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洛诵:有情有义 有血有肉(二)

(六) 遇罗克行刑前居住的东四北大街西面靠明星电影院的小死胡同至今还在。 明星电影院已经没有了。明星电影院旁边的步行街隆福寺里的电影院工人剧乐部、蟾宫电影院还有。文革中蟾宫改成长虹,现在又改回来了,并翻盖得高大气派。…

陶洛诵:金色的秋天

昨天在火车上碰见一位80多岁的中国大姐,她问我:“你哪年出国的?”我回答:“87年。” 她怔了一下,说:“你怎么觉悟得那么早!” 这一句话就让我们彼此心照不宣,其他就不用说了。 &…

陶洛诵:罗文就是敢讲真话

两个月前,跟罗文通了4、5个小时的电话,我问他出国后写了什么文章?他说主要做视频了,给我寄来了几个,还让我转发给红冰两个。 罗文对出身问题研究得比谁都透,主持人问他:现…

陶洛诵:高岗之女高滨滨,我的第三个同桌

我努力学习,报考师大女附中,是冲着它的99%升学率去的。没想到它成为全国在文革中第一个打死校长的学校,成为引领全国暴力先锋。 师大女附中是一座迷宫,到现在许多谜也未解开。解开这些谜,会解开当代政治的许多问题。 毛主席…

陶洛诵:和滨滨的二三事

日前接到南澳大学徐家祯教授转给我的一篇2020年首次发表在微信公众平台"新三届”上的文章“我的第三个同桌高滨滨”。 底下有四则读者留…

陶洛诵:历史钩沉—四三派今何在?

最近经常想起文革中中学界存在的一个庞大的组织,号称“ 四三”派。 我们师大女附中有两个著名的属于"四三”派的战斗队。 一个是高二(3)班杨鸥领导的“毛泽东思想红卫兵”,…

陶洛诵: “文革受难者”作者王友琴

拨通友琴的电话,她说:“洛诵,你好久没来电话了!我又没法儿给你打电话,我最近摔了一跤,把左手腕摔坏了点。” 跟友琴的通话就是这样,她会连续不断说下去,我基本插不上嘴。 …

陶洛诵:1968年一月五日

今天看曾仕强先生的视频,说关键的时候神佛会给你托梦,我将信将疑。刚才看电脑板,已经是2024年一月五日,我对每年的一月五日和三月五日都是铭记在心的。 1968年一月五日,是遇罗克被逮捕的日子,1970年3月5日是遇罗克英勇就义的…

陶洛诵:电话访谈王友琴

有好几个月没和友琴联络了。昨天是美国的2024年元旦,查了一下芝加哥时间是9:41pm,不算太晚,还来得及。给友琴挂了电话,一来向她祝贺节日,二来看看她的事业的进展,学习学习她勇往直前的精神。 她的声音宏亮,底气很足。我说:“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