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看不惯主持人献媚 只是看不惯姿势不当的献媚

网上有人惊呼“好大一个瓜啊!”

正在埋头学党史的老魏,赶忙上网吃瓜。嚯,原来爆出东方卫视一众主持人为前“上海首富”周正毅祝寿,还一个比一个灿烂妩媚,一个比一个身段妖娆!

周正毅什么人?据说是个坐牢都能“躺赢30亿”的传奇角色。这人高调到匪夷所思的地步:当初胡润财富排行榜将他排在大陆第94位,他居然因为“被低估”而大为不满,写信给胡润自爆家底,结果真就给更正为第11名;他坐牢嫌监狱太热,就掏钱给整个监狱都装上空调;给自己父亲送葬,他亲自开劳斯莱斯,率300台奔驰招摇过市;即便在衣饰穿戴这样的事情上,他也一定要极尽张扬,从手表到皮带无不镶满钻石……

男女之事上更不用说了,到60岁了都要人叫他“周公子”,足见这人“洋场阔少”的做派和拿肉麻当有趣的恶俗品味。

更惊世骇俗的传言是:他与老婆约定,谁都可以随时更换身边的陪伴者,彼此互不干预,但前提是这“用品”必须是顶级的,要不然另一方丢不起这个人。 

这样的一个人,“二进宫”刚刚出来,居然就大张旗鼓搞寿庆。你东方卫视的当家花旦、小生都跑去捧场,而且还生怕别人不知道,当众自个儿啪啪打脸:“我们东方卫视的主持人是不是都倾巢出动了?东方卫视春晚也不过是这样的阵容。” 

这红衣女主持接着自我炫耀:“我是今年认识‘周公子’的,是‘周公子’的新朋友,但已成为好朋友了,(我是)陈X。”

似乎是生怕被“新朋友”抢了风头去,“老朋友”白衣女主持马上接话:“如果像刚才陈X的介绍那样按年份的话,那我应该是台上认识‘周公子’时间最长的,我认识‘周公子’有23年了,我是XX电视台的XX…”

女主持人献媚了,男主持怎甘落后,赶紧跟上:“在上海滩不认识周公子是说不过去的,我自己认识了周公子20多年,但周公子上个月才认识我。” 

场面火爆,值得一看。

哇塞,好好的一个寿宴,硬是给搞成黄金荣、杜月笙认干儿子干女儿的庆典了!

主持人们这一下倒是长脸了,从此走在上海街头,路人都要额外敬畏几分:“瞧,那可是周公子的人,咱惹不起躲得起啊!”

但他们谋饭的单位却给抛到了风口浪尖:咱们神圣的电视主持人,怎么能给这种人去站台呢?你们的屁股坐到哪里去了?

即便是思想觉悟没有那么高的小老百姓也不干了:我们的偶像的演出一向高大上的,怎么突然沦落为旧上海的艺人戏子了呢?

东方卫视头皮发麻心头发紧。赶忙出来打躬作揖,随机出示了做出最低伤害度的调查结论:

一、参与当晚活动的台内主持人有六人,分别为东方卫视中心的程X、陈X、朱X、倪X、房XX,以及XX财经的戴XX;另外还有一名主持人高X,其身份并非是XX卫视签约主持人;

二、经参与活动的主持人反馈,东方卫视中心主持人是各自受到朋友邀约参加活动,XX财经主持人则是收到周正毅邀请请柬前往活动;

三、经核实,台内主持人是受邀参与宴会活动,因此均未作为本场活动的主持嘉宾;

四、经核实,当晚参与活动的台内主持人均未收费;

五、是否有为微商或其他仪式站台情况。因该场活动为生日宴,且所有受邀主持人均在一桌,席间主持人高X提议集体上台表示祝福,因此参与活动的主持人才集体登台。

《说明》的最后,照例是“变坏事为好事”整改措施:要求各频道单位尽快约谈当事主持人,做好事后处理工作,同时将切实加强对主持人参与社会公众活动的管理,确保代表上海东方电视台整体形象的主持人不再参与与个人身份和形象不符的各类社会活动。

根据这份《说明》,主持人们基本上可以说没做错什么:就是参加了个私人聚会,说了几句场面上的奉承话。谁他妈没有个亲戚朋友,谁他妈没有满嘴跑火车的时候?

尤其是主持人这个行业,说白了不就是个讨喜的角色吗?花瓶往哪摆不是摆吗?对谁吹捧不是吹捧,向谁献媚不是献媚?

但问题出就出在这里。在日益讲究站位的今天,任何事情都必须首先确定一个主流方向。方向对了,过程和细节怎么样倒没有那么重要了。就好比能量,物理学上并不是矢量单位,但社会学上就必须要区分正负。

近期爆出海南有研究秦桧的写作者被查,表面上看上去是因为香港书号的问题,其实说到底还是研究方向上出了问题,属于“负研究”。我所知道的一个历史学的研究生,多年前其硕士论文就因为是研究“李鸿章外交思想的意义”而被否掉。

东方卫视主持人出这样的事情,换在帝都绝对不可思议。就算换在湖南这样“导向金不换”(其业内大咖最得意的名言)的内地省份,也绝无可能。一个坐过牢的“刑满释放分子”,大摇大摆庆寿倒也罢了,居然还动用“喉舌”来为自己添光增采,这这这是要显摆给谁看?

说不好听点,这其实不就是对人民正泉和劳苦大众示威吗?看来周正毅这厮坐牢坐蠢了,脑子还没转过弯了。你钱再多,女朋友再漂亮,干儿子干女儿再有名,忽如一夜冬风来,尼玛就“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反观多少明智聪慧的私营资本大佬,一个个都在争相表态“我的一切都是党和国家的,随时都可以全部献出来!”。

“又红又专”才有诗和远方,你一个“刑满释放分子”,本应在风起云涌的革命运动中深刻反省自我改造,才是唯一的出路。

一心想着“自己的钱爱怎么花就怎么花”,这种“周公子”心态就是典型的作死,还白白拉一大票只认钱财的蠢男女下水。

老魏认识小学的一个什么主任,玩点小牌都要提醒其他玩家“爱惜政治生命”,并且一再强调打牌只是娱乐放松,为的是“更好地投入到教学服务当中去”。这觉悟才叫高家庄的高,高老庄的高!

东方卫视的当家花旦小生们,居然还不如俺这旮旯一个小学主任的思想觉悟高,想一想,真还蛮替他们捉鸡的!

(全文转自微信公众号非常魏道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