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政治學家:川普不應為騷亂負責

1月6日美國參眾兩院聯席會議之際,有抗議者進入國會大廈後與警察發生衝突,一名女性抗議者被警察開槍打死。事件發生後,川普總統遭到了外界攻擊,但是皇家墨爾本理工大學的教授 Siracusa在Current Affair 節目中說,媒體將抗議活動說成暴動是不實之詞,川普「不應為此負責」。

在被問及如何看待發生的騷亂時,Siracusa告訴主持人Leila McKinnon ,抗議者看上去是普通人,而不是恐怖分子。

這位政治學家為抗議者們辯護,他說媒體報道將抗議活動說成是「叛亂、暴民和暴動」,「沒有比這更糟糕的了」。

「雖然警察最初拒絕了抗議者進入議會,但你可以注意到他們很容易就進去了。」Siracusa教授說,「進去後他們就像遊客一樣,觀看雕像和天花板,而且非常有禮貌,他們沒有像我們這一代人反戰爭和民權運動時所做的那樣,你知道,他們沒有做過激的事情。「

「他們沒有破壞任何東西,沒有燒任何東西,沒有盜竊任何東西;他們來抗議,我認為這是非常正當的。」

他說,唯一開槍的是國會山警察,他開槍打死了41歲的Ashli​​ Babbit——一名在空軍服役14年的老兵。「他開槍射擊了一個手無寸鐵的人。」據悉,Babbit當時沒有任何攻擊行為。

Siracusa教授說,總統有義務給局勢降溫,他也確實做到了。是示威者在後來遭到了襲擊,才引起了騷亂。

他說:「國會山缺乏安全保障我感到有點擔心。但如果是真正的騷亂,那麼很多人會喪生。」他將其與1932年的Bonus March事件相比較,當時的總統胡佛派出軍隊用馬撞人並燒毀了帳篷。

Siracusa表示,6日發生的一切不是暴亂,而是抗議活動出偏。

當被問及是否可以推翻選舉結果時,Siracusa教授說,儘管示威者做出了努力,但「可能不會」。「我今天聽到很多議員談論各州選舉出現違規……還有有問題的投票機。」但是「各個法院都說,總統沒有起訴的權利」。

Siracusa教授表示,來抗議的人們背後是因全球化導致生活艱難的七千萬美國人,他們沒有獲得冠狀病毒補貼,生活水平下降了……他們無法養活孩子並支付學費。

「來抗議的人非常沮喪,他們不僅來嘗試推翻選舉結果,還抗議國會議員對正在發生的事情漠不關心。」Siracusa說。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將不會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