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在澳招募秘密数百学者 威胁澳洲经济、安全

据澳洲人报报道,一份新提交给议会调查的文件称,北京政府通过”千人计划“及类似计划已经秘密在澳大利亚的高校和政府研究机构招募了300多名科学家和学者,甚至可能多达600名以上。 联邦调查局局长Christopher Wray将其描述为经济间谍活动和国家安全威胁。

去年8月,澳洲人报的独家报道透露,北京在澳洲招募了数十名学者参加其秘密的“千人计划”(全球招募学者计划),其中包括一些军事应用研究领域的学者。北京为他们提供丰厚的薪水和津贴,但要求他们的发明必须在中国获得专利并必须遵守中国法律。 此后,联邦议会情报与安全联合委员会对这一事件开始了调查。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分析家Alex Joske日前为该调查提交了最新文件,警告说,参与北京秘密招募计划的澳洲学者同时在澳洲获得了多达2.8亿澳元的研究资金,并担忧北京可能通过“后门”获取敏感技术和利润丰厚的创新技术。

文件着重指出,许多学者在从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ARC)获得了100万至300万澳元的丰厚研究经费的同时,还继续在中国工作。

相关文章:“千人计划”在澳名单曝光震动澳洲政界

不仅如此,Joske先生估计,“千人计划”仅占他所确定的案例的三分之一,这说明中共的人才招募计划的范围之广。“我认为这确实令人担忧,”Joske对澳洲人报说,“加上包含的骗取研究资金和其他不当行为,这确实是一个令人震惊的问题。”

Joske先生说,他已确定了325名中共招募计划的参与者,但“这可能只是少数案例……总共可能有600多个案例”。他说,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共的秘密招募“不成比例地”集中在澳大利亚。 

他说:“虽然“千人计划”是其一个关键计划,但这只是中国政府人才招募大局的一部分。”“所有这些计划都引起了类似的担忧。” 

昆士兰大学(University of Queensland)教授乔治·赵(George Zhao译音)的两项研究中获得了ARC约390万澳元的资助,其中一项仍在进行中。而他自2014年以来以1,000万美元(合1300万澳元)的价格担任青岛一家电池公司的总裁,并担任青岛大学的名誉主任。 

尽管赵教授承认将自己的名字借给该公司是做错了事情,但他坚持称自己从未获得过经济利益,也没有为公司做过任何贡献。 

他还说,他已经告诉昆士兰大学有关他在青岛大学的职位,但他没有提及自己获得的50万元人民币(10万澳元)津贴。

另一位教授余长斌(Brad Yu Changbin译音)在国防拨款的无人机项目工作的同时还获得了多项研究资金。而他现在是中国军方固定翼无人机计划的首席技术员。 

Joske的文件中已确定,总共有至少59个人在获得ARC的资助的同时在中国工作。Joske估计,在过去的20年中,他们欺诈获得了多达2.8亿澳元的研究资金。 

在去年8月份发布的研究报告中,Joske确定了在澳大利亚有57个中共的“招聘工作站”,用于发现和招募人才,而在全球至少有500个这样的招聘站。虽然招募活动似乎在2017年达到顶峰,但Joske表示,招募活动可能仍在频繁进行,只是变得更加难以追踪。 

北京的秘密招募在所有的一流大学中比比皆是。据现有的统计,莫纳什大学的参与人数最多,为35人,随后是昆士兰大学(31名)和新南威尔士大学(27名)。 

ARC的一位女发言人表示,尚未收到Joske先生提供的任何细节,但该委员会期望“所有研究资金的最高度诚信”。

联邦议会情报与安全联合委员的这项调查结果将于7月向内政部长达顿(Peter Dutton)报告。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