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体免疫”逼到眼前

身在澳洲,岁月静好,生活比蜜甜。也有喜剧上演。

前段时间,就是封国那天,居民小区里的,长得很有想像力,和谭德赛有一拼的华人老皮,感知祖国召唤,匆匆奔到机场,要回去。却又不愿签署放弃PR的文件,被拒绝登机。返归途中,一家人的心,被剁成了一堆绞肉,哭了一场;到家后,绞肉还没有恢复成心,又哭了一场。其实回去了也如猫抓心:为防堵海外赤子“万里投毒”找亲妈,北京祭出史上最狠措施,3月16日起,所有境外返京人员,不管有无进出高风险国家,先检疫,然后统一送到集中点隔离14天,食宿自理,日付450元人民币。北京如此,上海也差不多。有个小伙子,为了安全,不和别人同机,花了74万元人民币,包了一架13座的商务机,自己回去。到了上海,刚下机,就被防疫人员架胳膊抬腿按头,塞进大巴里,和其他航班的两百多人一起拉走了。还有个白领休年假,到汉城旅游。一入境,只要是中国来的,马上隔离14天,才放人。心想外国对我这样,我他妈回国去!下机后过海关,嗯,是从韩国过来的?!立刻又隔离14天。28天假期,两地机场一游,正好扣完。窥三管而知全豹,估计全国都一样。欲哭无声,彻底SB。

之后澳洲岁月继续静好。虽然处在新冠中,但人人安宁,包括老皮。

我每天睡到自然醒。然后吃泡面。有钱人,泡面都吃十块的。嘿嘿!接着读书上网。

媒体说:西方某国政府表示,可能对新冠实行“群体免疫”。大意是:让大多数人染病,并自己开发抗体,对新冠产生免疫力,以此减慢并最终阻止传播。因为,携带病毒的人越少,其传播的时间就越长。相反,一旦60%以上的人接触过这种病毒,那么群体也就产生了免疫力。欧洲在应对传染力强的大型流行病时,一般会实行“群体免疫”。面对新冠,英国是第一个宣布采取这一策略的国家。我对“群体免疫”并不了解,也不理解。但不相信某类人的说法:西方放任病毒在人群中传播。

觉得,“群体免疫”离我很远。

4月10日,复活节假日第一天,突然看到澳洲广播集团News的报导,墨尔本大学流行病传染专家Tony Blakely认为:应对新冠,摆在联邦政府面前的只有3个方法:1.严格封锁6周到3个月,基本消灭病毒。2.继续社交疏远18个月,或者更久,直到疫苗出现。3.启动“群体免疫”。接着看见,网上投票显示,“群体免疫”支持率达到45%,如果实行可能导致1500万人感染。而“严格封锁”一项,支持率只占38%。

华人圈嘭地炸窝了:“卫生部门官员、专家老想着‘群体免疫’,不顾大家死活!”“我们团结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群体免疫’就是任凭外国阎王自由挑选。简直是不负责任的小国!”“谁出的馊主意?应该追责,送纪委!—— 澳洲有纪委吗?”很久没有冒泡的老皮,居然上网哭诉:“澳洲人又欺负我们了!怎么办啊怎么办?祖国啊,母亲!”转眼间哭诉变为疾呼:“选3的升至50%啦!咱们华人同胞踊跃投票吧,选1!选1!翻盘!翻盘!不选1不是中国人!”

澳洲的新冠疫情是:截至2020年4月11日下午3:00,新冠确诊总数6,292例,死亡56例,痊愈3,265例。疫情持续好转,日增确诊人数直线下降。我认为,“群体免疫”只是应对新冠的措施之一。无论公民和居民投票赞成什么,“严格封锁,6周到3个月消灭病毒”,是目前正在实行的有效措施,没有必要改变。

