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下一代会继续喊这句话

图博抗暴62周年当天(3月10日),世界各地都有游行活动,纽约曼哈顿也有数百人上街参与,口号之一是“China lied, people died”。另外,前不久(2月28日)香港特区政府以“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为由,大肆逮捕47名泛民派人士,而有“香港二二八”之喻,让海外港人相当愤慨,他们也在纽约同一时间发动集会,并和图博抗暴者相互声援。

过去台湾对图博和香港之所以格外关注,主要在中共迳自连结了所谓“双T”(Tibet/Taiwan)问题,以及欲藉香港推演“一国两制台湾方案”,才使得放眼全球诸多不公不义,台湾人很多时候自然会特别紧盯这两处的发展变化。62年前中共和图博签订“和平协议”,结果是自治承诺聊备一格,实际上还为中共开了方便之门,能对当地长驱直入进行汉化。至于香港,回归20年出头便宣告“一国两制”毁于一旦。

图博和香港两地“反中”情绪,又和西方多国近年对中国的反弹不尽相同,因为除了经贸、战略、文化等因素讨厌中国(共)外,图博和香港人还内含更深一层被共产主义教条绑架,进而迫使失去自我的愤愤不平。今天曼哈顿的反中游行上,一边,图博流亡海外的抗暴纪念已迈入第62周年,一边,海外香港人和中国政府的对峙也于焉开展,一前一后现实案例,于是便成了对台“统一论”最大反面宣传。

直到今天,中共对图博议题自有一套说词,还曾大张旗鼓邀请欧美学者参访当地,藉其自比浸淫“东方香格里拉”的游历经验,反驳他人对中国极权控制图博的指控,辩解之词不外乎当下图博已然具备现代化城市生活机能,是一个“有地方普选”、“有列入世界遗产的大昭寺”和“有信仰自由”的地方,而且还让原本农牧为主的当地日常生活普遍出现了冰箱、彩色电视、洗衣机、摩托车和手表…

但过去62年来始终无法否定的事实,就是每年仍不断有上千图博人不堪中共统治逃离家园,今天已然遍布世界各地。当地心灵、思想、文化、生命观如何受到中共以武力方式压抑禁锢,任何真切尊重人类文明者都会心有戚戚,图博之所以为图博的核心-宗教-亦遭严重框限变形,尽管中共表面上看似保存了当地大量的佛教经藏,却也不过是“标本式”的存留,信仰真正的血肉早被无神论的统治者搞得竭尽干枯,一个令佛陀都得姓党的地方,如何大言不惭有信仰自由?

今天,纽约香港人会和图博人站在一起,不正因为对中共的极权管制之方感同身受,一处自由空气会显得稀薄,从来和海拔位置无关,也和人口密度无关,而是原本具有深刻信仰的桃花源却被中共唯物观高度扭曲,硬塞你不需要的东西给你,不感谢它都不行,一座原本自由奔放的现代化都市则被硬套上僵化的共产爱国教条,且强逼你就范,规定只能做它认可的“中国梦”。

今年,同时也是本世纪最骇人的政治屠杀事件-“挪威722事件”-10周年。犹记得那个为了自己政治意识犯下杀人重罪的凶手(布列维克)在法庭上自我抗辩时曾说:我必须采取行动好拯救一个被多元文化侵蚀的国家,他们(遭他无辜杀害的人)都是民族的叛徒,我是一个克尽职责的领导者,我必须完成我的使命去打造一个更好的挪威…

尽管用了十分凶残的手段,造成77条无辜生命死亡,布列维克从头到尾却不断自称是透过行动在实践价值崇高的理念,还说由此保卫了挪威这块土地。但他的偏执、他的辗压无辜,以及企图用政治目的合理化残暴手段,就是任何一个独裁者的投射。一个人拥有两把枪、一桶炸药就足以对一地造成极大的破坏,更况一个掌有军队的极权政府。

此悲剧争议之一,在于任何常人都不会接受布列维克出于偏激政治思想的暴行,但基于民主法治精神,他却一样拥有公平审判,甚至能在法庭上夸夸其言地答辩,因而在正式入监服刑的一刻,他很得意地对他律师说:我赢了(犯下最受注目的政治暗杀,且能在法庭公开宣读自己的政治观。)

但这起事件最重要的一句话,是布列维克律师当下对他所谓“我赢了”的回应,律师说:今天也许你认为你赢了,但我的孩子,还有那些受害家庭的下一代,将来必当以理性、包容、多元和善良扳回一城。

这句话确实意味深远,而且未仅适用于挪威政治杀人魔,对世界上任何极权政府的暴行都可为一语反击。图博抗暴62周年当天,纽约曼哈顿现场无论是图博人,或是相互声援的香港人,相信心底都有著和那名律师同样的一句话支撑著他们。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看传媒新闻网立场。※作者为《上报》主笔,全文转自上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