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裁判文书网下架“敏感”裁判文书

近日有读者发现,储存有大量中国法院裁判案例的“裁判文书网”,下架了有关“因言获罪”案例,以及民间起诉公安执法机关行政案件的判决书文件。法律界人士认为,当局此举是从司法公开走向司法保密的倒退表现。 

中国最高法院的“裁判文书网”多年来收藏了一亿多篇法院裁判案例,是全球最大的裁判文书公开网站。然而,近期被关注者发现,一些被当局认为所谓敏感案件的裁判文书被下架。原本公开的裁判文书网站内容,愈来愈“保密”。 

广西法律界人士魏先生星期五(16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以前外界关注的案件文书不会上载“裁判文书网”,但是现在更进一步:“现在,那些影响力不大的(案子)也查不到了。他们以前公开这些案子有其恐吓作用,比如,你批评党国或说了党国一句坏话被判刑。现在裁判文书曝光以后,又收回来。我估计,以后连普通案件都不一定公开。”

据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披露,推特账号“中国文字狱事件盘点”的运营者王先生发现,一旦他在裁判文书网上发现并公开一个“因言获罪”的案例,引起舆论关注之后,相应的裁判文书很快就会从裁判文书网上消失。如,武汉网民王强因在推特“骂党”被判刑;山西晋城网民李某因在推特和微信发表“涉习负面言论”被判刑;美国留学生罗岱青因在美留学期间骂习近平,回国之后被判刑等等。

微信截图
微信截图

 因言入罪裁判文书全部下架 

报道指出,“中国文字狱事件盘点”将这些案例在推特上曝光之后引来媒体跟踪报道,大量用户去网站查询原文,致使相关判决书在曝光后的三天内全部下架。5月中旬,中国裁判文书网一次下架了所有含某些特定关键词的文书。例如“寻衅滋事”类案例中,含有“推特”、“微博”、“虚假信息”和“国家领导”等关键词的所有判决书;6月中旬,再次下架了所有含有“言论”关键词、起诉公安局的行政案件判决书。 

广东律师陈先生对自由亚洲电台说,当局经常声称要讲民主与法制,不怕批评和自我批评,但这些口号只是宣传:“可惜这都只能是表面上的,宣传上的,目的在于欺骗国人和外国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其本质会越来越暴露出来。懂的人、会思考的人会看得越来越清楚。这些年,西方社会对中共的认识和态度的变化即是如此。”

陈先生说,裁判文书的下架就是这样的例子。近些年,访民大量被刑事入罪,非法监视居住的大量使用,用刑事责任代替劳教制度,用社区矫正、戴监控手表手机等,这变相实施人身控制,也是以法律的手段反法律的司法例子。 

现旅居美国的陈建刚律师对自由亚洲电台说,因为中国司法不独立,才会出现倾向性的判决。有枉法裁判就会有人揭发。 

他说:“因为天下人只要有眼睛,是能区分是与非的。中共这种司法文书绝大部分的庭审现场见不得人,见不得光,所以他们不会遵守司法公开的原则,不允许旁听,不允许家属聘请律师。最后体现的,就是司法文书不公开,也就是一切都在秘密状态。” 

访问量达480亿次受官媒赞 

中国裁判文书网于2013年7月开通,除涉及国家秘密、个人隐私;涉及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以及其他不宜在互联网公布的,其余案件均可公开。对此,《人民日报》去年曾赞扬裁判文书网站,“极大丰富了法学研究的案例来源,还可以帮助法官避免同类案件出现不同判刑准则。通过最大限度的执法司法公开,才能让暗箱操作没有空间、执法司法腐败无处藏身。” 

据官方统计披露,截至去年8月,中国裁判文书网文书总量突破1亿篇,访问总量近480亿次,成为全球最大的裁判文书公开网站。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