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励之先生到过悉尼

移居澳洲三十多年,澳洲华人人才济济,也曾见过一些著名的科学家,文学家,历史学家,革命家,作家到悉尼访问。 

我第一个见到的是天文学家方励之先生和他的夫人李淑娴女士。那是1988年8月,我住在卡市。卡市的居民主要是越南裔,越南华人,柬埔寨人,柬埔寨华人,老挝人,缅甸人,从中国大陆来的新疆、东北中苏婚血儿和越来越多的中国人。 

一位香港移民王唯真先生主动找我,他和妻子也住在卡市,他是民运人士,还是某一届的中央后补委员,在“中国之春”杂志上登着他的名字和头衔。他对我最大的帮助就是保留了我的一篇文章“我和遇罗克的一家”。 

这篇文章4千4百多字,我在悉尼写的,原来的题目是“我和遇罗锦的一家”,我先寄给香港的金钟,他回信说:“我们杂志很小,你们作者动辄几千字,我们登不了。”但他没还我稿件。我把这事对王唯真先生说了,他跟金钟要回了我的稿子登在“中国之春”上。编辑把题目改了,一位姓薛的编辑给我回了一封信,对我们的经历很是“唏嘘”,并附上一张二百多美元稿费支票。这篇文章被收集在“遇罗克的遗作与回忆”里。 

王唯真先生通知我说,大陆著名科学家方励之先生要来悉尼大学进行学术交流,会到卡市与大家见见面。 

我一共见到了方先生三次。第一次是个星期天,会场挤满了人,只记得一个华侨老人激动地高呼:“打倒共产!”方先生在台上尴尬地笑,不知道怎么回答是好。 

第二次是在悉尼大学大礼堂听方先生用英文作学术报告,方先生演讲时,喜欢两眼看高高的顶棚,好像那是布满星星的苍穹。 

他讲完之后,有外国学者想跟他讨论学术问题,可是大批的中国人,主要是大学生包围了他。王唯真先生带了一大箱子封面是方先生相片的书“方励之言论集”,免费发给大家,大家争相请方先生签名留念,我也得到了方先生的签名。 

第三次还是在卡市澳华公会礼堂,这次对李淑贤女士印象较深,在悉尼大学那次她也去了,我们站在过道里,欢迎她和方先生进演讲大厅。

我带了一副耳环,递给台上的李淑贤女士,“送给您一个小礼物。”她看是耳环,摸着自己的耳朵笑着说:“我没有耳朵眼儿!”我说:“这个是卡上去的,不用耳朵眼儿!” 

世事苍桑,一转眼三十多年已经过去了,方励之先生已经作古。不知道李淑贤女士是否还记得那次的悉尼之行。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