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惊奇:猛料迭出的冲刺

由于美国总统选举都在11月初,所以临近选举的10月,在各方的博弈中,往往都会使出各种解数,导致一些意外发生。这种意外,被称之为“十月惊奇”。

在2016年的大选中,民调大幅度落后的建国,就是在关键时刻抛出了希拉里涉嫌私器公用的“邮件门”,给予了希拉里沉重一击,虽然没有逆转民调,但是成功获取了中间选民的选票,大幅拉近了差距,并在关键州获得胜利实现翻盘。

如各位瓜众所愿,今年的十月惊奇来的极为猛烈。驴党先是策反被建国解职的博尔顿、以及川普亲侄女出书爆料,让建国后院起火,继而又抛出了川普个人十年未纳税的猛料,并穷追猛打;象党隐忍不发,上周终于抛出了拜登父子在乌克兰的丑闻作为回击。不仅如此,川普再揭奥巴马和希拉里的“邮件门”的旧伤,把当年美国驻利比亚大使的死亡和本拉登之死打足了问号,划为叛国阴谋……

这些猛料如果单个拿出来说其实都是很好的故事,但其实都不新鲜了。我之前在《美国大选前瞻》中已经说了拜登父子乌克兰的事情,这一次不过是多了一点色情录像的花边,内容其实没有太大的变化。而美国驻利比亚大使和拉登之死,在美国媒体的连篇累牍的报道中,其实也早有大概。

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对于两党互相揭短这件事,我倒是喜欢从美国政治生态方面去认识。

我们的教科书里面曾经有一篇马克吐温的作品《竞选州长》,详尽的刻画了各种媒体对候选人近乎于捕风捉影的质疑和歪曲,连同竞选人之间相互的抹黑和攻击,都被当做资本主义民主的虚伪与可笑的例子。

但是换个角度来说,真的虚伪,真的可笑吗?

作为政治人物,其权力和国家公器挂钩,因此个人的权利不能等同于普通人。小市民可以要求隐私保护,道德上有点瑕疵也无伤大雅。但政治人物就不能如此,权力授予既然来自于民众,自然一举一动,一丝一毫都必须拿到光天化日之下来接受民众和媒体的检视。甚至偶有过分之处,也是在情理之中。唯有如此,政客们才会如芒在背、懂得敬畏。

这几天川普提名的大法官人选巴雷特连续4天接受国会质询,很多话题都很不客气。甚至有议员当面问出巴雷特有没有性侵他人这样的问题——要知道巴雷特是个女人。但没办法,你既然是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人选,道德上就不能存在可能的瑕疵。不管你多不舒服,你都得接受代表民众的议员的质疑。

大国人一度最喜欢嘲笑的事情,就是对岸立法会打架。男男女女,西装革履抱成一团,好像很有喜感。但是,其实选民是挺喜欢看到这样的场景的。因为有一个愿意为了你的利益打架的代表,肯定比一个只会举手的代表强得多。

你笑别人打架,别人还笑你举手呢。

所以回过头来看看美国大选的“十月惊奇”,好像乱成一团,没有底线,大家的屁股都不干净……但实际上,这恰似普通民众喜闻乐见的事情。他们之所以能有驱使这些一呼百应、极为光鲜的大人物每隔4年就要搏命一般的“狗咬狗”,这正是两百多年前《独立宣言》赋予他们的天然权利。

也许真的不是每个选上来的政客都合格,都高尚。不论川普还是拜登可能都有幺蛾子,但在博弈中至少能够保证,选择那个不是最坏的。即便选错了,四年后再选就是。

美国大选结果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关乎很多国家的利益。而这一届可能尤为关键。所以在国人中也有站队是很正常的。但其实我觉得不管出于何种考量,偏向于那个候选人,在关注猛料、结果之余,其实我们也可以学习、思考一下这个国家为什么会设计这样的制度。

真正有价值的大瓜,其实不是谁或谁的黑历史——这些在下一个四年中依然能够见到,而是懂得权力是如何关在笼子里面运行和示人的。

(全文转自作者脸书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