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州酒店检疫调查出现惊人转折 前卫生厅长指安德鲁斯撒谎

在维州检疫酒店调查的结案陈词中,不久前辞职的前卫生厅长Jenny Mikakos指州长安德鲁斯在调查过程中撒谎。她对调查委员会说,调查认为没有人做出过雇佣私人保安的决定,这个说法是“不可信的”,她暗示安德鲁斯知道这个糟糕计划中的一切决定。

在酒店检疫调查的最后一天,安德鲁斯把酒店检疫计划的失败归咎于Jenny Mikakos和就业厅长Martin Pakula,导致Mikakos愤而辞职。

维州检疫酒店因雇佣不合规的私人保安人员导致了维州致命的第二波COVID-19疫情,99%的感染病例源于检疫酒店,迄今已造成了800多人死亡。数十名保安人员在工作中感染了冠状病毒。安德鲁斯政府随后实施的封锁措施使维州每天损失高达4亿澳元,到目前为止已超过250亿澳元。

据每日邮报报道,Mikakos在结案陈词中说,调查委员应将不接受国防军援助和雇佣私人保安的决定密不可分地同时考量。“调查断言‘使用私人保安不是一个决定,而是假设渐进的结果,而且没有受到任何人的质疑’,这是难以令人信服的。”

“调查委员会应谨慎对待州长安德鲁斯的证词,他在2020年3月27日下午3点开始的媒体会议上提到了在酒店检疫计划中使用私人保安的内容。但安德鲁斯在作证时却说,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新闻发布会上提到了私人保安这几个字,并坚持说他并未做出使用私人保安的决定。

“如果当时尚未做出决定,州长不可能宣布在检疫计划中使用私人保安。”Mikakos说。

她还说这个事件说明政府部门的报告和问责制的一般原则是失败的,而在这个特殊情况下的失败导致了维州前所未有的病毒大流行。

安德鲁斯提供的证据称,在4月8日内阁危机委员会会议之后,Mikakos就应该对酒店检疫计划负责。“这简直是胡说八道……”Mikakos说,因为她的部门秘书Kym Peake当时是以任务负责秘书的身份直接向州长汇报。

她说“制定这项计划的匆忙打乱了州长的常规内阁决策程序,但“无可争议的证据表明,在做出这些决定方面,我没有扮演过任何角色。”

Mikakos女士说,未能遵循“由内阁领导的普通决策程序”是证人对于酒店检疫计划的责任说法不一的根本原因。

这位前卫生厅长还称,在该计划开始之前,澳大利亚国防军就提供了援助。

直到调查听证的最后一天以前,安德鲁斯一直否认澳大利亚国防军曾提出为维多利亚州的检疫旅馆提供援助。

Mikakos说,”国防军显然可以为酒店检疫提供有效、免费的援助,并可以替代(或可以补充)另一种劳动力。

“调查委员会在考虑时,应该将不使用国防军的决定与雇佣私人保安的决定密切联系在一起。这个决定给维州造成了重大损失,而且,从本质上讲,说这样的决定是“渐进假设”的结果是不可能的、不可信的,这只能是政府上层的明确选择。”

她还表示她与其他部长并未在调查中与安德鲁斯对质是因为担心在政治上产生是不利的或不当的影响。“因此,调查委员会应严格审查州长和部长们的证据……这些证据与其他证据不一致。” Mikakos说。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