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革命》版权转移海外 周冠威决战恐惧不离港

可能触犯港区国安法红线的纪录片《时代革命》,日前透过官方脸书宣布,该片版权及所有资料已转移到海外,版权持有人将对任何有意代理或发行影片的发行商及平台开放合作。该片曾于7月中在法国戛纳影展放映。导演周冠威自知自己可能沦为政治犯,但仍决心留在香港,“我宁愿面对成为政治犯的风险,也总比输给恐惧要好。”

片长两个多小时的《时代革命》(Revolution of Our Times),是周冠威(Kiwi Chow)拍摄的首部大型纪录片。前不久,世界电影殿堂戛纳影展(Cannes Film Festival)为避免中共的干扰,突然在影展尾声宣布加映《时代革命》,引发全球关注。

“时代革命”曾经作为一句口号响彻香港街头,但当下已成为有可能触犯港区国安法的红线。碍于政治压力,导演周冠威是该片制作团队唯一曝光的名字。

为了受访者及摄制团队的安全,周冠威已把所有原始资料片及成品运往英国,并在香港销毁相关片段,电影的版权也已出让给朋友。

《时代革命》团队7月24日也在声明中公告,日前在网上流传的《时代革命》片名及海报宣传的链接,经团队查实,确定该链接的影片是另一部已在网上发布的纪录片,绝对不是《时代革命》。

团队警告,盗取官方电影片名及海报,并配上另一影片分享链接的人及平台,已涉嫌盗版及欺诈,团队呼吁公众举报,以便按律师意见采取行动。

声明强调,《时代革命》迄今只在戛纳影展首映,并未在网上发布,“电影正寻找最理想的方式与观众见面,感谢大家耐心等候。”

为了公义 周冠威“必须出名”承担

周冠威向美国之音表示,香港出现了很多政治犯,这部纪录片被外界评为风险很高,有机会触碰到中共的神经,“我作为这部纪录片的导演。全部的伙伴和被访者都是因为信任我(而参与)。他们承受著风险,而我却躲起来去逃避风险,这是很不合理,很不公义,很不负责任的,所以我必须出名。另一方面,参与影展和授权公开放映等事宜,是需要一个有名有姓的人。我自己拍的(电影),我自己负责任。这才是公义。”

最后电影制作名单仅以“香港人”(Hong Kongers)作为统称,整个团队只出现了导演周冠威的名字。

一位惜才的友人曾建议周冠威匿名,表示希望未来能继续看到他的电影,并说可以顶替他坐牢。这让周冠威感动不已,“这让我很恐惧,很不安。人家为我坐牢,这想像实在使我太震撼了。我当晚一直睡不著。后来睡著之后我做了个梦,梦见对我人生很大影响的小学老师,因为他是我人生中第一个赞赏我的人。我梦见他当年称赞我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人。梦醒后我决定公开自己的名字。”

“不是有勇气才会走出来,而是走出来才会有勇气”

周冠威分享了他拍摄这部纪录片的心路历程。他说:“刚开始的时候,我是恐惧的,但是越拍越有勇气。我想起了一句话:‘不是有勇气才会走出来,而是走出来才会有勇气。’在现场走的每一步都会让你更习惯现场,勇气也会多一些。”

《时代革命》使周冠威备受国际瞩目的同时,也引来不少投资者与业内人士与他划清界线。有不少人为他感到遗憾,他却表示,《时代革命》让他重新认识自己。

“离开香港就是被恐惧箝制”

《时代革命》在戛纳影展放映后,周冠威是否会被香港当局秋后算帐仍是未知数。但他决定留下来面对,“留下是我的使命。我留在香港才是自由,反而离开香港就是被恐惧箝制,因为你是害怕才会离开。这是我无法接受的。我宁愿我面对成为被拘捕成为政治犯的风险,也总比输给恐惧要好。”

实名发布新片、坚定留港的决定在外人眼里不可思议,但周冠威六岁的儿子却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

周冠威分享了他跟儿子的对话。他告诉儿子,他在拍摄一部电影叫《时代革命》,“我有机会坐牢。你有可能很长时间不能看到爸爸。你觉得爸爸应该拍这部片子吗?”儿子说:“香港政府看了爸爸拍的电影会变回好的政府。”他又问:“不如我们离开香港吧,这样会比较安全。”他儿子既不害怕,也没有劝他离开,而是说:“不如我们一起留在香港,把香港变回美丽的香港。”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