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于晏、张钧宁当不了梅莉史翠普那种爱国者

许多美国知名影星堪称家财万贯,除了本身艺能条件,财富累积当然也受惠于自由市场的丰沛能量。例如,光是美国电影就占了全球电影年产量的十分之一,还囊括全球六成以上票房,获利很大一部分更来自本土之外150个国家(地区)的上映收益,其他影视歌唱业亦复如是。超级巨星们的比佛利山豪宅不就这样来的,但他们很少会感念“美国政府德政”,相反的,基于个人政治意识、价值观,他们还经常和当权者开杠。

尤其川普执政那几年,咒骂川普的美国艺人不计其数,记忆犹新,梅莉史翠普2017年获金球奖终身成就奖时,便藉得奖感言,针对性很强地暗讽当时即将就任美国总统的川普,美国总统无庸置疑是全世界最有影响力人物,但史翠普至多只得到川普发文反讥她是“最过誉的明星”,不仅没有惹祸上身,演艺事业如常,还得到同业广泛支持。除了当晚得奖感言后现场报以的热烈掌声,另有脱口秀主持人艾伦狄珍妮公开赞许她:“再也没有像梅莉史翠普这样的人了,我爱她。”导演朗霍华也说:“拜托,总统当选人别把这件事搞得像摔角比赛虽然有趣,但这不是总统该做的事。”另个导演史蒂芬金说的是:“川普对史翠普的回应相当幼稚、无礼、粗鲁,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美国人害怕让他担任总统的原因…”电视剧演员吉娜罗德里奎则言简意赅:“梅莉,你给了我人生。”

此后,还有美国歌手泰勒‧斯威夫特在社群媒体上抨击川普“肆意煽动白人至上和种族主义的火焰…”劳勃狄尼洛同样也很不喜欢川普,曾怒指川普“极度自恋,强烈自我中心…”。玛当娜是在川普当选总统那一刻就率先于推特发文:“新的炮火将点燃,永远不会放弃美国。”凯特‧裴瑞反川普的方式是把个人推特主页改成黑色,女神卡卡另手持“Love Trumps Hate(热爱川普反对的一切)”,直接冲到川普大厦声援抗议民众。

不过,也不是所有美国艺人都对川普炮火四射,像是影视红星肯伊·威斯特、脱口秀主持人戴夫‧鲁宾、饶舌天王小韦恩和新生代饶舌歌手利尔·庞普,都曾公开支持川普。总之,对美国总统的喜好,全赖个人的价值观和政治意识,决定艺人演艺生涯升沉枢纽另在市场经济,他们不受政治干预,还可以用自己深信的观点去热爱美国。

很明显的,中国艺人此刻在表达“爱国情操”时,很难如美国艺人那般自由奔放。尤其自2018年,中共改由中宣部直接统一管理新闻出版及电影工作,并进一步颁布《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他们就不仅无法像美国艺人那样非常有个性地独立批判时局,还必须集体严守呆板僵化的爱国论,为求事业顺利,恐怕就算要“演”也会自动自发揣摩到位。

因而,最近一次因为瑞典时装H&M声明“我们不与位于新疆的任何服装制造工厂合作”,中国“爱国艺人”自然又纷纷跳了出来。像是中国演员黄轩透过工作室表达了“坚决反对任何形式企图对国家及人权进行抹黑造谣的行为”,一时间中国对H&M的抵制如雪花飞扬,且延烧至同样拒用新疆棉的品牌,如UNIQLO、Nike、PUMA、adidas。香港歌手陈奕迅也主动在中国微博发布“陈奕迅先生坚决抵制任何污名化中国的行为,即日起终止与Adidas品牌的一切合作。”跟进的另有台湾观众熟识的彭于晏和张钧宁。

这又再让人想起,自2018年中共把电影工作移入中宣部管理,继之为压制香港反送中声量,去年另有新闻传出中国官方再令国内各大影视平台和电影公司,若台面上港台艺人在必要时未表态“爱国”,则尽量不予采用,且在版权合约立下新条款,指明“参加演出的香港或台湾艺人,须保证10年内不会因政治取向遭中国封杀,如有违约,影片平台有权追讨赔偿。”当时香港影视业者已间接证实这潜规则的存在,如今新疆棉事件后续反应,或是艺人们表现忠诚的具体实践。

我们不妨再复习一件事,2020年9月,原中央党校退休教授蔡霞因为批评了党,遭开除党籍和取消退休俸,当时声援舆论有言,对蔡霞的惩处,即是中共惯常的“以福利换取顺从”和“以经济手段整肃思想”。就这方面,在动辄担心被政治封杀的艺人身上,早有显著效果,这也解释了一些中港台艺人何以愈能掌握时机,不落人后公开表态“爱国”。

民主自由的国家,政府只是国家的一部分,任何人都可以同时爱这个国家但不爱这个政府,又或者用自己相信的方式和理由去爱这个国家,就像美国,这丁点道理谁都能懂,如果可以,任何艺人必然也想像美国艺人一样,想怎么爱国就怎么爱国,何苦让自己放下脚本回到现实世界,还要费心扮演一个只能复诵教条台词的爱国者。

(※作者为《上报》主笔,全文转自上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