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不过圣诞节?

自近年中国大陆政府发布公告要求所谓“振兴中国传统节日”以来,每年到圣诞节时,都会有些中国大陆的地方政府,要求“禁过洋节日”;而今年被报道出来的,是广西省融安县教育局,发出文件要求禁止师生在校园内外组织各类“洋节庆”的活动,如有发现有人组织“平安夜、圣诞节”的庆祝活动,更要人举报到“公安局国保大队”,令人质疑为何独禁圣诞节? 

近年一些地方政府官方鼓励的活动中,一些年轻人穿著汉服,由左至右用毛笔字写的“抵制圣诞 中国人不过外国节”;那么为何中国人要由左至右写字?为何中国人要用西历?为何要庆祝西历新年?为何“中国”要把西历新年的元旦,定为法定假期?又例如中国大陆把5月1日至5日,定为所谓“劳动节”假期;劳动节同样是“洋节日”,起源于1889年法国巴黎的“社会主义第二国际”;那些年的法国不但参加英法联军之役火烧圆明园,之后更参加了八国联军占领北京,那么为何中国人要庆祝劳动节呢? 

到今年广西地方政府的理由,则是“弘扬民族传统文化禁过洋节”,声称“洋节对社会的影响愈来愈大,对我国的传统文化造成了严重冲击”云云──实在是莫名其妙,多一个节日,会对原本都不庆祝的“传统节日”,又带来甚么冲击呢?如果重视所谓的“传统节日”,不是应该取消“洋节日”例如元旦假期,劳动节假期,改为庆祝“中国传统节日”吗? 

自蒙古、满清入侵以来,所谓汉人的中原文化被改造得非常彻底,而中共文革时期的“打倒封建制度”,更对残存的民间传统文化,彻头彻尾地消灭,到头来年又突然要恢复所谓“传统节日”,又如何可以凭空创造?例如前《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几年前写文称赞“年轻人对中国过去一些不突出的传统节日…多了兴趣,比如七夕节”──为甚么呢?原因就是日本与韩国,都保留了七夕节的传统,而且更“与时并进”,成为年轻人也喜爱的潮流;因此所谓“恢复传统节日”,就是向日本、韩国学习,把日本的一套抄来中国,就成为了被党媒称赞的例子了! 

由汉唐到宋代都重视,衍生出许多诗词歌斌的七夕节,例如白居易的《长恨歌》:“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竟在“中国”变成“不突出”的传统节日,要“礼失求诸野”,不好意思承认事实是向“东洋”日本所学习的“洋节日”,近年竟有中国商家,厚颜声称是“中国情人节”,然后进行促销活动;那么甚么时候可以促销呢?是否“古以有之”的节日,例如七夕,就可以进行资本主义的促销活动,就可以挂“洋”头卖狗肉,改头换面当成是“传统节日”呢? 

这种逻辑混乱,随时换标准的“搬龙门”态度,就是近年中共自己不断自相矛盾,极之混乱的意识形态;这些“反洋节日”的运动,既由官方发起,又有官方所“澄清”,但“澄清”过后又继续在个别单位所推动,推动后又不能“过激”,然后又要自己再“澄清”的做法,就是中国今日的“国情”。

(全文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