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帅问题成大包袱,北京冬奥尾大不掉

近日两单新闻与北京冬奥有关,一是国际女子网球协会宣布撤出中国的所有赛事,意味著WTA与中共国割席;二是国际奥委会与身在大陆的彭帅作了第二次通话,这次没有短片,也没有照片,只有一句话,说是彭帅安全。

国际奥委会在彭帅事件上扮演了很不光彩的角色,对事件的平息只起了反面作用,证明这些人大节有亏,为独裁政权张目。

国际女子网球协会站在正义立场,不计得失地与中共割席,这代表了各国运动员视政治生命高于运动生命,证明公道自在人心。

鉴于中共国恶劣的人权状况,西方民主国家都表示将抵制北京冬奥,目前只等美国表态,其他国家一哄而上,场面将使中共非常难堪。抵制有两种,一种是外交抵制,即不派官方人士出席,一种是全面抵制,即连运动员也不出席。

大多数国家都会考虑运动员四年仅一次比赛机会,为此艰辛训练,一旦全面抵制,有些运动员可能永生再无机会参加奥运,因此全面抵制是否下手太重,这是需要斟酌的问题。但只要涉及外交抵制,中共也已经够难看了。

中共一再通过国际奥委会,告诉外界彭帅安全,但又不敢让彭帅公开﹑自主地与外界接触,其中必然有诈,中共一日不解决这个疑点,彭帅一日都是中共一大包袱。

冬奥举行期间,各国记者群集北京,谁不想去找彭帅,到时中共又如何抵挡汹涌的群情?把彭帅藏起来,证明身有屎,让彭帅出来见记者,又担心场面失控。整个冬奥的新闻焦点,不在哪国运动员拿金牌,倒是彭帅在哪里的呼声。

对冬奥的另一重大威胁,是武汉病毒的南非变种。距冬奥举行还有两个月时间,南非变种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全球。本来,为疫症清零已搞得全国鸡毛鸭血,动不动封城,到处出现万人检测的壮观场面,一旦南非变种来袭,当局更加头大。

偏偏在这关键时刻又碰上冬奥,人员流动频繁,规模巨大,虽然冬季运动观众较少,但一些室内项目,如溜冰﹑速滑﹑冰壶等,观众也数以千计。那么多人集中在场馆内,若有一人染疫,全场都有感染风险,赛后观众四散回家,几千人的行踪扩散出去,就是数万数十万,到时如何善后?

比赛期间来自世界各地的运动员人数不少,再加上新闻记者,再加上本地与外地观众,再加上主办方自己的裁判﹑工作人员,每天频繁接触,流动性大,根本不可能作什么封闭管理,一旦发现检测阳性病例,也只能任其扩散,等比赛结束后再收拾了。不言而喻,那将留下一个巨大的坑,搞不好使疫情失控。

中共现在唯一可做的,就是效法日本,把比赛延期,等这一阵疫情平伏下去再重启赛事。但延期风险也很大,谁知道往后疫情会不会更严重,或会不会又有新的变种冒出来,可能延期等来的,是更恶劣的局面,到时又如何下台?

胡锡进对被人抵制好像很不在乎,说是我们都没邀请你,你抵制什么?这又是典型的阿Q精神。事情弄到今日地步,大概中共也打定输数,就是不管人多人少,总之好歹把这棚歹戏演完它,对外失面子就罢了,只要对内能胡吹一通,让小粉红们陶醉几天,也就于愿足矣。

多行不义必自毙,如非一味倒行逆施,与普世价值为敌,即使赛期撞上疫情,各国政府与运动员也会体谅。正如日本,虽然遭疫情打击,但始终好好睇睇,没有辜负世界各国和本国人民的一番期待。

中共国正在连番噩梦中,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头头碰著黑,周身唔聚财。在这种时候,勉为其难办一场不得人心﹑又失多于得的赛事,花费大量人力物力,得到的负评多过好评,如此又何苦来哉?时至今日,习近平心里,会不会暗骂当日去申请主办权的官员吃饱饭没事干,自己挪来衰?

有两件事可以肯定,一是彭帅的运动生命到此终结了。中共不会再放她到外国参赛,在内地比赛,她大概看不上眼。数十年来,中国女网球运动员打到国际赛事而有点名气的,一个是李娜,一个是彭帅。如非大陆女网球员不济,她也不必去找一个台湾女球手拍挡打双打了。

另一件事是,国际奥委会失去公信力,美国与民主国家不会善罢甘休,此后就是夺回控制权的问题了。

(全文转自作者脸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