这是一种威胁,然而,我们不后悔我们所做的,也不会道歉,更不会撤回报导。”

虽然了解中国战狼外交官的行径,甚至遭到法国外交部的抗议,但是没料到中国大使馆的无役不与,居然会临到儿少报纸,加瑟蓝非常惊讶,“四五天前我收到一封中国大使馆的正式信函,批评并谴责我们所做的报导,最后要我们撤回这篇报导,之后又收到大使馆的邮件,以四十行的篇幅控告这位女士固尔巴赫(Gulbahar)是恐怖份子,在哪天做了哪些事情,之后,他们尝试寄给我两三封此类信件,控告其他的维吾尔人,证明维吾尔人都是恐怖份子。” 

对象是法国10至13岁儿童的《我的日报》,6月30日有关新疆维吾尔的报导,头版的标题是“在中国维吾尔人被送进强迫劳动营”,副标题写着“因为他们的宗教,维吾尔穆斯林被虐待”,紧接着是一幅漫画的对话,在集中营里的一名囚犯对右边的囚犯说,“他们不想我们是维吾尔人,他们要我们跟他们一样成为中国人”,那名囚犯则回答,“我不愿意当中国人,也不想像他们那样做:刑讯拷问,把人关进监狱,强迫劳动…… ”

加瑟蓝介绍专题内文,除描述新疆的地理位置和人口等基本资料,还援引了一名旅法维吾尔族女子固尔巴赫(Gulbahar)被骗回新疆,在再教育营里遭受三年洗脑迫害的见证。《我的日报》也采访了哈萨克公民记者赛兰别克(Meiirbek Salanbek),一直以影像图画和照片报导了近一千名维吾尔妇女在再教育营里的遭遇,他还将这些见证寄给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因此被亲中国的政府威胁,两年前他以政治难民身份流亡法国。 

加瑟蓝表示,“我们是报导型报纸,并不是意见型的报纸,我们尝试有最多的见证,我们也报导一些国家认为中国对维吾尔做的是种族灭绝,有一百万维吾尔人在再教育营里遭受强迫劳动。 ”而且,《我的日报》长期都告诉读者媒体自由和言论自由的重要性。 

他还强调,小读者们非常期待这个主题,“在这个专辑后面是有读者的支持,他们想知道更多有关维吾尔族及其问题,我们每星期写出十几个主题征询读者意见,他们最想了解的主题,新疆主题是名列读者回馈想知道的前三名。 ” 

除了中国大使馆和将近十五位中国家长去函编辑部抗议外,网上还发起要求该报撤销报道的请愿书,认为报道以漫画为幌,可能在学校挑起对中国儿童的仇恨,使其遭受歧视性评论和暴力对待,将其排除在集体之外,受到孤立。 

面对这些“从未见过、相当疯狂、暴力 ”的反应,加瑟蓝说,父母的抗议可以理解,中国大使馆的涉入,就很难琢磨,而且,加瑟蓝指出,他们的谴责是错误的,“我们感觉并不诚恳,如果他们是诚实的,长久以来读我们的报导,应该知道事实并非他们所控诉的那般,我们并没有反中国,相反的,《我的日报》做了很多有关中国的题目,尤其几年前有阵子中国人成为被歧视的牺牲品时,我们还解释为什么他们被歧视,他们每天的生活是什么样子。 ” 

加瑟蓝强调,这是一种威胁,然而,这可能在中国有效,却不是法国人会用的方式,他说,“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差距,他们不知道自己身在哪一个国家,不可能要求记者撤回报导,只因为他们不高兴这篇报导。 ”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