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英九是想证明自己过去有多好还是现在有多糟

美国前总统小布什获得的评价普遍不高,卸任前支持率更和他的继任者奥巴马离开白宫前无法比拟,对他难听的评价尤其在嘲笑他的智商,傻子、笨蛋称号不一而足,甚至怀疑他常春藤名校(耶鲁学士/哈佛MBA)的学历是用买的,任内最大挑战是遭遇911攻击事件,继之在处理伊拉克战争上的挫败,更使他难以获得时势造英雄的伟大总统评价。 

但替他“平反”的声音也不少,主要多是看到小布什政治行为之外的特质。比方说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对小布什的评价即是“为人直率、直接”,而且不是没有智慧,只是不擅长用在搞政治,例如小布什对美国军人在战场上的伤亡,就比很多领导者更有人性感触。 

不光如此,小布什卸任总统后,甚少再对政坛“指指点点”,也经常被拿来当作总统卸任者的正面参考。而其所谓“核心道德感”的显现,最近一次就是以共和党籍美国前总统身分参加民主党籍总统拜登的就职典礼,值此美国内部民心分裂、政党对立、仇恨值增高之际,小布什即使是一个“评价不高的总统”,即使是一个“不是很聪明的总统”,却一定程度以他依照惯例的出席,为政治人物稳定民心做出了示范,他于今出席拜登就职,会比以往任何卸任总统出席新总统就职典礼更具意义。 

时间回推到2020年5月,当时美国疫情急遽升高,确诊人数迅速突破百万,举国人心惶惶,任何人都感受到了这场肺炎风暴的初期震撼。甚少公开议政的小布什则罕见地以前总统身分录制了一段3分钟的演说影片,内容大致如下: 

…这是我们国家充满挑战和庄严的时刻,无形的敌人正威胁著我们的老年人和残弱者…医疗专业人员则正在前线冒著自己的健康风险救助病患,我们深表谢意,且各级官员都在努力保护我们所有人… 

我们面临的更大挑战是恐惧感和孤独感的爆发,如今有太多令人沮丧的地方…此刻我们不仅要富有同情心,而且还要具备创造力,并发挥团结精神。我们需要记住一些往事,就像那些曾经淬练过美国的时代…如911之后,我看到一个伟大民族崛起的希望,以及光荣勇敢的人们一同承担不可避免的新职责。我毫不怀疑,在美国,服务和牺牲的精神总是充满活力的。其次,请让我们记住同情和简单的善良,正是国家复兴重要且有力的工具… 

即使社交距离很难熬,我们仍可找到新的生活方式,以减轻彼此的焦虑并承担彼此的负担…最后,让我们记住并面对这一共同威胁,减少分歧,归根究柢…我们都是人,并非受党派左右的斗争者,在上帝面前皆是同等的脆弱,却又同样的精彩… 

小布什这段温情的谈话公布后,没有人会认为他这位卸任总统很啰嗦,也没有人会觉得他是在刷存在感,更多的是受其感动,甚而还消抹掉不少民众对他在位时种种不是的负评,当然,自然有人以小布什的言谈,去对照当时总统川普的防疫态度,而认为川普似乎就是欠缺如小布什一般对人的同理心,才会大敌(疫情)当前,却还是只专注于个人身上。 

而今,当台湾因为部立桃园医院院内感染,再度面临疫情危机之际,前总统马英九和其过往班底,却不甘寂寞地让自己卷入(抑或掀起)一场政治口水之战,徒让17年前SARS封院的争议,穿越时空变成眼前疫病风暴下无端的政治攻防,眼前该是马前政府“自我平反”的时机?或者纯粹只是看准了一个可以打趴现任政府的好机会? 

谈卸任总统格局或许陈腔滥调,谈同理心可能也太罔顾台湾政治肃杀现实,只是马英九的表现,倒也符合了长期以来关于他个人“缺乏同理心、只在乎自己”的作风标记。可以理解马英九和其昔日班底对目前执政者受到如此“造神”待遇是多么心有不甘,但若能先回到生而为“人”的感知,并能理解小布什于影片中所言“我们并非受党派左右的斗争者,在上帝面前都是同等的脆弱,却又同样的精彩…”,则或许行为反应就会完全不同。如今旁人所见,不就是一个前总统在国家疫病危机的节骨眼,却急如攻心只想为个人讨回17年前的公道,结果真的被拉下神坛的,到头来正是他自己。 

(※作者为《上报》主笔,全文转自上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