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青年注册企业名带“总加速师”遭注销 人被传唤

近日,以留学生身份来到美国的山东日照青年范志浩向自由亚洲电台披露了一段他自身的经历。他因在中国时注册了一家名中带有“总加速师”的公司,而遭到当地警方的骚扰、传唤,公司也被注销。  

“类似于一种‘高级黑’”:范志浩为什么要注册名叫“总加速师”的公司 

范志浩是一名出生于1995年的青年,来自山东日照。今年7月25日,他入境美国,目前居住在南加州的帕萨迪纳。而在他来到美国前的几个月,遭遇了一件堪称“荒诞”的事。 

事情源起他在2020年11月20日注册的一家公司,公司的名字是“日照山海天旅游度假区总加速师企业咨询服务公司”,经营范围包括企业管理咨询、财务咨询和工商登记代理代办等。范志浩解释公司的名字说:“这个名字,可能像我这个年龄的大多数人,甚至95%的人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剩下的5%的人,可能是知道的。但是这5%的人当中,肯定有2%—3%是国家管理部门或者说国家机器(的人),他们是知道这个名字的。所以我就觉得这个名字太‘作死’了。” 

“总加速师”是近年来网络上的流行词语,被网友用来代指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使用这个词汇的网友看来,习近平的种种行为正在加速中国政治体制的倒退,在实际上加速了中国和美国的对抗以及中共体制的崩溃。 

范志浩表示,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对习近平和中共表达一种隐晦的反对:“在知道的人的意识里,就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不知道的人,他就不知道,类似于一种‘高级黑’。” 

尽管范志浩在去年11月24日就变更了公司的名字,但当局依然找到了他。12月2日,两名日照市山海天旅游度假区的官员约谈了他。范志浩回忆当时的情形说:“当地行政管理部门的局长以及副局长找我谈话,讯问我为什么要起这个名字?然后我就给他们大体解释了一下,用我自己的一套说辞企图蒙混过关。” 

范志浩表示,他在当时给出的借口是:“就说为了体现我们当地办理业务的流程审批快,我就想体现我自己为别的企业服务,这个速度也是要体现快,所以就选了‘总加速师’这几个字。但是我的说辞,似乎并没有蒙混过关。”  

“他们直截了当,上来就骂我”:警方对范志浩的传唤和骚扰 

接下来,范志浩的公司被当地工商及税务部门强制注销,导致他损失了超过一万元人民币。12月9日,日照市山海天公安分局的两名刑警来到范志浩所在地的五莲县洪凝派出所,对范志浩进行了传唤,并在传唤时没收了他的手机。在传唤进入尾声时,警察将手机还给范志浩,范志浩则用手机偷偷进行了录音。在这段录音中,范志浩询问警察能否出示一份问询或传唤的回执,警方却拒绝提供。 

范志浩说,在这次传唤的过程中他试图用此前的说法应付警察,但遭到了警察的辱骂:“他们直截了当,上来就骂我,说‘你给我老实点’。”在这之后,范志浩只好向警察表示,他是在翻墙上网时了解到了“总加速师”一词的含义:“我就跟他们说,我是2020年翻墙,只是在油管上看到的一个人解释‘总加速师’,就是形容我们现在的国家领导人习近平,说是在他上台以后,经济、外交都四面树敌,具有讽刺的意思,所以我就这样用了。然后他们还问我,有没有告诉过其他人这个意思?我就说没有。” 

范志浩还讲述了一个在传唤结束后发生的细节。他表示,当他在警察所作的笔录上签字后,两名传唤他的警察有如下对话:“当时传唤我的是两个刑警,他们一个在问我,一个在做笔录。他们跟我一起离开传唤室的时候,一个警察就对另一个警察说,‘你把我的笔录这个文档删掉’。(另一个)警察说问他说‘为什么?’那个警察就说‘太敏感了!’。” 

在这之后,警方针对范志浩的骚扰仍在继续。在2020年12月21日,警察在范志浩开车时给他打去电话。范志浩向记者提供了他的行车记录仪对这次通话的记录。在电话中,警察询问范志浩是否有推特和脸书的账号?范志浩向警方提供了自己的备用推特账号。但这个账号并没有发表过政治性内容,这件事也因此变得不了了之。 

记者为此多次致电了日照市山海天公安分局及洪凝派出所,但这些电话或无人接听,或在拨通几声后被挂断。

“他是我老乡,确实在去年帮过我们”:范志浩的政治追求和他对王全璋的帮助 

范志浩表示,他早在2017年时就学会了翻墙上网,学会翻墙使他看到了许多不一样的信息:“小时候,父母和老师从未告诉过我的一些事情或者说真相。通过这么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就知道了。从小老师口中的那个‘社会主义接班人’,其实就是虚无缥缈的一个东西。” 

在这之后,他曾在微博上发表过抨击中国政治体制的观点,并遭到了微博的永久封禁。此外,他也在去年与曾在2015年的“709大抓捕”中被捕、于2020年4月出狱的中国人权律师王全璋有过联系,并曾向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提供过资金帮助。 

王全璋在日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这样谈到他和范志浩的关系:“他是我老乡,确实在去年帮过我们,给过800块钱。今年他又给了一次,我们不要了,因为我现在也要开始自己工作了。他也挺勇敢的,当时他了解到我的消息以后,在我被释放那天要去监狱接我。” 

范志浩则在回忆这段经过时表示,当时王全璋正在山东临沂监狱服刑:“因为离我也不远,我曾经提出过想要去接他。但是他可能是有防疫方面的担忧,这个计划就被搁置了。” 

在今年7月25日入境美国后,范志浩已经入读当地语言学校。来到美国的他,选择了披露自己的这段故事。他还向记者表示,目前他最想去的地方是南加州的自由雕塑公园。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