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装了,其实我们都吹捧过薛蟠式的“平安厅长”

那个叫贺电的公安厅常务副厅长,用一本近乎儿戏的《平安经》打了所有人的脸。 随着他的落马,看笑话的人蜂拥而至,竞相表达着匪夷所思的惊诧,似乎他们从来就没见识过此类奇葩人才和奇葩“诗作”似的。 恕老魏直言,事实上绝大多数“观众”的身…

是不是该出台《官员自杀法》?

微博截图 时不时可以听到官员自杀的新闻,去年更是接连出了几起轰动性自杀事件:湖北省高级法院副院长张忠斌是在上级找他谈话后自杀,成都大学党委书记毛洪涛则大约是想通过自杀来逼上级出来找人谈话。

抵制个毛,人家都要崇中媚华了呢!

这几天,神州大地再度掀起抵制的浪潮。这样的事情当然不新鲜了,这些年来咱们一直生活在“抵制”当中,不隔三岔五抵制一下谁还真有点不习惯了。 “你怎么还用苹果,你应该用华为啊!”生活中,经常可以听到这样理直气壮的“抵制”声音。抵制就是…

愚民和媚权就是大节有亏

2008年汶川大地震时,有个叫王兆山的“山东作协副主席”一夜成名,因为他“代死去的难民”发表幸福感言,“纵做鬼也幸福”。 紧接着大名鼎鼎的“文化学者”余秋雨“含泪劝告”死难学生的父母,要他们别再喊冤添乱,要“将动人的气氛保持下去”。&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