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州酒店檢疫調查出現驚人轉折 前衛生廳長指安德魯斯撒謊

在維州檢疫酒店調查的結案陳詞中,不久前辭職的前衛生廳長Jenny Mikakos指州長安德魯斯在調查過程中撒謊。她對調查委員會說,調查認為沒有人做出過僱傭私人保安的決定,這個說法是「不可信的」,她暗示安德魯斯知道這個糟糕計劃中的一切決定。

在酒店檢疫調查的最後一天,安德魯斯把酒店檢疫計劃的失敗歸咎於Jenny Mikakos和就業廳長Martin Pakula,導致Mikakos憤而辭職。

維州檢疫酒店因僱傭不合規的私人保安人員導致了維州致命的第二波COVID-19疫情,99%的感染病例源於檢疫酒店,迄今已造成了800多人死亡。數十名保安人員在工作中感染了冠狀病毒。安德魯斯政府隨後實施的封鎖措施使維州每天損失高達4億澳元,到目前為止已超過250億澳元。

據每日郵報報道,Mikakos在結案陳詞中說,調查委員應將不接受國防軍援助和僱傭私人保安的決定密不可分地同時考量。「調查斷言『使用私人保安不是一個決定,而是假設漸進的結果,而且沒有受到任何人的質疑』,這是難以令人信服的。」

「調查委員會應謹慎對待州長安德魯斯的證詞,他在2020年3月27日下午3點開始的媒體會議上提到了在酒店檢疫計劃中使用私人保安的內容。但安德魯斯在作證時卻說,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在新聞發布會上提到了私人保安這幾個字,並堅持說他並未做出使用私人保安的決定。

「如果當時尚未做出決定,州長不可能宣布在檢疫計劃中使用私人保安。」Mikakos說。

她還說這個事件說明政府部門的報告和問責制的一般原則是失敗的,而在這個特殊情況下的失敗導致了維州前所未有的病毒大流行。

安德魯斯提供的證據稱,在4月8日內閣危機委員會會議之後,Mikakos就應該對酒店檢疫計劃負責。「這簡直是胡說八道……」Mikakos說,因為她的部門秘書Kym Peake當時是以任務負責秘書的身份直接向州長匯報。

她說「制定這項計劃的匆忙打亂了州長的常規內閣決策程序,但「無可爭議的證據表明,在做出這些決定方面,我沒有扮演過任何角色。」

Mikakos女士說,未能遵循「由內閣領導的普通決策程序」是證人對於酒店檢疫計劃的責任說法不一的根本原因。

這位前衛生廳長還稱,在該計劃開始之前,澳大利亞國防軍就提供了援助。

直到調查聽證的最後一天以前,安德魯斯一直否認澳大利亞國防軍曾提出為維多利亞州的檢疫旅館提供援助。

Mikakos說,」國防軍顯然可以為酒店檢疫提供有效、免費的援助,並可以替代(或可以補充)另一種勞動力。

「調查委員會在考慮時,應該將不使用國防軍的決定與僱傭私人保安的決定密切聯繫在一起。這個決定給維州造成了重大損失,而且,從本質上講,說這樣的決定是「漸進假設」的結果是不可能的、不可信的,這只能是政府上層的明確選擇。」

她還表示她與其他部長並未在調查中與安德魯斯對質是因為擔心在政治上產生是不利的或不當的影響。「因此,調查委員會應嚴格審查州長和部長們的證據……這些證據與其他證據不一致。」 Mikakos說。

關注時事,訂閱新聞郵件
本訂閱可隨時取消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將不會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