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政治学家:川普不应为骚乱负责

1月6日美国参众两院联席会议之际,有抗议者进入国会大厦后与警察发生冲突,一名女性抗议者被警察开枪打死。事件发生后,川普总统遭到了外界攻击,但是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的教授 Siracusa在Current Affair 节目中说,媒体将抗议活动说成暴动是不实之词,川普“不应为此负责”。

在被问及如何看待发生的骚乱时,Siracusa告诉主持人Leila McKinnon ,抗议者看上去是普通人,而不是恐怖分子。

这位政治学家为抗议者们辩护,他说媒体报道将抗议活动说成是“叛乱、暴民和暴动”,“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了”。

“虽然警察最初拒绝了抗议者进入议会,但你可以注意到他们很容易就进去了。”Siracusa教授说,“进去后他们就像游客一样,观看雕像和天花板,而且非常有礼貌,他们没有像我们这一代人反战争和民权运动时所做的那样,你知道,他们没有做过激的事情。“

“他们没有破坏任何东西,没有烧任何东西,没有盗窃任何东西;他们来抗议,我认为这是非常正当的。”

他说,唯一开枪的是国会山警察,他开枪打死了41岁的Ashli​​ Babbit——一名在空军服役14年的老兵。“他开枪射击了一个手无寸铁的人。”据悉,Babbit当时没有任何攻击行为。

Siracusa教授说,总统有义务给局势降温,他也确实做到了。是示威者在后来遭到了袭击,才引起了骚乱。

他说:“国会山缺乏安全保障我感到有点担心。但如果是真正的骚乱,那么很多人会丧生。”他将其与1932年的Bonus March事件相比较,当时的总统胡佛派出军队用马撞人并烧毁了帐篷。

Siracusa表示,6日发生的一切不是暴乱,而是抗议活动出偏。

当被问及是否可以推翻选举结果时,Siracusa教授说,尽管示威者做出了努力,但“可能不会”。“我今天听到很多议员谈论各州选举出现违规……还有有问题的投票机。”但是“各个法院都说,总统没有起诉的权利”。

Siracusa教授表示,来抗议的人们背后是因全球化导致生活艰难的七千万美国人,他们没有获得冠状病毒补贴,生活水平下降了……他们无法养活孩子并支付学费。

“来抗议的人非常沮丧,他们不仅来尝试推翻选举结果,还抗议国会议员对正在发生的事情漠不关心。”Siracusa说。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