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变天 中国难得利

伊斯兰教极端组织塔利班夺回暌违廿年的阿富汗政权,七月间曾接见该组织领袖的中国影响力引发关注。彭博指出,塔利班一九九六年在阿富汗初次掌权时,中国拒绝承认并关闭大使馆多年,上月却带头与塔利班对话,十六日更呼吁塔利班政权“选择有序权力转移和成立包容性政府”,并“期待中方也能为此发挥重要作用”,实与中国经济实力不可同日而语,并积极打造跨国经济带“一带一路”有关。 

然而,专家指出,塔利班控制的阿富汗也将为中国带来新的地缘政治挑战,除了美国撤军意味著将对中国形成更大压力,北京能否在美国撤离后填补中亚的权力真空,塔利班声称与“疆独”组织划清界线的承诺是否可信,都还有待观察,情势未必完全对中方有利。 

王毅酸美“强权政治不得人心”

中国外交部十七日针对阿富汗问题连发两篇新闻稿,证实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前一天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以及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皆通过电话,声称“国际舆论普遍认为,这一结局有其内在逻辑和必然性,标志著军事干预、强权政治不得人心,终将失败”。至于布林肯“期待中方也能为此发挥重要作用”,王毅则反指“美方不能一方面处心积虑遏制打压中国,损害中方正当权益;另一方面又指望中方支持配合。” 

中国还重提川普政府去年十月宣布撤销“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党”(ETIP)的恐怖组织定位,指责美方在反恐问题上“搞双重标准”。ETIP以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等地建立政教合一伊斯兰国家为目标,中方上月因此要求塔利班和ETIP在内的所有恐怖组织彻底决裂。塔利班发言人沙欣(Suhail Shaheen)上月受访时声称,尽管关切穆斯林的处境,但无意干预中国内政,显然蓄意在新疆维吾尔族议题上讨好北京。 

美国智库“兰德公司”(Rand Corp.)高阶国防分析师葛罗斯曼(Derek Grossman)指出,阿富汗天然资源丰富,北京一直企图在美军撤离后将阿国纳为战略走廊,打通与巴基斯坦和进出中亚的交通要道,扩大区域贸易并引进阿国天然资源,因此阿富汗能否维持稳定,攸关中国重大利益。 

葛罗斯曼认为,中国将仰赖巴基斯坦与塔利班政权接触,甚至加以控制,届时中国与阿富汗的关系,在地缘战略上将益发显著。不过,中国在阿富汗乃至中亚的政经影响力增加,也可能引发与俄罗斯之间在势力划分上的新矛盾,也会招致印度不满,已为喜马拉雅山区边界争端而紧绷的中印关系恐将雪上加霜。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