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认中国科技“技不如人” 北大报告被删 触动了谁的神经?

2022年中国春节假期才刚开始,一些海外研究人员发现,北京大学一份承认中国科技实力“技不如人”的战略分析报告突然从大学官方网站消失。分析指出,北大报告显示了中国学界和科技产业对中国“卡脖子”行业的持续担忧,但这样的反思还没有得到中国领导层的肯定。

北大国际战略研究院1月31日发表的第123期研究简报揭示了中国多项科技短板,指出美中“技术脱钩”对中国在重点新兴科技领域的伤害更大。这份题为“技术领域的中美战略竞争:分析与展望”的简报文章发表后受到外界关注。美国之音2月3日发现,这篇文章已从北大国际战略研究院的官方网站上删除。

截止发稿前,北京大学方面没有回复美国之音提出置评的请求。

中国研究者对“脱钩”影响的悲观评估

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中国商务和经济高级顾问兼理事会主席甘思德(Scott Kennedy)说,美国对华限制措施不断扩展,北大报告显示,中国研究者对这一问题后果作出了悲观的评估。

报告虽然通过了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院长王缉思的审核,但在发表几天后被撤。甘思德说,报告反映了中国学术界与执政党路线不一致的看法。

甘思德与包括北大在内的中国学术界有长期交流。他通过电话对美国之音说:“我的预设是,这份报告反映了作者的观点,而不是官方政策或某种新的共识,它是中国正在进行的对话或辩论的一部分。有趣的是,这场辩论现在开始显露了。”

北大的这份报告评估了信息技术(包括半导体、信息通信设备、操作系统及工业软件三大类)、人工智能和航空航天行业,承认“技术脱钩”对中国信息技术产业影响巨大、但对美国的直接影响不明显,承认中国的人工智能行业重数量不重质量、高端研发人才的数量远不及美国,承认美国航空航天“绝对领先”、中国民用航空产业“劣势明显”。

报告说,中国力争加强自主创新能力,掌握关键核心技术,做创新型大国,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称“无论是从横向范围还是纵向差距看,美国技术实力依然全球领先”。

甘思德说:“(报告结论)暗指的是,中国把重点放在自力更生,这是一个失败的战略,中国可能会考虑其他途径。”

甘思德指出:“有人可能会得出结论,中国的另一种途径是尝试修复与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关系。”

他说,中国要尝试修复与西方国家在科技领域合作关系,需要“从多个方面向美国和其他国家作出更多保证”:保证技术合作不会被用于对抗美国、不用于对抗该技术的供应者,也不会使外国公司处于不利地位、不通过技术合作伤害合作国家的国家安全,不将技术用于不符合美国价值观的目的。

北京不愿让这一分析成为主流

科技与地缘政治问题分析人士保罗·特廖洛(Paul Triolo)对美国之音说:“(这篇报告)可能不是北京希望公开推广传达的信息。”

特廖洛目前在全球战略咨询机构奥尔布赖特石桥集团(ASG)担任负责中国与科技政策事务的副总裁。他通过电子邮件对美国之音表示:“在半导体和人工智能等领域,北京大学这份评估的基本要点显然是正确的。在特朗普政府之前,中国企业在这些领域的作用越来越大,能够获得美国技术,并与美国研究人员和公司合作。”

他说:“美国公司主导半导体设计、制造工具和半导体供应链其他环节的关键部门,因此中国公司肯定比美国公司更容易受到这些部门脱钩压力的影响。”

他说:“在半导体等核心行业进一步脱钩之际,中国企业在半导体制造供应链的许多领域明显落后于美国同行,这无疑给北京敲响了警钟。(北京的)担忧是,随着美国技术限制的收紧,华为和中芯国际等公司商业模式的遭遇可能会蔓延到其他国家的龙头企业,破坏向价值链上游移动、继续创新和继续利用西方资本市场的尝试。所有这些都将影响中国在数字领域的整体创新能力。”

分析:中国推动“脱钩”同时感受“纠结”

北大报告分析说,美中两国都在客观上加速两国科技“双向脱钩”,称中国是为了加强自主创新能力、做创新型大国,美国推动脱钩是因为美国认为中国强制美国企业技术转让、窃取美国知识产权。

不过,有分析指出,中国政府其实是脱钩的“始作俑者”,对目前脱钩局势加剧有着非常“复杂的感情”。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亚洲项目研究员麦特·希恩(Matt Sheehan)说,目前“脱钩”的速度超出了中国决策者的接受度,这让他们感觉“纠结”。

希恩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很早以前就将谷歌和Facebook(脸书)等美国技术平台踢出中国,这本身就是一种非常主动的脱钩形式。”

希恩表示,中国希望能在这些领域脱钩,同时希望仍然能接触到美国的半导体产业、接触美国的理念、进入美国的研究环境。希恩认为,中国非常害怕半导体领域的脱钩,这导致他们将大量精力重新集中在建设中国的国内能力上。

他说:“所以他们很纠结:他们仍然希望中国学生能去美国待上一段时间,又希望他们会回国。他们仍然希望获取美国的半导体,又希望发展自己的半导体能力。这是时间点的问题。中国可能希望在某些领域推迟脱钩,在某些领域推迟五年或十年。但他们要面对的现实是,这种情况正在迅速发生。”

民主联盟威胁北京获取关键技术 脱钩或对北京造成“毁灭性”影响

北大报告对美国组建“民主国家科技联盟”的努力表达了关切,称“这种与国家实力和国际秩序密切相关的政治领导力竞争,很大程度上深刻影响着中美技术力量对比的走向,大大增加了中国从第三国购买关键产品、获得先进技术和引进高端人才的难度”。

科技与地缘政治问题分析人士特廖洛说:“越来越多的人感到,美国政府通过与盟友合作、会为中国企业获得北京认为对中国经济发展至关重要的技术设置更多障碍。(中国)第十四个五年计划文件更加强调了中国在所谓的‘硬科技’方面实现自力更生的必要性,包括半导体和先进制造业。”

美国塔夫茨大学政治学副教授迈克尔·贝克利(Michael Beckley)说,他赞同北大报告作出的结论。他说,美中经济如果快速脱钩对中国来说将是“毁灭性的”。

贝克利在电子邮件中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在出口市场以及中国官员所说的‘卡脖子’技术和资源方面严重依赖美国及美国盟友。中国约35%的经济与国际贸易有关,而美国在这方面只有20%。中国大约70%到80%的石油、计算机芯片、高端传感器和先进医疗设备靠进口;以及90%的先进制造设备。”

他说:“这给了中国的竞争对手许多可施压的痛点,经济快速脱钩的前景对北京来说可能是毁灭性的。”

他说:“中国领导人认识到了这个问题,并正试图通过大力推动研发和向战略产业提供大量补贴来克服这种依赖。但到目前为止,这些努力并没有减少中国对关键技术的依赖。”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未经允许不会泄露给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