立刻快速自行补课,获得了新知识:“群体免疫”绝不是“放任病毒在人群中传播”,而是另一种科学方法。只不过其前提是:比例较大的人口已经患上了这种疾病;或者,每年都会出现同类季节性感染。这显然和澳洲的情况不符。但是,当地人的性格特点、思维方式、行为习惯和华人差别很大。例如,陌生人目光相接,都给对方微笑,绝不翻白眼;不打伞,不戴口罩;不安装防盗门,常忘记锁门;不换锁,不存钱,不带孙子;同时穿拖鞋、短裤、羽绒服;人人都喝冷水,甚至冷饮;情愿坐地上,绝不坐小板凳;个人的孝道不包括赡养老人;性工作合法(需申领执照),扫黄违法;吸毒合法;单身女士同样生孩子;银行多付款由银行负责,取款机多付款由银行负责;经常罢工;带病坚持工作是傻子,三过家门而不入也是傻子,一劳永逸是傻子;明明走着资本主义道路,却不知道何为资本主义;人与人互相信任,偏偏不信任政府。尤其奇怪的是,每户装模作样安装上抽油烟机,可是没有排气管,烹调时嗡嗡嗡嗡在室内抽,室内排放,自娱自乐,白抽……联想开去,当地人抗风险能力病弱啊。他们不发月薪,发周薪。发月薪的话,月初胡吃海花,月底没饭吃,真的没饭吃。只能发周薪。互相借钱是弄不到多少的,确实缺钱;能借到点吃饭钱。也不是没有钱,是没有储蓄,都用光了。不过真没饭吃了,可以去福利署领取补贴。你总觉得他们的脑袋,都被电梯门夹过。其实没有夹,只是长得不同。唉,毫不夸张也绝不缩小地说,就是这样的品种!那么,眼下,华人认定“严格封锁”最好,老外则完全忽视“长痛不如短痛”的中华国学精髓,很可能赞成“群体免疫”。

如果“群体免疫”真的来临,我相信科学,一定坦然面对,上下求索,认真体会它的滋味,死而后已!

接着,我也上网直抒己见:希望那些,已经提前陷入恐慌,夜以继日地,困在大别墅里,孤零零地哭爹喊娘的同胞,不必去投票,因为作为“少数民族”,肯定翻不了盘。也别惦记着跑回祖国。墨尔本早就封城了,澳洲早就封国了,谁也跑不了!另外,本人到了澳洲,一件源自老外的糟心事都没有遇到过,很享受。联邦政府是民选的,领导有方,值得信赖!

很快,政府果真发布了确切消息。

之后,小区群里有人公开了老皮的“隐私”—— 老皮,就是长得像谭德赛,并积极哭诉、拚命疾呼的那位老皮,家里总是隐约传出哭声,有的细弱而拘谨,断而续,总让人想起更年期;有的粗放而自如,不停息,总让人想起青春期。大约前者性情克制而且孤独,后者性情奔放而且随意。已经两天了。有这种事?他们的心又被剁成了一堆绞肉?还有心思上网?也许是,胆小的紧张得哭泣,于是亲人们互相学习,共同攀比,跟着哭,因此声响如雷,像是死了人,并且硬了。老皮家确实有这种爱好,动辄玻璃心就被震碎一地。上次被拒绝登机,不是就哭了两场吗!这不,刚刚恢复如初,又被“群体免疫”点到了穴位!哈哈,一点悲剧色彩都没有,整个一场喜剧!

唉,虽然澳洲有疫情,但全球都有啊!国家的发达在于人类发展指数高,廉洁排名高,人均收入高,寿命排名高,环境空气排名高,而已;个人的幸福就是食品安全,人身安全,病有所医,钱基本够花,安静生活不被打扰,而已。还想怎样!今年不是鼠年吗,向老鼠学习,躲在家里不就子子孙孙传万代了吗!办法多的是,有什么好哭的!人家查尔斯王储,等待了一辈子,没有等来王冠,却等来了新冠,不是也没哭吗!

暗想,老皮这么哭下去也不是办法。别没被新冠害死,自己倒哭死了。世上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面出的凡人。我决心向李文亮烈士学习,学习他的二十多种精神,尤其学习吹哨子精神,上老皮家去,按照规定,彼此间距1.5米,送一锅心灵鸡汤泡面:“抄我的作业,心宽体瘦,每天放心睡澳大利亚懒觉,保你们到达胜利彼岸!”如果没有效果,再送一钵养生猪汤泡面:“你们还不知道吧?澳洲政府否决了‘群体免疫’构想,卫生部长Greg Hunt说,‘群体免疫’需要澳洲60%以上的人口,也就是1500万人感染。就算死亡率是1%,也会达到15万人,这是灾难性的后果,损失太大。因此,联邦政府和各州各领地政府不会考虑这一提议。赶快破涕为笑,洗净泪痕吧!”至于维州刚刚宣布的“封城措施再延长4周至5月11日凌晨”令,且不忙提及。先等他们缓过气来。

2020年4月12日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