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世卫忌惮北京延误国际防疫 谭德塞难辞其咎

COVID-19全球大流行,夺走数万条人命。华尔街日报社评指出,世卫组织因害怕中国政府而延误国际防疫,秘书长谭德塞难辞其咎;为防止传染病再次大流行,世卫应当改革与调查。

社评指出,COVID-19疫情去年11月就可能在中国湖北省武汉市爆发,官方却下令摧毁病毒样本。死后被评为烈士的眼科医生李文亮去年12月底发出警语,却遭当局指控散播谣言、“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

去年12月31日,台湾警告世界卫生组织(WHO)新型冠状病毒有人传人迹象。世卫组织却于今年1月14日在推特说“中国当局初步调查未发现人传人明确证据”,过了一周才改口。

1月22日至23日,世卫召开紧急会议讨论是否将疫情列为“国际关注公共卫生紧急事件”(PHEIC)。当时多国已传出疫情,世卫组织却在北京反对下未宣布PHEIC,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反而还赴中国访问。

谭德塞1月30日终于宣布2019冠状病毒疾病为PHEIC,但他说世卫“不建议限制贸易与人员流动”。美国总统川普不理会世卫组织建议,隔天对中国祭出旅行限制措施,期望减缓病毒在美国散播。

但全美疫情自3月起迅速升温,愈来愈多国家相继沦陷,世卫3月11日才宣布疫情为“大流行”。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统计,全球迄今逾141万人染疫、超过8万人丧命。

瑞士大报新苏黎世报(Neue Zuercher Zeitung)也在4月6日刊发题为“为何世卫讨好独裁中国冷落民主台湾”的报导。报导援引德国艾德诺基金会(Konrad Adenauer Foundation)日内瓦分会负责人韦恩泽克(Olaf Wientzek)表示:‘中国政府透过巧妙的外交手段,将影响力深入联合国,联合国旗下的10多个专业组织,目前有4个是由中国政府来领导。’

韦恩泽克指出,中国政府在人权和台湾这两件事上动作粗暴,即使疫情蔓延到全世界,还是坚拒台湾参与世卫。

台湾的防疫表现受到各国瞩目。在苏黎世大学东亚研究所任教的高喜明(Simona Grano)分析说,台湾从SARS(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的惨痛经验发现自身在国际公共卫生体系处境艰难,一切只能靠自己,因此特别积极推动防疫。

越来越多的西方国家政要质疑世卫是北京隐瞒疫情问题的帮凶。美国总统川普也在4月7日发推特称世卫组织“真的搞砸了”。他质疑世卫组织拿了美国大笔经费,却以中国为中心,“我们会好好查看。幸运的是,我否决他们疫情之初维持对中国开放国门的建议。他们为什么给我们这么错误的建议?”

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称,世卫处理失当,政治人物出身的谭德塞难辞其咎。谭德塞为埃塞俄比亚左派政党成员,在专制政府中不断往上爬,曾任卫生部长与外交部长,2017年接任世卫秘书长后,曾尝试安插津巴布韦独裁者穆加贝(Robert Mugabe)为世卫亲善大使。

报导指出,观察联合国旗下的组织还可发现,中国政府的影响力持续扩大,成功填补对多边主义兴趣缺缺的美国所留下的真空,这是台湾被世卫冷落的原因。

文章还说,世卫组织评定会费美国占了22%,中国只占12%;世卫内部美籍人士忠于组织,中国代表却将本国利益放在首位,以免激怒中国政府。社评建议美国国会调查世卫防疫作为,以确知判断力是否受中国政治力影响,“所有国际组织中,世卫理当是政治色彩最淡的,其核心宗旨是协调国际防疫并提供正确的公共卫生指导方针,但事实并非如此。”

评论最后以二战期间法国东部造价高昂却未起防御作用的马奇诺防线(Maginot Line)比喻写道:“如果世卫组织只是防疫政治化的马奇诺防线,那比无用还糟糕,不该再拿美国资金。外交政策菁英如想了解为何这么多美国人不信任国际组织,看世卫就知道。”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