毋忘六四,毋忘“维园六四烛光晚会”

2021年5月27日,“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支联会)”表示,香港警方以限聚令为由,已经拒绝向“维园六四烛光晚会”,发出《不反对通知书》,“支联会”随即向“公众集会及游行上诉委员会”提出上诉;5月29日,“上诉委员会”举行聆讯后,驳回“支联会”的上诉,维持警方的决定。

即是跟去年一样,警方表明反对“维园六四烛光晚会”,特区政府表明反对“维园六四烛光晚会”,如果不理会,照办,主办者和参与者,同属违法,警方必定予以拘捕和检控,法庭也必定予以重罚,特首林郑月娥和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同时呼吁市民切勿以身试法。 

为免提早被取缔,“支联会”惟有表明不会组织及宣传“维园六四烛光晚会”。 

“维园六四烛光晚会”正式寿终正寝,悲愤不平之馀,也想作一个小小回顾。 

1989年6月4日,六四事件,天安门大屠杀,死伤无数;之后,香港、澳门、台湾、以至欧美各地的华人社区,每年都有悼念死难者的活动;1990年6月4日,“支联会”首次举行“维园六四烛光晚会”,过程顺利,大会公布有15万人参与,香港警方则公布参与人数为8万人,之后“支联会”每年都有办“维园六四烛光晚会”,不知不觉,已经卅一年了,中共仍然无意平反六四,正如已故“支联会”创办人兼前主席司徒华先生话斋:“平反六四,革命尚未成功;建设民主,同志仍须努力。” 

怀缅“维园六四烛光晚会”,以下是卅一年来,“维园六四烛光晚会”的出席人数,和筹款数字: 

表1:“维园六四烛光晚会”参与人数及筹得款项(每年比较)

年份 与 周年 .大会公布 .警方公布 .筹得款项

1990年01周年 ….15万 …..8万 (没有纪录)

1991年02周年 ….10万 …..6万 (没有纪录)

1992年03周年 …..8万 …..2万8 …..43万9

1993年04周年 …..4万 …..1万2 ….330万

1994年05周年 …..4万 …..1万2 …..48万

1995年06周年 …..3万5 …..1万6 …..56万9

1996年07周年 …..4万5 …..1万6 ……7万4

1997年08周年 …..5万5 …..2万2* ….197万4

1998年09周年 …..4万 …..1万6 …..67万6

1999年10周年 …..7万 …..2万8* ….125万5

2000年11周年 …..4万5 …..1万8* …..83万3

2001年12周年 …..4万8 …..1万9* …..73万6

2002年13周年 …..4万5 …..1万8* …..60万3

2003年14周年 …..5万 …..2万* …..76万

2004年15周年 …..8万2 …..4万8 ….112万5

2005年16周年 …..4万5 …..2万2 ……6万4

2006年17周年 …..4万4 …..1万9 …..61万7

2007年18周年 …..5万5 …..2万7 …..82万6

2008年19周年 …..4万8 …..1万8 …..68万3

2009年20周年 ….15万 …..6万3 ….210万

2010年21周年 ….15万 ….11万3 ….141万

2011年22周年 ….15万 …..7万7 ….131万

2012年23周年 ….18万 …..8万5 ….232万3

2013年24周年 ….15万 …..5万4 ….160万

2014年25周年 ….18万 ….10万 ….170万

2015年26周年 ….13万5 …..4万7 ….134万

2016年27周年 ….12万5 …..2万2 ….174万

2017年28周年 ….11万 …..1万8 ….141万

2018年29周年 ….11万5 …..1万7 ….148万

2019年30周年 ….18万 …..3万7 ….275万

2020年31周年 …..1万* …..4千* ….79万3

卅一年平均值 …..8万9 …..3万7 ….120万6

卅一年中位数 …..7万 …..2万2 ….112万5

卅一年合计和 …275万2 …113万5 …3497万

注:有*者为笔者估算,皆是没有数字公布的年份。

根据《表1》,每年筹得款项的平均值是120万6千,中位数是112万5千,卅一年“维园六四烛光晚会”合共筹得3497万;虽然首两年没有纪录,但相信两年筹款总和,应该超过100万;所以,卅一年来筹得款项,应该超过3600万。

