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男涉嫌多次跟踪某女子 留情书、酒,还短信轰炸

法院听闻,维州本迪戈Bendigo一名跟踪狂在被保释后的几天内又“重操旧业”,向一名女子发送大量令人毛骨悚然的、表达爱意的信息。

据先驱太阳报星期五(4月30日)报导,罗比-伯德(Robbie Bird)周三在本迪戈地方法院受审,他被指控在4月份获准保释后的几天内给一名女子留情书,还发送了80多条脸书信息。

法庭得知,Bird之前就面临着对女性跟踪、袭击、骚扰和性侵犯的指控,而且受害者是同一名女子。

警方Travis Dole告诉法庭,在Bird获得保释的第二天,他去了这名女子的家,在她家门下留了一封信,信上说,“你不用担心,我爱你。” 时间是4月15日星期四。

“在接下来的12天里,这名女子被80多条信息和多个电话轰炸,据信,仅在一天内,Bird就向她发送了36条脸书信息,还拨打了多个电话,” Dole说,“这名49岁的男子经常向该女子施压,要求她删除他发送来的信息。”

Dole指出,在4月23日,这位被指控的跟踪者出现在该女子住所的前门,递给她一瓶酒,然后离开。

据称,第二天他继续给她发信息,即使她让他停止,他还是回到了她家。

Dole说,这名女子对他按门铃的行为置之不理,长达五分钟,直到据称这名跟踪狂闯入她家后院,试探性地打开门,进入室内。

事后,Bird告诉警官,他不相信自己的行为会引起别人的恐惧。Bird还解释说,自己很容易受骗,他爱她。

(但是)Dole和这名女子谈过话,这名女子表示自己很害怕,也很恐惧。“该女子被吓得不轻。”

Bird的律师Luke Docherty说,这名女子删除了她发送给Bird的一些信息,两人之间的电话通话持续了80分钟之久。Docherty认为,Bird有孩子,还在运营着运输公司(从Bendigo到Kerang),因此Bird应该被批准保释。

然而,Dole说,受害者觉得自己需要先去“安抚”这名男子的情绪,因为该男子曾威胁说要自杀。“这名女子害怕,她接电话和发短信是因为不想他到自己家里来。”

法官帕特里克-苏蒂(Patrick Southey )说,该男子对受害者使用了操纵性的情感勒索,他利用了令人可怕的、讨厌的、自我怜悯的自杀威胁。

Southey拒绝了Bird的保释,因为Bird有较高再犯罪的风险,他将在5月5日再次提堂。

关注时事,订阅新闻邮件
本订阅可随时取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