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护全体市民大众利益——第一次参选的点点滴滴

新州地方议会选举,投票已经结束,尘埃落定。不管谁胜谁负,谁也再没办法去改变投票结果。除非有足够证据去证明出现什么错漏,目前只待点票去决定哪些候选人获得议席。无论人力、物力、财力,笔者早已坦言,以卵击石,知其不可而为之。

这次参选,只是为了维护所属市议会全体市民大众的利益,维护所属市议会全体市民大众能够享有一视同仁、平等的发言权,不受歧视。敢于站起来,敢于站出来发声,这就是我参选的目的。

吃不到的葡萄是酸

今次参选,遇到一事颇为滑稽。有一“有心人”,故意在义工团队为我竞选开设的网上专页留言:“一边支持香港人和香港独立,一边又跟大陆来的人混在一起,我非常怀疑你的真实动机。”

这“有心人”看到我能够跟各式各样的人走在一起,能够真正地去团结华裔,为全体选民服务,流露出“吃不到的葡萄都是酸”的“酸溜溜”的感觉。留言也出现明显的“插赃嫁祸”造谣,就是所谓“香港独立”。

从2014年“雨伞运动”,到2019年“抗争运动”,以至今天,拙作一直批评“港独之父”梁振英,批评他只手煽动搞出所谓“港独”出来。董建华、曾荫权治下,根本没有所谓“港独”。今年以来,一系列拙作更深入探讨分裂国家对祖国的破坏,响应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强调“凡是数典忘祖、背叛祖国、分裂国家的人,从来没有好下场,必将遭到人民的唾弃和历史的审判!”

《分裂国家从来没有好下场——支持习近平纪念辛亥革命这番话》拙作发表于十月份,就表扬习近平执政以来,不断努力纠正毛泽东当年的错误,敢于纠正毛泽东的红色颜色革命、暴力革命、“枪杆子里出政权”、“敢把皇帝拉下马”等推翻中国政府的严重错误。当年把“外蒙古”从中国版图分裂出去,到1949年把中国分裂成海峡两岸,都是毛泽东一手做成的极之严重的错误。

有人不想华人团结

好笑的是,一只手指指著别人,其实四只手指指著自己,上述留言:“一边支持香港……一边又跟大陆来的人混在一起,我非常怀疑你的真实动机。”这留言竟然不打自招,露出其本身“真实动机”,就是反对香港人与大陆同胞团结起来,这“有心人”不正正是典型的鼓吹香港与大陆分裂吗?!

这类人看不顺眼香港人与大陆同胞来往,怪不得近年那些具有特定政治立场倾向的宣传,绝口不提五十年代中国大陆出现“饥荒灾害”,六十年代发生“十年动乱”,绝口不提香港同胞义无反顾、节衣缩食去救济大陆亲友。七八十年代内地改革开放,香港人第一批并且是主力,去内地投资建设,包括合资建设大亚湾核电厂,改善广东省缺电情况等等。

然而,长期读者当然心中有数。今次竞选拉票过程中,笔者集中到住宅区拉票,竟然多次遇到素未谋面,但倾谈之下原来是看了拙作十多年的长期读者!更有热心支持的读者与各方朋友,在12月4日投票日当天,从四方八面,甚至开车一个小时,来到投票站跟我见面和拍照,只为说一声“加油!”

悉尼 新州 地方选举
悉尼地方选举(图:看传媒)

还有一对西人夫妇,只是最近从英语传媒了解到我,也特地来跟我见面表示支持,让我手抱他们的初生婴儿拍摄合照。投票站外拉票的其他竞选对手的助选人员,见到这些热情场面,不禁流露出惊讶表情,说我一定赢。但我知道,很可惜这些支持者是来自其他地区,不属这个地区选民,没有这个选区的投票权。如果参加州大选或联邦大选,当会获得这些支持者的选票。

巧遇波兰意大利裔

在投票日之前几个星期,我几乎每天都花好几个小时,到住宅区逐一敲门跟大众倾谈。虽然有时会吃闭门羹,但大部份居民都很友善。有一次看到一男子在屋子外面,看样子似乎并非容易交谈之人,对方知道我是来拉票的,板起面孔说政府都想控制人民百姓。

原来这位居民来自波兰,长期饱受极权统治,自言厌恶权贵。但当了解到我并非为权贵服务,而是真正有心维护老百姓利益,维护老百姓的发言权,他立即热心支持,说即使海报被撕毁,即使没有钱去刊登大幅广告,说老百姓心中有数。他还指著附近一位老伯,说这邻居虽然年纪大,行动不便,但仍然坚持每天出来走路锻炼身体,鼓励我要锲而不舍,最后说会协助呼吁邻居投我一票!

有一位白人老伯伯拿到我的传单,立即询问传单上照片中的团队合照的是什么人。当知道原来我的团队有意大利裔人士之后,他立即高兴地说自己也是意大利裔。老伯伯兴奋之馀,竟然说上届选举也有投我一票!我立即说,我今次是第一次出来参选。他接著十分热情地带领我去找他的印度裔邻居,呼吁邻居投我一票。这位老伯伯热情洋溢,引得我立即拿出“手本戏”,高歌一曲《我的太阳》。老伯伯说我唱的不是意大利语,是意大利方言,我当然知道,那是“那不勒斯”语。

我们可以获和平奖

由于把时间集中到住宅区与居民见面,所以没有像其他候选人那样每天“驻守”在“Pre-Poll”提前投票站。但另一位老伯伯,年纪七十多岁,知道我是“JP”太平绅士,打电话找我帮忙,说找不到其他太平绅士为他签署文件。我就约他在提前投票站附近见面,帮他签署文件。真正去帮助市民大众,解决市民大众的需要,这样更有意义。

今次竞选过程中,就在提前投票站门口,有两名候选人发生争执,继而有人召警到场处理,并且成为传媒报导的新闻。上届地方选举,更有同属华裔的不同候选人,在南区发生争执,同样召警到场处理,成为新闻事件。

相反,投票日当天,我站在投票站门口拉票,遇上其他三组竞争对手的拉票人员,我对他们说绝大部份选民在前往投票站之前,都已经心中有数投票给谁。我们拉票其实只是跟选民打个招呼,给选民一个感谢支持而已。竞争对手的拉票人员,都觉得我有道理,还被我拉到一起拍摄合照!我们可以获得和平奖!

传媒朋友还搞笑,说我获得票数,高于梁振英的“689”,高于林郑月娥的“777”!我说他们的票数来自高层,我的选票来自草根!

林松
林松(图:林松提供)

作者是新南威尔斯大学政治学博士兼新闻与教育工作者林松(Lin Bin) 

 (欢迎读者意见回馈,作者电邮:DrLinBin@hotmail.com)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