参与人数方面,根据《表1》,警方公布每年参与人数的平均值是3万7千,中位数是2万2千,大会公布每年参与人数的平均值是8万9千,中位数是7万千。警方公布的数字,明显偏低。 

卅一年共有多少人次参与过“维园六四烛光晚会”?警方公布数字之和为113万5千,大会公布数字之和为275万2千,不知为什么,警方公布的数字普遍比大会公布的数字低估了六成(60%)。

一般相信,五周年和十周年较具有阶段性、标志性和里程式意义,较具有纪念价值,不打算每年都参与的,都会选择五周年和十周年才参与,五周年和十周年也会吸引更多新参与者,参与者人数,较上一年倍增,也不出奇!卅一年就经历过六次这样的周年,如下: 

表2:“维园六四烛光晚会”参与人数及筹得款项(每五年比较)

年份 与 周年 .大会公布 .警方公布 .筹得款项

1994年05周年 …..4万 …..1万2 …..48万

1999年10周年 …..7万 …..2万8* ….125万5

2004年15周年 …..8万2 …..4万8 ….112万5

2009年20周年 ….15万 …..6万3 ….210万

2014年25周年 ….18万 ….10万 ….170万

2019年30周年 ….18万 …..3万7 ….275万

注:有*者为笔者估算,皆是没有数字公布的年份。

根据《表1》显示,上述六个周年的人数和款项,除了1994年05周年没有倍增外,1999年10周年和2004年15周年人数倍增后,随即于翌年回落,2009年20周年人数倍增后,更没有回落,参与人数持续高企至今,每年的参与人数维持在15万左右,2014年25周年更突破18万,虽然之后稍微回落,但2019年30周年又再突破18万,如果不是中共这一两年有心打压,2020年31周年的参与人数应该可以维持18万,今年32周年,还可能有机会突破廿万。 

如果不是受武汉肺炎影响,如果不是中共有心打压,2020年31周年,警方就不会发出《反对通知书》,设法阻挠“维园六四烛光晚会”如常举行。2020年6月4日,六四事件卅一周年,傍晚,有香港市民推倒了中共香港特区政府设置于港岛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维园)足球场的围栏,走进足球场。 

大约晚上八时,参加者站满各个足球场,但人与人之间,保持一至两米距离,比往年疏落,人数明显不及过去数十年,应该是有史以来最低。然而,在场的年轻人,人数明显不跌反升,可能是因为香港经历了一年(2019年)的“反送中”示威,这次集会出现了更多“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五大诉求 缺一不可”、“香港独立”等不同的标语和口号,仿佛标志著两场相隔30年的政治运动,汇聚在一起。集会人士带上蜡烛,举起“平反六四”、“结束一党专政”等标语,为北京八九学运遇难者默哀,估计现场约有一万人。 

明显当晚是“非法集会”,纵使非常和平,纵使已经顺利地办了卅年,犯法市民超过一万,如果林郑政府坐视不理,颜面何存?如果中共坐视不理,颜面何存?所以,其后,香港警方刻意选择了身在现场的其中廿四名少数市民,加以拘捕和控告(公诉),枪打出头鸟,他们都是站得最前的民主派人士。 

马上就是2021年六四32周年,没有最差,只有更差,去年不是最差,今年应该更差,警方对维园的封锁必定更加严密,相信无人可以像去年般闯入维园,但应该亦会有不少市民到维园外围进行零星的悼念活动。 

因应中共的加强打压,幸好今年有不少宗教团体特别于六四晚上举办祈祷会,开放给所有市民参与,不想到维园以身试法者,不妨考虑。香港人,加油!谢谢!

 (本文为作者投稿,不代表看传媒新闻网立场。作者为自由撰稿人、香港市民兼选民。)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