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全璋回北京受访哽咽谢妻:没想到妻子为我做了那么多

大陆维权律师王全璋近日终于与在北京的妻儿一家团圆。王全璋近日接受苹果日报采访时说,他没想做律师也做律师了,没想出名也出名了。他还说,没想到到妻子在外面为他奔波做了那么多事,只想和妻子说一声“受苦了”。

王全璋27日被送回北京,在家休息一日后,声音明显比前一天有精神。他说,昨日初从济南返回北京的家,“不确定的东西太多,又焦急,疲惫吧。”接受访问是在傍晚6时,王全璋说,虽然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都因为被居家隔离,无法陪伴妻子到医院接受治疗,但能够与妻儿相聚,他感到很真实,“感觉很真实吧,过去可能只是想像,无数次的想像过,但都是不真实的。”

说起妻子在这接近5年来的付出,王全璋说得激动,“我也很感谢我的妻子,同时我也是对她有非常大的愧疚,我没有想到她在外面做了这么多的事情。”

李文足千里寻夫、为夫削发,王全璋说,被囚禁的他全不知情,到离开监狱后才知道,“我是出来以后才知道的。”他又说,内疚自己这些年来,没有对家庭尽责,“毕竟一个丈夫一个爸爸肯定是要……负起责任……”。

王全璋也一度说到啜泣:“我没有想到……我没有觉得我有多么厉害,我是不想出名也出名了,我不想做律师也做了律师,我妻子也只是一直以来想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主妇,也没有想到有这样这样艰难的一个经历,一个历程,让她有了锻炼,完全没有想像到的。”他说,一直很想对妻子说:“受苦了。”

在北京居家隔离只是第一天,王全璋说,还未想好隔离后要做甚么,笑说:“要跟妻子商量。”王全璋说自己获释后主要是情绪方面,仍有一点后遗症,“有一点压抑,有一点压抑感,但是这几天我能够跟妻子团聚,跟亲人在一起,这种压抑感减少。”

他又表示很感谢朋友和民众一直对他的支持,给了李文足坚持下去的动力。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