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组织与中国复杂关系再受聚焦

从新冠疫情大流行第一天开始,世界卫生组织与中国的关系就被世界聚焦,在世卫与中国联合溯源报告曝光之际,人们的关注力更增加了十倍。

法新社报道说,批评一方认为,北京当局一直处心积虑否认所有对其疫情处理不透明的指责,不断地把联合国卫生组织拖上船头为其背书;北京不愿分享有助于澄清已导致全球270万人死亡的新冠病毒源头的信息。 

世卫组织曾被指责从新冠疫情爆发之初就屈服于北京,2020年1月28日,该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晤时,不顾中国疫情传染初期隐瞒人传人事实,完全使用了后者的语调赞扬中国抗疫有方,在疫情明显人传人并大规模蔓延的严重情况下,世卫在中方压力下迟迟不肯宣布疫情已构成全球紧急卫生事件。 

当然,世卫组织有自己的难处,必须指望疫情爆发国的合作才能去现场溯源调查,情况并不简单。结果一直等到武汉爆发疫情一年之后,2021年1月,国际专家才能前往被视为新冠病毒的摇篮中国武汉调查,而且还必须与中方专家合作,调查结论中方如果不认可,报告还不能单方面公布。 

很多人质疑中方在处理新冠疫情方面的严重不透明,另一些人则对世卫专家与中方专家联合调查的方式提出质疑。 

法新社周一得到的联合报告复印本认为,新冠病毒由蝙蝠通过另一种动物进行传播“很可能,最有可能”。而认为实验室发生泄漏事故而传染的假设“极端不可能”,另外,对中方偏好的冷链食品感染说也不排除存在可能性,尽管比较微弱。 

人权观察组织负责人罗斯批评世卫组织是中国的“制度性合谋者”。他上月对媒体表示,“世卫组织作为一个机构,完全否认了针对中国隐瞒病毒人传人以及至今仍然拒绝提供证据的批评”。他补充说:“我们需要一个正直和严肃的调查,而不是继续屈服于中国掩藏真相的努力”。 

熟悉日内瓦外交圈的一位学者则指,世卫组织竟然允许中国方面单独去做新冠溯源前期准备工作,完全放弃了对中方专家之前进行的现场调查进行检查。 

当然,在对中国处理疫情的批评人士中,美国前总统川普走得最远,他毫不修饰地批评世卫组织是“中国的傀儡”。如果说他的继承人拜登重新把美国带入世卫组织,但拜登并不掩饰他对该组织的批评。 

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团临时代办卡萨伊(Mark Cassayre)上周在华盛顿对中国拖了许久之后才允许国际专家前往武汉“深表惊愕”,他怀疑专家们能够在现场自由地调查和搜集证据。他警告说:“这将是我们衡量世界卫生组织与北京之间关系的标准”。 

但是美国当初摔门而去留下的空白迅速被北京占据。中国驻日内瓦大使陈旭批评美方的指责“毫无根据”,他称:“中国与世卫最近几年合作得很好”,尤其是自新冠病毒爆发以来,与该组织的合作更是“畅通无阻”。 

世卫组织传染病事务总监海曼医生(Dr David Heymann)则称,新冠疫情爆发之初中国就向世卫组织“自愿提供了信息”,使得专家们“很快了解了传染机制”,他还说,他的部门要求的信息中方都能“很快提供”。 

欧洲联盟驻日内瓦联合国大使沃尔特·史蒂文斯(Walter Stevens)表示,中国方面感觉自己“受到压力”,这使得调查更不容易。但对他而言,主要的问题是世卫自身的份量不足,“我不同意中国完全控制了世卫的想法。”这位大使3月中旬代表欧盟呼吁联合调查报告应该“完全透明”,并能够回答“我们所有人都有”的问题。 

尽管有些人认为新冠病毒起源调查工作的缓慢对世卫组织的信誉造成了打击,但领导实地调查的彼得·恩布雷克认为,早去也不会太有用处,尤其是中国方面还没有做好准备工作。团队的另一位成员Marion Koopmans建议应将这种调查按照一定的程序标准自动执行,就可能避免被视为有罪的调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